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仙俠 > 只是一只獸

更新時間:2020-02-13 08:11:14

只是一只獸 已完結

只是一只獸

來源:落初 作者:偶爾短路 分類:仙俠 主角:小狗包里 人氣:

《只是一只獸》為偶爾短路最新力作,本網站免費提供“新書發布!”在線閱讀,無廣告,無彈窗,歡迎閱讀。精彩內容:就是一個人變成獸,騙吃騙喝的故事……收藏、推薦各種愛~qiǘbāoyǎng啊!!!  金主1:記得回來看我……  金主2:記得回來報恩!  金主3:吃貨!有吃就是主!表回來了!……(大霧)  這其實是個修仙故事的-。-  普通女子,雷劈變異成獸,修仙被迫。從地球到星際,究竟這修仙之路是陰謀還是命運?  煉丹、煉陣,哦,她還會臉(煉)無恥!帥哥會有的,美食也會有的,還有萌物~  也許修仙之路有些顛簸,也許修仙之路有些寂寞  但秉著信念,好好活下去  自由自在的活下去,唯心而已……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夜深,人靜。燈紅酒綠的街景此時已是暗沉下來,漆黑一片。路上行人幾個,都是趕著緊促的步子,似后面有人在追趕。一道嬌小的身影融在黑暗之下,快速在一棟棟樓房間竄過,隱約見它左右觀望,見無人又繼續快速移動。沒錯,那賊溜溜的身影就是顏言。

一整晚在各個大型飯店蹲點,見到進出飯店疑似富豪的人物就在其身上做上標記,感知跟蹤摸索,讓她大概摸索到了哪里是富人區,哪里是平民區。它的目的地當然是富人區了~

此刻它正立于S市有名的富人小區,別看四處房子矮矮的,這可都是別墅!一棟買起來這輩子顏言就不用吃了!這種地方油水最多,而且少那么點食物一般不會興師動眾的調查,顏言可不希望等它‘拿’完就被通緝。最重要的!口水~這里食物比較美味!

控制力量跳入一棟別墅內,里間只有外圍開著昏黃的夜燈,外圍的小花園暗暗的,有幾聲蟬鳴。聆聽四周,似乎這家人都睡著了,也是,現在都凌晨兩點了,再不睡就白天了。動動鼻子,向大廳的方向走去。

“喵~”還沒到門口,草叢中竄出一只肥大的貓,警惕的看著顏言。

“……”見這只比自己大點,又面帶兇樣的貓,它下意識的退了一步,隨即翻了翻白眼,‘竟讓一只貓威脅了!’它覺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

“喵!~”將惡意釋放出來,肥貓一下子炸毛了,嚎叫一聲逃走。顏言得意的甩著尾巴,踏著貓步走向廳門。哼!跟姐比氣勢!

大廳與廚房只有一墻之隔。對大廳無愛的顏言直接走到廚房,在餐桌上掃了下,沒有發現剩飯剩菜,就把視線移向那賊大的冰箱。警惕的看了看門口,又審視了別墅的人,確定沒有人會突然出現,它仰起爪子,像人一樣站立,卻無從下手。=_=不夠高……

用牙齒咬了一把半米高的椅子過來,這對它的咬力無壓力~雙爪對著冰箱一邊的凹槽扒,總算是把一邊的門打開了,它有點想念它那雙有點肉,但很好用的手了!~

大大小小十幾個隔層裝滿了材料,顏言把現成的能吃的收起來,連帶裝著東西的碗盆。另一邊的冰箱是冰凍類的肉,它也拿了些存著。哪天它會用爪子生火了還能烤著吃~

拿完東西準備拍拍屁股走人,將廚房恢復成原狀,從另一邊的窗戶跳出去,繼續往下一家。它似乎拿上癮了……

月色不是很濃,趁著黑夜,又光顧了幾家,顏言一副飽后滿足的愉悅神色慢悠悠的走在回去的路上。今天收獲良多,撐一陣子是有了,還意外的找到了幾個柜子,也一起打包走,改天整理一下儲物空間,不知道它的身體能不能進去?要是不能,空間內的東西會隨它的控制行動?停下步子,它想到就立馬行動,將‘天眼’移近空間,雖然空間很大,但堆著亂七八糟的東西看著還是心煩,試著讓它們自己排好放進柜子,咦~還真行啊!!

