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玄幻 > 鳳離陰陽

更新時間:2020-02-14 06:32:42

鳳離陰陽 已完結

鳳離陰陽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信濃 分類:玄幻 主角:林晚師兄 人氣:

新書《鳳離陰陽》全文在線閱讀,作者信濃,主角林晚師兄,是一本玄幻類型的小說,精彩章節節選:“若非奪得那最高位,我留于宮中又有何意?” “不求同生,但求與心悅之人共死。” “可我終究沒有鳳家大小姐那樣的勇氣。” “我即為我。” “最大的幸福,莫過于同心愛之人在一起。” “能看到所愛之人幸福,這便是屬于我的幸福。” 但若是為了你,斂去所有光芒又如何?只要你想,我一定會替你實現。...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圣上著龍袍,帶紫金冠,面上有了歲月的痕跡,但依舊硬朗,顯然數十年前也是位美少年,此刻神情嚴肅,倒頗有幾分威懾之力。

自然了,就算承乾宮為林貴妃居所,此刻也不得不將上座留給圣上與皇后。

“適才苑香居的事,想必貴妃已經聽說了。”圣上發話了,語氣之中的威儀令在場所有人不禁倒抽了口涼氣,氣氛驟然間變得凝重。

林貴妃行了一禮,“臣妾自然聽說了,有心人要生事端,公主殿下卻成了替罪羔羊。”林貴妃特意咬重了“有心人”三字,鳳眸瞥了眼皇后,見皇后攥緊衣袖,咬緊牙關,便勾唇一笑,平添了幾分嫵媚。“那等狂徒,竟敢玷污公主清白,當受磔刑才是。”

風涼話誰不會說呢?再者說,這也算皇后自作自受罷。這并非報復,也非回擊,僅是林晚的抵抗而已。

“可事發生在貴妃侄女屋內,那狂徒說與貴妃侄女是舊識,林貴妃,你怎么看?”圣上發問,狹長的眸中閃爍一道精光,仿佛要將林貴妃看穿。

但林貴妃畢竟在宮中所待時日長久,自然是穩重的,面對這樣尖銳的,“不偏不倚”的發問,她接下了,“圣上,我家晚兒自小養在深閨,從未來過宮中,又怎會與那狂徒是舊識呢?就算是舊識,苑香居里皆是名媛貴族,外男如何能靠近?這不是對皇后娘娘掌六宮之權的挑釁?”

“圣上,樺兒如今清譽被毀,林妹妹此言實在過分。”皇后卻沒有林貴妃的隱忍,徹底被林貴妃所言激怒,“到現在仍強詞奪理,林妹妹又是何必?”

她倒是會倒打一耙,不知何時,林貴妃在宮中成了強勢的象征。圣上所愛一直為皇后,顯而易見,立林氏為貴妃,實在是因為寧國公府勢力龐大。

“那不如這般,就讓我們家晚兒受點委屈,當面對峙如何?”語氣之中有些悲涼,林貴妃抬眼,鳳眸之中的銳利仿佛要將皇后宰割,但卻只有那么一瞬,下一刻,林貴妃垂眸,畢竟,圣上還在這里……

“那便依了林貴妃的話,當面對峙罷。”圣上言。

林貴妃轉身,揚手,玫紅色的寇丹顯得格外醒目。

底下的人明白貴妃之意,轉而,二位裝扮極為相仿,皆戴面紗的二八少女步步生蓮,款步走到了殿前。

“既然那狂徒自稱與我家晚兒是舊識,且為苦命鴛鴦,那即便是戴上面紗,應該也瞧得出來罷。且讓那狂徒辨認一二?”

皇后心中暗道不好,“林妹妹,你這……”

林貴妃行一禮,“圣上明鑒,既然兩情相悅兩心相系,又如何連人兒都分不出來呢?”

圣上并未拒絕,亦再沒有偏袒皇后的理由,圣上是明白人,他未必不知曉皇后所作所為,他的默許同樣是對林氏一族的打壓,怎奈如今……圣上意味深長地盯著皇后,眸中的失望令皇后醒覺,皇后無言,她僅是,看不慣林氏一族的囂張跋扈而已……葉家制衡林家僅是表面,事實上,近幾年林家勢頭早便壓過了葉家。

待兩位少女走出承乾宮對峙過后沒多久,小太監便跑來回稟,“奴才參見皇上,參見皇后娘娘,參見貴妃娘娘。那侍衛認為左邊一位為林家小姐。”

聽此言,林貴妃眉宇微微上揚,“好了,我的晚兒,出來罷。”

林晚聽此言,便從承乾宮后殿款步走出了,自然,是由二位宮女攙扶著走出的,畢竟,她林晚可是在雪地之中跪了接近兩個時辰的可憐蟲,若是在皇后年前輕快地走動,那才是不同尋常,“參見圣上,圣上萬歲,皇后娘娘千歲,參見姑母。這下臣女的清白,可以證明了。”這樣的禮數林晚自然是周全的,見著皇上與皇后陰沉的面色,林晚面上帶著淡淡的微笑,讓外男辨認容貌對于閨閣小姐來說實在不妥,所以林晚自然不是那二位小姐中的一位。

林晚是會察言觀色之人,瞧見了圣上與皇后難看至極的臉色,清亮的眼眸子轉了轉,“圣上,娘娘,依臣女只見此番定是有心之人想生事端,倒不如查一查這‘有心之人’為何人,是何目的,避免其他小姐蒙羞才是。”這一番話,林晚算是給足了皇后面子,予皇后一臺階下,尋個擔下這一切的人便是,將黑鍋都交予這可憐人,逍遙法外,豈不樂哉?

