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玄幻 > 指點江山笑擁美男

更新時間:2020-02-14 06:00:49

指點江山笑擁美男 已完結

指點江山笑擁美男

來源:袋鼠書城 作者:紫櫻敏兒 分類:玄幻 主角:易祈瓊蓮 人氣:

《指點江山笑擁美男》是紫櫻敏兒寫的一本玄幻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指點江山笑擁美男》精彩章節節選:瓊蓮本是魔界雪蓮仙子入塵歷劫; 與三界姐妹同入康熙年間; 同因才華絕世成為至尊之臣; 卻從此陷入桃林繁亂的女尊時代; 親情、友情、愛情讓她只能在步步驚心的權勢之中沉淪...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013章 初次沖突

絹兒戰驚驚的跪下行禮,整個頭恨不能埋在地上,卻沒料到君鎢那雙明眸折射出寒光的她只得微微將頭抬起,俏眸見紫檀花木書桌之后端坐著一位氣宇軒昂的年輕男子,但見他非但容顏俊美,自然在舉手投足之間透露出溫雅的貴氣,只是他那雙明眸太過鋒利,讓她覺的惶惶不安。

君鎢手執狼毫自行批閱著奏折,聞得請安之聲他先揮手摒退了眾宮女才淡然道:“你們進紫微宮也有月余了,本爵到想知道你們可曾習過宮規禮法。云蘿,想你也是出生名門閨閣因何連半點羞恥心也沒有,貪富貴竟敢將歡場女子的手段用出來,只可惜那位爺一向眼高于頂,豈會將你這莆柳之姿看在眼里,也是你自作自受,以后給我安分些。娟兒,這船上就這么大,你如此哭泣要是驚擾了格格,你怕是也活到頭了,說吧,你們是認打還是認罰。”

一番譏諷之言將主仆倆給羞辱的體無完膚,那娟兒是氣得銀牙微咬,云蘿粉面羞紅先怒卻又在片刻之后冷靜了下來,微將頜首輕抬,俏眸緊盯著君鎢在望,良久才淡然的道:“奴婢就算犯錯在先,也以然受罰了。你縱然官高爵顯也該懂的分寸,奴婢必竟是侍候瑞蓮格格的宮女,要打要罰自有主子*心,你還是將心思用在政事上了,也免得格格為了官鹽被劫之事日夜寢食難安,日漸消瘦。”

易祈聞言,劍眉緊盯著她望,半響才冷冷的道:“云蘿,沒想到竟如伶牙利齒,本爵勸你千萬不要自抬身價借著格格的地位肆以而為,如果易祈真是浮華浪子,那他也沒資格侍候于格格了。

云蘿見他眉宇之間在說起這句話是緊皺不已,心里不由為姐姐的處境擔上了心,倆個男人皆是人中之杰,均是官高爵顯才貌雙全,更難得不似濁世那些浮夸浪子留戀百花間,萬種芳花他們獨愛那高山雪蓮的冷傲聰慧的女子,為了她是各自心計各自謀,今世怕是難逃一個情劫了。

她心里是微嘆息,想姐姐與那和碩翼親王是兩情相悅,恨不得朝夕相伴她肯定這君鎢早已知情。可嘆他深陷情網難以自拔,這更讓她為瓊蓮的未來捏了把汗。

君鎢見她雖說外表柔弱實則心計頗深,這讓他的劍眉不由皺緊,心里隱隱有種不祥,對其更是厭惡之極,她畢竟是瓊蓮的貼身侍女,他雖有權可以打罰,但畢竟不能越權將其殊殺,心念微一動:既然易祈對其也是深惡痛絕,還是將這個難題交給他去處之吧!

手心里把玩著那精致的宜興紫砂陶杯,他的明眸之中略帶著幾許戲笑讓云蘿均覺得無地自容,臉兒不覺紅霞徘紅將頭兒微沉難以抬起,這反到讓跪在另一邊的丫環鵑兒錯會了意,險些為江南官場掀起了一片滔天大浪。

君鎢道:“既然和碩翼親王已然處罰了你,本爵也不為難你了,去自已房里歇著。還有大半個時辰就要到蘇州碼頭了,以格格的個性她定會棄官船微服私訪,你與鵑兒也定會在隨行之列,只是,本爵先聲明,你們跟去是為了侍候格格,可不要興高采烈過了頭失了做奴才的本份。”

“是。”云蘿好不容易在鵑兒的攙扶之下化了一刻鐘才行至自已的內艙,但見她是緩緩在貴妃塌上平躺之后就連忙吩附其它宮女們替她準備熱水藥膏,自已脫去鞋襪,掀起裙擺,挽起中褲至膝蓋,娟兒見其上以然由紅腫已轉紫青了,臉上頓然又是兩行熱淚,輕輕道:“小姐,我們在這兒受苦受罪究竟是為了什么啊!”

