當前位置 : 首頁 > 言情 > 本官有點方

更新時間:2020-04-07 00:11:04

本官有點方 已完結

本官有點方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古典綠 分類:言情 主角:徐顏思徐大人 人氣:

火爆新書《本官有點方》是古典綠所創作的一本言情風格的小說,主角徐顏思徐大人,書中主要講述了:徐顏思不過是拒絕了皇上的求婚,哪知,睚疵必報的皇上一道圣旨就給她賜了婚。 對象是個父母雙亡、無依無靠,未滿十二歲的小盆友! 身為朝廷四品女官的她,有點方! 從此,她過起了當媽又當妻的苦逼生活。 好不容易等這小相公長成玉樹臨風秒殺萬人的翩翩公子,沒想到他竟然帶了小青梅登堂入室,不僅把她這個正妻給休了,而且還逼迫她簽下賣身契,終身為奴? 某太監問曰:“求大人此刻的心理陰影面積?” 某大人:“不要問,本官有點方!”...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嚶嚶嚶……”

“嚶嚶嚶嚶嚶嚶……”

“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

身后的花轎里,傳來男童的哭聲。

本該坐在轎里的新娘,此刻大刺剌地騎在馬背上;而本該騎在馬背上的新郎,此時卻躲在轎子里哭泣。

徐顏思無語凝噎,正想仰天長嘆,一顆臟兮兮的雞蛋便向她迎面飛來,只聽見啪嗒一聲,臭得發酸的蛋白液體糊了她一臉……

身旁的護衛見狀,臉色陰沉走到人群,正要呵斥,徐顏思忙止住他,說:“罷了,今日是我的大喜之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然而,她話音剛落,就見人群中一名婦人鄙夷地瞧著她,罵道:“虧你身為女子,竟如此不知廉恥,強迫男童與你成親!呸,真是丟盡我們女子的臉了!”語畢,周邊的人紛紛附和,竟抓起菜籃子里的瓜果蔬菜向徐顏思扔去。

侍從們個個亂了陣腳,拼命為她打掩護,生怕她被這迎面而來的東西砸傷。

徐顏思靜靜地坐在馬上,想了一會兒,淡定指揮道:“不用擋了,把地上的瓜果都撿起來,帶回府今晚作鮮湯。”

此話一出,亂成一片的場面驀然靜止。趁著這時,她揚起馬鞭,回頭吆喝那八人抬的花轎以及侍從加快腳程,然后策馬揚鞭率先回府了。

今日是個宜破土宜出葬,而不宜嫁娶的日子。

但是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今日卻是朝廷正四品諫官“迎娶”將軍府的小公子的大喜之日。

本朝民風開放,女子當官不

礙事,妻大夫小是常見,女娶男嫁不稀奇。但是!堂堂朝廷女官強娶家破人亡親離戚散可悲可憐的將門遺孤,簡直是欺凌幼男喪盡天良!

嗯,綜合以上,徐顏思就是那個欺凌幼男喪盡天良的朝廷女官。

只是,強娶幼男又是個什么鬼?!

她站在外廳,看著迎親隊伍已經到了府門口,而新郎依舊躲在花轎里嚶嚶哭泣,無論媒婆如何軟言相勸,威逼利誘,死活不肯出來,頓時覺得頭疼不已!

這么執拗且會折騰的孩子就算倒貼給她,她也不要好嗎,又怎么可能非要“強娶”他?

“我說唐小公子啊,入贅徐府有什么不好呢?徐府世代書香,家大業大不說,你的娘子還在朝為官,富貴榮華自是不用愁,這是多少人羨慕不來的呀!哎喲,我說你就從了吧!”

府門口,依稀聽到劉媒婆的哄勸聲。

而后,軟糯青稚的嗓音帶著哭腔,清亮地傳來:“嚶嚶嚶……我不要!”

“誒?我說你這小子,別不知好歹。如今你家門衰落,徐大人還看得上你,可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年輕人啊,識時務者為俊杰——”

沒等劉媒婆說完,花轎里的哭聲更響亮了。然后,門口圍觀看笑話的人越來越多了。

徐顏思捂眼,簡直不忍直視,這分明就是丟臉丟到家了啊。

徐老爺英年早逝,是以。家事一直以來都是徐夫人在打理。此刻,徐夫人坐在高座上,瞧著外邊的情景,有些擔心地看向徐顏思,“顏兒,那孩子遲遲不肯下轎,這可如何是好?”

