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仙俠 > 滄海尋仙記

更新時間:2020-02-14 06:27:04

滄海尋仙記 連載中

滄海尋仙記

來源:落初 作者:絳卿 分類:仙俠 主角:阿娓周公 人氣:

獨家完整版小說《滄海尋仙記》是絳卿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阿娓周公,書中主要講述了:滄海一粟,仙途渺茫,這是一個特別的尋仙故事!被陰謀征召為出海尋仙的童女,娓姬起初只想順手報個仇,再努力活著回來,余生侍奉爹娘……局中局,謀中謀,當那些匪夷所思的真相,悉數解密。聰慧的娓姬很快意識到她玩大了,玩脫了!亡羊補牢,為時未晚。且看早已身具仙緣的她,如何力挽狂瀾,守住自己的機緣!什么?她好不容易打敗那些居心叵測的宵小之輩,仙人竟告訴她,仙緣已得,道心難求!不就是一顆道心么?娓姬嗤笑不已,且看她如何玩轉紅塵,以史證道……PS:全文正劇向,走紅塵煉心之路。新人新文,求點擊,求收藏,求推薦!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日清晨。

周公夫人含淚望著阿娓,周公則招呼著仆役將女兒的行囊安放在牛車之上。

阿娓紅了眼眶,伸手抱了抱阿娘,而后又轉身撲向阿爹。心中縱有千言萬語,一時也無法言說。

周公夫婦也紅了眼,只是礙于內侍看著,只得強做歡顏地將她送上牛車,而后騎馬跟在后面。

行至城門口,周公夫婦挽住了馬韁。內侍攜了阿娓跳下牛車,阿娓心知爹娘只能送到這里了。

周公夫婦翻身下馬,當著內侍的面,以他們的身份也做不出兒女情長之態。對此阿娓卻難得松了一口氣,她是真怕爹娘再抱著她哭一場。畢竟那樣會令她為難,令她舍不得離開。

周公眼含熱淚,神色倒是極為鎮定,拉著她的手叮囑起來:“你打小調皮,到了咸陽后要好好聽從前輩們的教導,一言一行莫要錯了規矩,來日侍奉仙人才能做到進退有據。在外不比家里,凡事謹慎小心,要好好照顧自己,免去爹娘盼顧之憂。再者你此去咸陽,和你年紀相仿的孩童甚多,人多嘴雜,是非總是有的,若遇著他人挑釁輕慢,能忍則忍,若當真不能忍了,那就別手下留情,殺雞儆猴之事,以你的身份,做下一次也并不妨事。”

雖知這些客套話,做戲給內侍看的成分居多。可阿娓還是有些感動,點頭一一應下。而后她又被阿娘一把擁入了懷中。

阿娘雖未落淚,可聲音沙啞地極為厲害,她湊在阿娓耳邊,小聲叮囑道:“阿娓,你自幼聰慧,便是與阿安相比,也毫不遜色。爹娘自幼將你當男兒教養,但你終究不是男兒,此去咸陽保全自身為要,凡事莫要強出頭。另外你舅家的阿兄、阿姊此次亦被征召,若有難事,可與他們守望相助。”

阿娓聞言點頭,心下卻駭然。舅家遠在數百里之遙,阿娘是如何得到消息的?再者,媯姓陳氏素來低調自謹,如今連他家都被征召了,這是被自家牽連了么?