云蘿見她如此雖心里也有百般不忍,但想到如琳對她一番情義于是淡淡的道:“鵑兒,你我皆是苦出身,但自入了宮門與琳姐姐相伴,才知相比她日夜為國為民費心這樣的辛苦才是煎熬。我們在這是為了讓她在勞心勞力之佘得到一絲心靈的溫暖,所謂將心換心你總該明白吧!”

鵑兒自小隨侍于云蘿身邊自是知道她的小姐是要以自已一生為奴侍婢來報答如琳為其移母移墳正名的恩點,當初她是極其贊同的。可自進了宮門,她才知當初在王府缺衣少食的辛苦與如今稍有不甚均有性命之憂的心焦可謂是小巫比大巫。

微升積怨,輕聲道:“皇上與老太后為了她來江南是細心將衣物整箱奩;德妃與宜妃娘娘為了她自請旨日日清明親訓話于宮院之中,時時將我們手上的活計盯;那其它三位握有重權的和碩格格為了她是各命可以近身的阿哥們常來探問,那次不是金銀財寶裝滿箱,珍奇古玩字畫時常見,就怕虧了我們女千金;自上了船,你那生性嚴謹的兄長日夜數次親將船兒尋查,時常親奉時新水果糕點;更有那和碩翼親王與和碩昌郡王日夜侍奉,可笑他們這一品的官老爺們卻甘愿做那低三下四奴役事,還要終朝含笑對紅妝,讒媚之言不絕于口,你又何苦自將煩惱尋。”

云蘿聞言秀眉皺,細觀鵑兒粉頰之上盡是忿恨不平之色頓覺心驚,心想:這丫頭雖說可以同患難但畢竟年紀小心眼活,姐姐此趟遠赴江南任欽差表面上是風光無限,實際上是處處有荊棘。她無法替其解煩憂又怎忍再為其添煩憂,于是面色微正道:“鵑兒,你真是越來越放肆了,剛剛一番話要是傳到外面去,輕則你我主仆當既命赴黃泉;重則整個英親王府上下數百口皆送命;我知你心思活,但為人處事何為大是大非理該明白,希望你以后慎思慎行,莫要枉送了性命,可知否。”

鵑兒見她粉面含霜心里雖說并未信服但表面卻只得恭敬稱是,主仆倆各懷心事歇息片刻。落暮時分,一葉扁船延姑蘇小河進了城中,相比那溫婉卓越的山水風景船頭之上那二男二女更讓人目不暇接,但只見前行立的年青女少身著一襲玫瑰紅色的云絲長裙,但只見那以精巧的繡工配以上等的五色絲將一株高山雪蓮影稱那長裙之上,更將她點綴的嬌艷脫俗。

外罩著一襲火狐云肩將其映稱的高貴之中更多了幾許冷然,與那繡于裙上的高山雪蓮融為一體,好似她就是那雪蓮仙子降臨凡塵。烏墨青絲傾瀉而下,但見那額間發絲均盤梳成極其簡單的蓮花發髻,以一枚以其罕見的金飾蓮花珠簪環將其固定,那粒粒圓潤飽滿的珍珠以百花俯首下拜稱托那中央的罕見東珠更加光彩奪目,更映稱著那張粉頰白里透紅,格外動人。

黛青柳眉細繪,映得俏眸盈盈動人,在嬌弱之中又多了幾許淡定從容,瓊鼻玉齒配以那略染粉脂的粉唇顯的艷麗脫俗。配以包裹于長裙之中的窈窕身姿則是更加相得益彰,高貴的氣度讓其在嫻靜之中又多了幾許皇家千金的大家風范。

非但是岸邊的眾人緊盯著她望,就是立于其身后倆個見多識廣的當朝顯貴也不由自主的為她所徹目。而他們不同的儀表氣度更令人心驚,但只見身著一襲月牙白真絲長袍配以那淡藍色的坎肩著于他那俊逸挺撥的男性身材顯的更外耀人眼目,那宛如潘安的俊容之上此時無有了平日的冷漠,但見他劍眸緊盯著那玫瑰紅色的身影,盡是溫柔寵溺之情。

而那身著一襲淡藍色云絲錦緞長袍的年輕公子,與其相比則少了幾許陰洌之色多了幾許溫文儒雅的貴氣,但見他時時均立在那年輕女子的身邊,隨著船兒在水里起伏他總是小心翼翼的陪侍著,時而與其言上兩三句;時而為其輕撫那頭上的柳枝,就怕弄亂了其妝容,可謂是脈脈含情讓立于其下首的年輕女子望之可謂是心緒大亂。

