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仙俠 > 異道劍世

更新時間:2020-02-13 08:18:59

異道劍世 連載中

異道劍世

來源:落初 作者:零葉 分類:仙俠 主角:師傅師兄弟 人氣:

《異道劍世》作者:零葉,仙俠類型小說,主角:師傅師兄弟,本小說主要講述了:千年一輪回是宿命?生生世世只為尋一破解之法,這不是命運的安排。千年前他絕傲孤世,站在了世界的頂端,踩眾生蕓蕓,可是一人終究勢單力薄,難抗大勢。今世輪回此生,沒有記憶,相伴的只有手中的劍,只愿重走一便當年的路。劍無罪,人亦無罪,為何卻注定與整個世界為敵?.......求收藏!!!!!!求推薦!!!!!!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凌晨那日滅了齊叔之后,一路往前,沒有目的的奔波不同的地方,但是每到一個地方,總是不能安靜的離開,身后的鮮血已經踐踏一地,滿身的傷痕,背負更多的卻是聚加的仇恨,不為其他就因為他是拿著劍的人,盡管是斷劍,盡管他也不知緣由。但是每個攔路的人都是悲劇收場,斷劍傷人更傷

心,他們不知道為什么斷劍能有那樣的威力?凌晨他也遇到了很強大的人,有使用各種各樣兵器的,唯獨沒有使劍的,他們中有的比齊叔更強,不然凌晨的傷口也不會越來越多。

凌晨現在已經到了第四座城市,前三座城市以及沿行的路途都是一路猩紅,有人稱他“殺人狂魔,”,他不以為意也不在乎,舉世皆敵又如何,他只愿保留他內心的一縷虔真。凌晨路過的第二座城市,名曰索拓里,在那里,他似乎殺了一個很重要的人,那人很強,也能進入器靈通境,凌晨險些送命

,最后帶著沉重的傷逃離現場,卻還是被追殺上千里,苦不堪言慘不忍睹。不過卻也因此救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兒,明眸大眼撲閃明亮,,十分標志。

“我叫靈月,謝謝你救了我。”小女孩這樣說道。可能是因為小女孩太誘人,使猖獗之人起了歹心,才會被人欺負,后來也是因為她凌晨才得以逃脫,可謂事因絕色起,也因絕色收。

其實靈月并不比凌晨小多少歲,二八的妙齡,玲瓏出塵,宛如仙子,凌晨今年十七歲,只比靈月長一歲而已,可是在凌晨的眼里,靈月就像是可愛的小丫頭,可能是他的心智早熟,契合般的靈月也承認了這個便宜哥哥,在一起的感覺也是那樣熟悉,宛如前世都是那樣,相約今生。

在第三城時,凌晨突然客氣的道:“月兒,現在已經安全了,你趕快離開吧,我是背負鮮血與仇恨的人,再跟著我只會讓你更陷入絕境,”小女孩頓時翻臉的就要哭喪,道:“凌晨哥哥,你就要趕我走么?難道又要讓他們欺負我嗎?”如果凌晨再說一句,靈月那月波般眼睛絕對滴出水來。

從第二城到第三城,凌晨與靈月小姑娘一起度過了大半個月,經歷了很多,同過生度過半死,漸漸生了相知相惜的感情,凌晨對別人很冷漠,對靈月卻是怎樣都狠心不起來,他感覺到這女孩對他很重要,已經不可或缺了,似是冥冥注定一樣,也可能是因為靈月是凌晨來到外界后第一個真心對他好

的人,每一種第一次都是刻骨銘心。然而為了靈月的Xing命安全,還是決定讓她離開,可是靈月這樣說,他的決心就止不住的一點一點的崩潰,這種決心碎離的無力感也只有面對眼前的小女孩才是那樣清晰。