‘嘿嘿~還沒天亮,再去幾家看看!’尖尖的嘴咧開,一副Jian詐的作相。雖然不能說人言,開口也只是發出“吱吱”的叫聲,但要裝出狗叫到還是可以的。話說它貌似真的是變成狐貍而不是狐貍狗……挑起狐貍眼,眉頭緊鎖。

‘難道自己發出的聲音與變成什么有關?這么說來最開始變身的也不是狗而是狼?怪不得自己裝狗叫的時候怪怪的!果然是人的語言比較復雜,動物之間的聲音可以互學,但卻學不來人類的?’深明大義的點點狐貍頭,又故作淡定的壓回要咧到耳際的嘴角。要不是狐貍臉看不出過于復雜的表情,一定能從它臉上看到‘我果然很聰明’的白癡表情。

至于變成什么品種的動物,它已經不在乎了。它可是人!總有一天會變回來的,現在的一切都只是個過程,結果只會是一個——人!

回到別院后,顏言只是走進隔膜,沒有越過大門。它要試看看這里它的空間還能不能隨時用?不然又發生之前餓肚子事件。

不過它的擔心是多余的,之所以空間打不開,是因為別院的主陣對識海有限制,稱為禁制。一進陣就不會增長,還有反壓制的作用,神識越是厲害的壓制越強,但也是只針對結丹修士一下的。像顏言這樣的最多只會保持進陣前的樣子,自然也不會隨著修為增加而擴大識海,但出陣就會恢復該有的增長速度。

若是以前,這個陣只是普通的防護陣而已,只要持著陣盤就不會受限制。但如今物資匱乏,陣法能士少的可憐,南游子這個陣還是從他那已經隕落的師傅手上得到的。

顏言接受天道的力量,必須擴充識海接收,但又身處限制內,兩虎相沖,必有一失。天道的力量雖然讓顏言突破了陣法的限制,卻也讓識海收到創傷,在陣內以無力再運用精神力。而她一出陣感知就回來,也是因為識海失去壓制的力量開始修復。若非識海受傷,它感知的范圍可不是只有這兩千里的范圍了,浩瀚天道之力,又怎會只有這點進出?若是領會到天道的意義,那修為的增長無可限量。

沒有后顧之憂之后,顏言循著留下的味道移動。整座別院依舊寂靜無人,顏言找不到南游子,南游子更不會來打擾它,它就安安靜靜的看著一本本書籍。

從離現今最近時期的書籍開始看,參照一旁的幾本譯本,慢慢掌握那些復雜的文字。只是文字的樣子長的不同,讀法應該是相同的才是。如此下去,似乎讓它忘記了一件事——它該回家了!

另一邊,本是充滿歡聲笑語的顏家,此刻個個面露愁容,傷感彌漫。顏父更是滿心疲憊,幾個月至今,黑發被白發占據了一半。打從接到公安局說顏言失蹤,顏言的父母便整日沉浸在痛失愛女的傷感下。顏父在失去顏言消息后便選擇辭職,全力尋找顏言,到處拜托關系,希望大家能幫忙找。公安部門卻是尋找數月無果,將此案件調入非緊急案件,不肯再投入人力物力,讓顏父心寒,卻無能為力。

顏母每日以淚洗面,她平時話雖然毒了點,說讓顏言不要回家什么的,但顏言是她的心頭肉啊,哪是真的認為的!這些話都是反話,越是關心,話講的越絕。顏言就這么不知生死的失蹤了,讓她如何不痛苦,每日擔心受怕,怕顏言萬一受到什么傷害了可如何是好。久而久之,因思成疾,高血壓硬是提早了好幾年爆發。但心頭壓著石頭,再有用的藥物也無用了……

二老就這么一個孩子,早年是吃國家飯的,便依規定只要了一個孩子,小日子也過得安詳,如今出這等事,讓顏父正值壯年的身體垮了下來。

顏言的一群損友每日都會到顏家陪著二老,也是盡力在尋找顏言的下落,但她的失蹤真的是一點征兆都沒有,就連前陣子找到的那個司機經過調查也排除嫌疑。車門是完好的,也沒出現任何打斗跡象,現場除了車上留下吃完東西的垃圾袋,沒有任何可疑。她像是只是下了車而已,連身份證之類的證件都未帶著。雖然那儲物柜有幾件讓人覺得詫異的衣服,但也發覺上面有可疑的痕跡,最多當初顏言有在車上換衣服的習慣。

這幾個月,她們一群人一下子滄桑了很多,平日那些保養品早堆在一旁無暇顧及。如今除了繼續尋找,她們只能祈禱,祈禱顏言無事,早日歸來……

顏言卻是沉浸在摸索中,用起比高考都努力的拼勁,強迫自己把內容記進腦子里。好在因為識海的擴充,記憶也變好了很多,記得也沒那么費勁。

一個月后,南游子出關,剛準備外出尋找徒弟時,想起被自己扔了本書的悟世,決定去尋它,看看它的進度。掃識了別院,便發現它的位置。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