這到并不是她生性拈酸吃醋,而是因為她心懷憐惜之情為自家姐姐擔心,也為這倆位胸懷天下的當朝顯貴公子多了種嘆息。卻不知身著一襲素色長裙的她顯的格外媚麗,極其簡單的裝束卻將其點綴的分外脫俗潔凈,尤如那白雪不染一絲塵埃。

瓊蓮俏眸望向周遭那顯得過于蕭條的街市,心里如同壓上了塊沉重的石頭難以透過氣來。想她早年間也曾在江南行醫,蘇州城內那時是富饒熱鬧,可此時那里卻靜寂的讓她只得皺緊秀眉,易祈見她粉面含愁心里頓覺憐惜不已,輕言安慰道:“事已如此,我們只得耐下心查清此事的內情,你言可是……”

恰在此時,船兒已到了岸邊。瓊蓮見那河岸碼頭之上最為顯目的是上面掛著鹽運衙門旗幟的一座標桿,一道閘門高聳入云,兩旁皆是兵士,雖說身著清兵服仕,但是極其懶散一些軍容也無用,她臉色微沉但還是強忍怒火于心頭輕聲道:“云妹,已到蘇州碼頭了,你告訴奴才們整理行李準備上岸。”

“是。”云蘿恭敬領命剛要向后行,但只見那年約五十多歲發辮略顯花白,滿面皺紋的古銅色臉上盡是汗水,急匆匆奔至船頭,連連陪笑打恭作揖道:“幾位貴客,都怪小老兒年老忘興大,由于朝廷派了上差來巡查江南,因此為了安全這蘇州碼頭之上就設了這道關卡,各位如想快些進城就打賞幾兩碎銀子給那些兵士們,免得遭惹麻煩。”

君鎢見瓊蓮粉面寒霜,敢緊道:“船家,你將船兒靠岸就得了,其它之事用不著多開口了。”

船老大見他錦袍華服氣宇軒昂滿身貴氣自是不敢再多言,接了宣臨命侍衛賞給他的兩錠金元寶心里自是驚喜莫名,自行到了船頭。易祈見她心情沉重,只得開口道:“小姐,你也知我這些年出入的均是北方的庭樓朱閣,常聽人說這江南山水尤以蘇州的園林為最,我們可要好好賞析才是。”

瓊蓮知他并無多少游興在那游山玩水之中,但為了勸慰自已卻另愿當個寄情于山水的閑散浪子,心里自是領情不已,微抬玉首那雙俏眸是萬千柔情盡顯其中,釋去了那無限愁煩望著俊逸非凡的情郎露出了一抹淺笑,輕輕應聲道:“這蘇州的確是以山水名聞于天下,我們自是要抽空去游玩了,到時,我會充當向導為你們領路可好。”倆位貴公子平時里出入宮院,見過的美人可謂是不知其數,卻唯有瓊蓮的笑容尤如高山雪蓮盛放,在淡然之中將俏麗傲然的風姿盡現了,宛如耀人眼目的晨霞讓他們心甘情愿的為她獻出生命。

船兒停妥,富清先自行踩了跳板下了船,才命侍衛將那數十只紅木大箱一一搬放上已然事先叫妥的馬車之上,綁妥之后他一一均檢查妥當之后才交代長年隨侍于其的小內侍德子道:“你先領著婢女們帶著這些行李車輛去那靜園,一切均要合排好。我在這侍候小姐下船用了餐再去走訪一番,傍晚時分就能回來,要是她稍有不悅,我就親手將你給打死,多用點心,可知嗎?”

“是。”恭敬領命向外行去,富清又自行上了跳板來至艙門外打千道:“小姐,已到蘇州碼頭了,請下船。”

瓊蓮聞言就在云蘿的攙扶之下行至艙外,易祈與君鎢則緊跟其后,見她微低玉首將裙擺微微向上拉,露出那淡粉繡鞋輕輕將那跳板過,一步步尤如盛放的鮮花開在倆個俊秀出色的年輕公子心中,只覺心魂飄蕩。不由自住的均伸出手掌,而相似的動作卻讓原本融洽的氣氛一下子降到了冰點,倆人的明眸之中均隱藏了怒火,可謂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恰在此時,兩個男人皆覺自已掌心多了一只玉肌滑嫩的纖纖玉手,凝脂玉膚讓倆人心里得怒火皆消散不見了,兩人依依不舍的緊握那只小手,見她俏眸微轉道:“我這環佩叮鐺雖說是好看可也太不方便了些,看這跳板又窄又盡是水漬,真要當心了。”

言語出唇俏眸微轉逗的倆位貴公子均是憐惜萬分,易祈用自已的另一只手掌覆在佳人的玉手之上溫柔道:“無論我身處何地皆是會護著你,當心了。”

相關內容推薦: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