靈月看著她凌晨哥哥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決心正在動搖,雖然凌晨每次這種時候都刻意板出一副古董面孔,可是靈月就像能讀懂他的內心一樣,深知他的每一個心理變化。靈月暗自竊喜,卻是突轉面孔,語言也轉道:“只有在凌晨哥哥身邊我才安心,如果前面是尸山血海我不在乎血濺我衣,成為墮入地

獄的天使,我要與你共擔惡魔的罪名,我只怕離開了凌晨哥哥,你以后又要一個人,我不想你這樣孤單,只想陪著你。”小妙少女,紅衣一舞動仙女,心底的呼喚只為身邊的相伴,我心為你只是怕你孤單,身邊的那個誰不知何時已成了宿命的牽絆,縱使海枯石爛,此心不變。此刻,她是紅顏。

凌晨癡癡的看著月兒,如此嬌美的小丫頭縱是九天仙女也不過如此吧,相處不過大半個月,卻對他如此情重,萍水相逢的路人,此刻變成了心心牽念的彼此,他能負她?若是真能一直這樣走到最后,解甲歸林放棄天下也罷。可是心底還有那么多的疑惑,那么多的迷茫,放不下始終放不下,那就帶著

她一路前行吧,為了她顛覆天下。

......

......

......

第四城,凌晨與靈月正矗立城腳下,頭上碩大的古體三字“陵蘭城”。凌晨已經換了一身干凈的衣裳,白衣如雪,長發披肩,意氣風發,再細看,扁額玉面鼻懸梁,輪廓刀削身頎長,目有瞳睛肢若四極,只是稍稍整理,原來也是一個俊俏美男子。身旁嬌小玲瓏清淑女,紅面紅簪著紅妝,秋水般的眼眸,青蔥般的玉指,齒若編貝,鶯

聲燕語,莞爾一笑百媚動人,若是在長大些絕對是禍水級別的人物。這兩人一人全白一人全紅,本是相斥截然相反的兩種顏色,穿在他們身上卻是那樣的和諧

,使人第一眼就感覺到本該如此。郎才女貌,男般女配。

“凌晨哥哥,你說這次我們又是逃著離開這座城市么?”月兒開玩笑的說著。以前他們都是安靜的來到每一處,但是總不可避免的驚動滿城風雨,最后狼狽的逃離那里。他們已經習慣了這種輕風中來,血雨中去的日子。

凌晨呵呵一笑,他也很無奈啊,誰說安靜不是一種幸福呢,體會了動亂之后才知道平凡的可貴,只是這種幸福離他貌似有點距離。凌晨看著月兒,眼中有無限的溫柔,看來他已經解開了心結,也弄的月兒也嬌羞一片,他道:“走吧,或許城里的某些人正等著我們蒞臨呢。”

陵蘭城凌比前面的三座CD要大,更不是像烏托蘭婭這樣的小鎮能比的。進入城中,月兒像一只蹁躚的小蝴蝶,帶著紅色的翅膀,欣喜非常,不知道是因為陵蘭城的熱鬧非凡,還是因為可以永遠的跟在她凌晨哥哥,亦或是知道也只有現在才能如此閑逸一會。而凌晨只是跟在她身旁,有這樣真心待

他的女子,夫復何求,他愿意永遠的守護她。

今日的陵蘭城真是熱鬧非凡,應該說熱鬧的非比尋常,就算鈴蘭城再繁華,也不可能到人滿為患的地步。凌晨始終保持謹慎的心,他現在

不僅要保證自己的Xing命,還要保護月兒不受傷害。進入陵蘭城后走了很長的一段的時間了,月兒依然那樣蹦蹦跳跳,嘴角彎起像月牙,看來這小丫頭很愛熱鬧呢。凌晨笑了,有這樣的小丫頭在身邊,緊張的心情之余還能心怡的笑。