不過此時不適合深想,阿娓只得掙出阿娘的懷抱,退了三步,而后屈膝跪下,三叩首后,方才落淚哽咽道:“王命傳召,身不由己。女兒不孝,從此以后不能在二老承歡膝下了。今日臨行有三愿,一愿爹娘努力加餐;二愿爹娘恩愛偕老;三愿尚有歸來日,以報爹娘生養之恩。”

因在城門口,過往行人,聽了她這一席話都忍不住動容,好些人都開始八卦她的身份,以及所為何事了。前來傳召的內侍,見路人開始圍觀,忙命手下驅散。

周公夫人只能掩面哭泣,周公則紅著眼眶,將阿娓扶了起來。他牽著阿娓走向內侍,聲音悲凄:“承膝下唯此一女,如今就將她托付給阿翁了。”說罷,似用盡全身力氣才放開阿娓的手。而后命仆役呈上謝儀,低聲訴求道:“區區薄禮不成敬意,還望阿翁笑納。”

仆役打開禮盒,阿娓墊腳看去,卻是一套宴饗用的青銅酒器。阿娓倒吸一口涼氣,不可置信地望著阿爹,這可是國宴之器,這份禮若還叫薄,只怕這天底下也難有厚禮了。

那喚作阿翁的內侍見此,也不由得一驚。含笑命人代為接過,方才揖禮道:“周公客氣了,此次回京,翁定當會向皇帝陛下轉陳周公的一片愛女之心。令嬡至情至性,若得陛下眷顧,恩賞回鄉也未可知。只是翁人微言輕,陛下心事亦不敢妄猜,如若事有不成,請周公勿怪。”

周公回了他一禮,萬分感激道:“阿翁憐憫,事成與否,承都會記著阿翁的援手之恩。如若事成,承另有重謝;若事不成,還請阿翁看在承的薄面上,護著小女一二。”

那內侍忙將阿娓牽到身邊,保證道:“周公放心,令嬡在咸陽的安全,翁盡可保證。”

內侍的意思,在場之人都已明了。人在咸陽他可以保證,來日隨徐福出海,他便無法做出承諾了。不過,此時此刻,爹娘要的也是她這兩年的安全吧,畢竟他們還要謀劃者刺殺徐福,結果如何,終究是要等。

她人呆在咸陽,爹娘反倒能放開手腳,拼死一搏。內心深處,阿娓多想勸勉爹娘放下。可心下也知道,終究是要給爹娘找個出氣筒的。否則周公府對上大秦內侍,只怕真得沒有活路可走。

于是她只能在心里默祝,祝阿爹所選的刺客是個口緊的,來日即使事敗,也不會牽連到爹娘和族人。至于她自己,阿娓忍不住在心底苦笑,一己之身與全族性命相比較,她還有得選么?

她唯一指望的便是能活著回來。上次徐福出海,好歹活著回來了七八十個孩童,如今的阿娓,也只能盼著自己福大命大,將來也能活著回來。

故土難離,可終有分別之時。眼見日頭漸起,周圍溫度逐漸升高,縱使離別心焦,阿娓也只得任由內侍牽著,爬上牛車。

阿娓掀開車簾沖爹娘揮手作別。她望著目送她離開的爹娘,心中明白,這一別怕是再也見不到了。再也見不到時常落淚憶兄的阿娘,見不到沉迷卜算的阿爹,甚至會再也見不到梁城。

前路坎坷,從此以后,便只有她一人孤零零地走了,一如阿兄當年。

淚眼模糊,竟有些看不清城門口的人影了。阿娓揉了揉眼,直至看不清梁城的城門之后,才嘆息著放下車簾。一回頭,便對上了內侍探究的眼神。

阿娓心下一稟,只得裝作若無其事,低頭任由對方打量。

不曾想頭頂卻傳來笑意:“素聞周公小女姿容出眾,聰慧超群,今日一見,姿容倒是不假,聰慧二字,依我之見,怕是當不得。”

阿娓心下大怒,從小到大何曾受過如此羞辱。可轉念又一想,此人怕是故意在試探她,因此面不改色地抬頭說道:“流言蜚語本就當不得真,阿娓身份雖特殊,可說到底,也不過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罷了。”

內侍呵呵一笑,而后狀似提點道:“我倒真期望你沒有傳言中的那般聰慧,如此也就不會徒惹陛下忌憚了。”

阿娓聽完神色一稟,而后深深看了那內侍一眼。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