“林家小姐所言倒是有幾分道理,皇后,照辦罷。”皇上顯然有些無奈,但是林晚的提議無非是最為明智的。

皇后垂眸,平日里所偽裝的威儀早在圣上的凝視下消失殆盡,但看向林晚的神色依舊狠辣。

林晚靜靜地站在此地,如同真的置身事外一般。

“外面的那狂徒,凌遲處死。好了,夜已深,貴妃林小姐,還有皇后,好好休息罷。”說罷,皇上甩袖而去。

承乾宮內的氣氛緩和了許多。苑香居人心惶惶,此刻倒也安撫了下來,林貴妃的人行動到底是迅速的,將林晚那屋從里到外清理了下。

不過在前往苑香居之前,林晚倒是想去另一個地方……

“榮華公主,我知道現在你不想看見我,你也無需詢問我是從哪里來的,現在我希望你冷靜下來,暫時,我已遣散了你身邊的宮女嬤嬤。”林晚坐在了榮華公主的榻邊,面上帶著淡淡的微笑,溫柔無害的模樣,倒是與如今發髻散亂,神情呆滯的榮華公主大相徑庭。

林晚是如何來的?她是江湖中人,潛入自然是有手段的。林晚想做什么?拭目以待罷。

尹榮樺瞧見了林晚,回憶起適才苑香居之事,頓時怒火中燒,握住了林晚的衣領,“你這賤蹄子!你這病秧子!竟如此陷害本公主?”

林晚倒是冷靜至極,瞇上清亮的眸子,不緩不慢的說,“公主殿下,你早便失寵了,這一點你心里清楚罷。”

林晚的話語輕輕的,卻是那么殘忍,以至于尹榮樺放開了握緊林晚衣領的手,頭側向一邊。林晚可以清晰地聽得榮華公主的抽涕聲。“皇后娘娘是否在意你?方才你出事,她可曾親自來探望?”林晚并未在意公主的惡語,只是輕扶住尹榮樺的肩,用帕子替尹榮樺拭淚,她是那樣的溫柔,以至于尹榮樺停止了惡語相向,僅是無聲的哭泣。

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珠子,劃過尹榮樺的冰肌,楚楚可憐的模樣。“好了,別難過了,貴妃娘娘在呢,晗楓表兄也在呢。”林晚道,她依舊是那么溫柔,舉手投足沒有貴族小姐所擁的高傲與疏離,以至于榮華公主情不自禁地擁入了林晚的懷中。

“晚姐姐,我該怎么辦?”放下了平日里的偽裝,放下了平日里的嬌縱,因為不被關注,所以一直裝腔作勢渴望被關注,被關愛,人情冷暖,在這深宮之中似乎沒那么重要了,像只遍體鱗傷的小獸,渴望有人幫其舔舐傷口……

林晚勾唇一笑,清亮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喜悅,看來,目的達到了。“從前如何,現在便如何,裝作無事發生便好,苑香居里的人不敢在外多說什么。那狂徒,被判處凌遲處死,必定是秘密行刑,不會有人知曉此事的。只是……”林晚頓了頓,將尹榮樺額前的一小簇青絲撩到了她耳后,“記得關心下你的母親才是。”

只要榮華公主不是太蠢,自然聽得林晚話中的深意,先是一愣,看著林晚漂亮的面頰,淚眼婆娑的模樣。

林晚話鋒一轉,將柔荑般的玉指貼在了尹榮樺的胸口,讓其安心,“放心,我在呢,林家也在呢。好了,今晚無事發生,歇息罷。”說完,林晚輕輕放下了尹榮樺的臂,向后一步走到床前,服了一禮后,便離開了。

方才只是抵御,她林晚一手,才是回擊。若想為刀俎,做好變為魚肉的覺悟了嗎?

霜雪為地面覆蓋了薄薄的一層羊絨毯子,它是那么溫柔,卻又是那樣殘忍,遮掩了一切。罪惡的,美好的,都被籠罩,盡管夜色靜美,月光也只是為霜雪點綴的裝飾,僅此而已。

回到房內,芍藥卻不在了,大致是在養傷罷,亦或者,是真的不在了……天有不測風云,誰知道明日會發生何事?倒不如想些實在的,林晚靠在美人榻上,左思右想,年關大典,如何是好?林晚的頭,不禁又隱隱作痛起來。皇后,真是會給她添麻煩。作為一個江湖人,她林晚不會舞槍弄棍,作為一大家閨秀,她林晚更是說不過去。好不容易想到了個點子,卻又讓皇后掃了興致。

如果能和平相處那便好了,林晚不禁這么想。江湖也好,朝堂也罷,若能和平相處,那該多好。她林晚不是爭強好勝之人,相反,碰到才華橫溢亦或是聰穎杰出的與她林晚年紀相仿的人,她林晚會自卑。盡管面上不會體現,但是這一點,她有足夠的自知之明。所以,她厭惡與他人做比對,僅是好好相處,多好啊……呵,癡人說夢。別胡思亂想了,至少,你本人,也不是一無是處罷……

這是第二次碰撞,事不過三,不知皇后是否還會賞臉?不過那時候,她林晚便不會手下留情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