“凌晨哥哥,你笑起來真好看,你要是經常笑就更好。”月兒注視著凌晨道。

凌晨也發現自從身邊多了靈月之后,看著身邊的她總是不自覺的笑,他也不解其中緣由。有些事就是那樣,或許永遠也找不到答案,管他為什么笑呢,只要此刻開心就好。

凌晨道:“月兒你發現沒有,這里比以前的幾個地方熱鬧好多,是不是太不尋常了。”

月兒笑嘻嘻道:“待會找個人問問不就知道了啊。”凌晨也是呵呵一笑,說的也是,思考的太多反到把問題復雜化了。不過看看周圍的人,真是異常興奮啊。

人熙攘攘,一片歡聲笑語,繁華笙歌,處處國泰民安。凌晨早已將他的斷劍連同劍鞘一起用灰布包裹起來,外人看不出是何種兵器,因為他是拿劍的“罪人”。凌晨一直想換把劍或者修復斷劍,可是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劍鋪,別的人也根本不屑修復劍。

凌晨忽然看到前面一個地攤,布緯瘦帆上寫著“自來運”,擺著一些古董類的東西,若說是古董,還不如說是剛出土的的霉貨,因為上面還有殘存的土垢。凌晨發現這老板竟然也是修武者,還有器靈通期的實力,不知道他是使用何種兵器。不過凌晨有自信對付一般的器靈通境手到擒來,就算進入

器靈忘我的狀態的強者也能應付自如。這種自信源于不斷的拼殺和不斷地生死徘徊。凌晨一眼看中了一把古尺,雖然看起來銹不可看殘痕遍布,但是他感覺到有一種靈Xing。在劍破的情況下,尺是最好的選擇,因為尺與劍最相似。

“老板,這尺怎么賣?”凌晨指著那把古尺。

那老板大約三十來歲,穿著青色緊衣,有著屬于練武之人的清爽與干勁。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過度的奔波讓他有了一張不改面色的土色臉。老板道:“小哥

,你真是個識貨的人,一眼就相中了我這里的真品,這把古尺是我從桑古城帶出來的,歷史久遠的我都看不出來,絕對是世間僅有的一把。這樣吧看你也是習武之人,我就廉價賣給你,兩百精鐵石。”

精鐵石就是這里的通行貨幣,它的用處很多,能釋放淡淡的熱量,懷揣在身上能驅寒保暖,更多的是用在了打造兵器上,是煉制兵器不可或缺的材料,像凌晨的斷劍也是精鐵石打造的。

凌晨雖然不知道物價多少,但也知道兩百精鐵石卻是貴了些,關鍵是他身上沒有精鐵石,一顆都沒有,從始至今都是花費的月兒的,如若不然說不定凌晨現在還是那種小乞丐模樣。

凌晨道:“老板兩百精鐵石是不是太貴了些?”

老板也是快人快語,道:“若不是擔心還賣不出去,又怎么會兩百精鐵石賣給你。”

“賣不出去?”凌晨好奇的問道。

老板好像有難言之隱,沉默好一會才道:“我看你也不像是壞人,我就給你說了吧,這古尺是我從桑古城經歷千番生死才帶出來的,我

發現它并不是凡品,若不是我師父被人打傷有染重病,我不會拿出來賣。可是我拿到幾家大貨行都不買我的,嫌我出價太高,這樣也沒什么,外面總有識貨的人吧,于是我就把我的東西都拿出到外面賣,外面不少人都識得真貨,可是總當他們要買這把古尺時就有一些人來搗亂,因為他們在這里的勢力大,也沒人敢惹他

們,別看我是一個練武的人,卻是那他們一點辦法也沒有,還好他們沒有硬搶這把古尺,不然我就毀了它。”

凌晨輕笑,或許就是怕你毀了它,所以此沒有強搶,只是不知道他們的耐心能持續多久。凌晨道:“他們如此無法無天,難道就沒有王法了么?”

真是強勢強人欺弱人,九天九幽惡不絕。但有一人應運生,從此天下皆太平。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