嘖,真是作孽!徐顏思正想答話,就看到門口涌進一群人。還未看清來人是誰,就聽到一陣洪亮的笑聲——

“恭喜徐大人新婚大喜呀,我等姍姍來遲,只能以厚禮聊表歉意,還請徐大人不要見怪。”

在隨從的擁簇下,上來幾個身穿便服的中年男子,皆是徐顏思在朝中的同僚。這幾人向來和她不太對盤,這會兒卻出席她的婚禮,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那從來不會放過每一個損她的機會的李侍郎,不懷好意地瞅了門口的花轎一眼,笑道:“瞧瞧那新郎官給嚇的,都不敢出來見人了。就怕今晚的洞房花燭夜,咱們的新郎官,還躲著不肯出來呢!”

“哈哈哈哈,”長著一對猥瑣三角眼的王參軍大笑著接口,“新郎官今晚若敢不從,徐大人該不會要霸王硬上弓了吧?”

“早聽聞唐小公子年紀小小,就生得一副花容月貌,比起女子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十一二歲的少年,鮮皮嫩肉的,我們的徐大人又怎會放過?”

如此放浪形骸的話語,頓時引得眾人哄堂大笑。

“住口!”

突兀而起的一句話,霎時讓場面靜了一瞬。徐顏思抬眼望去,就見一人紅綢束發,一身喜服飄飄揚揚地跨入門檻,青稚俊俏的臉上染上怨憤之色。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沾了些許濕意,琉璃一樣的眸珠好像蒙了一層水霧,楚楚動人,惹人憐惜。

他自一出場,就吸引了所有人目光,人們看他的眼神里,滿是驚艷和某種不懷好意的覬覦。

徐顏思心中微驚,忙快步走到他身前,不由分說地將他拉進內庭,隔絕外人各色各樣的目光。

“嘿!徐大人當真是好福氣,娶了如此美貌的小相公!”李侍郎捏了捏嘴角的兩撮胡須,意味深長地說,“這么急著把新郎送入洞房,難道還怕被我們大伙兒欺負了去?”

徐顏思聽到“欺負”二字,眉頭微不可見的皺了一下,淡淡回道:“相公坐了半天的轎子該是累了,顏思只好送他回房歇息。今日招待不周,還請各位見諒。”

聽到顏思有下逐客令的意思,便有人不依了。

“徐小姐,成親可不是這樣的。你和新郎官還沒拜堂呢,就想先入洞房,這可怎么成!”

顏思握了握拳頭,忍不住要動氣了,突然聽見婢女一聲驚呼,她趕忙扭過頭去,就見徐夫人靠在婢女的懷里,有氣無力地說道:“顏兒,為娘的老毛病又犯了,恐怕不能留在這作陪了,你就在這好好招呼客人吧……小翠啊,扶我回后院。”

眼看徐夫人身體抱恙,眾人自是不能繼續待著不走,很識趣地作鳥獸散了。

臨走前,徐顏思叫住了那幾個官僚,微微一笑,“李大人王大人,明兒早朝,顏思有新折本上奏,屆時,還請多多指教。”

那幾人頓在府門口,聞言臉色微變。是了,這徐顏思身為御前諫議大夫,所上奏的折本,龍椅上的那位,從來不會批駁。所以,朝中的官僚多半不敢輕易得罪這位上任不到兩年的女諫官,唯恐被她抓到什么把柄,到皇上面前“進諫”。

話說,上至文武百官,下至宮女太監,都知道皇上和徐諫官之間的那點事兒。

剛開始,宮人都只是依靠一點小細節猜測皇上和徐顏思的關系,隱約覺得曖昧。然而沒想到,皇上如此奔放,竟然在御花園當著眾奴才的面,向徐諫官提親!嗯,通俗點來說,就是求婚。

只是,皇上這回卻不知抽了哪門子的風,居然親口將那唐家小公子,許給了徐顏思!大伙兒瞬間在風中凌亂,完全摸不清頭腦。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