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武俠 > 尋道

更新時間:2020-02-11 07:00:41

尋道 連載中

尋道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心入自然 分類:武俠 主角:岑含嘉興 人氣: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的是網絡作家心入自然的原創小說《尋道》,主角岑含嘉興,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書中主要講述五代梁唐之交,江南一小城,白衣少女邂逅孤苦少年。形形色色的人構成了時代,這是一個關于成長和沉淀的故事,也是一個關于人與人交集的故事。愛恨糾纏的心路,光怪陸離的際遇,肝膽相照的兄弟,生死一線的搏殺。尋道,既是尋武學之道,也是尋用情之道,更是尋天地大道。...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岑含經她提醒,想起確有個物事,也不避諱,道:“是有一塊玉,上面刻了一只不知甚么鳥,煞是好看。但爺爺從不讓我戴,也不讓我拿去賣了。說這玉值錢,被人瞧見了要起歹心,先藏起來,以后或可憑它找到親身父母,但只憑一只鳥兒,卻如何找得到。”

辛月影點點頭,忽地笑道:“岑含,你可愿習武?”她此番出谷游歷,一則錘煉弟子,二則尋品性純良之輩入谷習藝,一路下來已有五人,已各自安排入谷;如今見岑含孤苦,且生性善良,又救了自己這徒弟,便起了將他帶入谷中之心,只是是否成行,卻看這少年自身。

岑含聽得一愣,驀地明白過來,心中感動,澀聲道:“師父在上,受徒兒一拜。”說著便要強行起身行叩拜之禮,掙得胸口又是一痛,險些又暈過去。洛飛煙忙將他扶住,嗔道:“有你這么心急的嗎?”岑含看著她妙目含笑,一張臉又紅成了猴屁股,只好訕訕躺下。

卻聽辛月影道:“你拜誰為師卻是看你自己,我桃源一脈武學以心性養內氣,得何種真氣,便入何門下,絲毫強為不得。到時你若修得丙火真氣,我便親來收你為徒,在此之前,便以師伯相稱吧。至于飛煙,今日起便是你師姐了。”

岑含聽得云里霧里,卻不敢違拗,只道:“弟子見過師伯,師姐。”

辛月影頷首道:“今日你便先休息吧。你受傷不輕,需將養幾日方能上路,明日我親自去找些藥材,調幾劑藥,以便你早日恢復。你師姐便在此處照料。”

岑含心中感激,道:“有勞師伯,師姐,弟子感激不盡。”

辛月影起身出門。洛飛煙跟在后面,轉身掩門前忽地俏生生地朝他做了一個鬼臉,眼中帶著三分笑意,岑含尚未反應,佳人已消失在門外,唯有木門虛掩。岑含望著門,心中俱是暖意,想想能博佳人一笑,自己這一掌便捱得值了,更何況自己終有所依,不必再孤苦一人。

次日岑含醒轉時,辛月影已抓藥回到客棧,吩咐店家煎藥已畢,便回房中,留下洛飛煙照料岑含傷勢。洛飛煙感念他救命之恩,頗為盡心照料,偶爾言語調笑,逗得他面紅耳赤。如此過了三日,辛月影醫術深湛,所配藥物治療內傷頗具奇效,三日之后,岑含傷勢痊愈大半,已能下地行走。三人商量,決定及早動身回谷,辛月影令岑含回家收拾行囊,自己與洛飛煙雇車夫置備馬車。她二人原有兩匹快馬,如今岑含傷勢未愈,騎不得馬,只好用二馬拉車回谷,不一日,馬車已置備完畢,車夫也已雇好,只待第二日動身。

岑含回到家,換了身干凈衣服,收拾了平時的換洗衣物,便坐在門口發呆,忽地想起一事,轉身回屋翻出了珍藏多年的玉佩,走到門口又看到岑老頭牌位,心中凄涼,忖道:“我今日一去不知何日能回來,爺爺無人照顧,豈非大大不孝?”便到隔壁王家托老王頭打理屋子,叫老王頭想吃什么菜,可自行去菜園里摘,若想種些什么,也可自行在岑老頭地里栽種。老王頭是老實人,不愿占人田地,只說有空幫忙打理下屋子。岑含便勸道:“王叔,我此去出遠門,不知何時才能回來,田地無人打理也是荒廢,您就當幫我打理田地。”如此再三,老王頭才勉強答應,說等岑含回來便交還,還送了岑含一些自家打的年糕。岑含回到屋子略作些打掃,晚上煮了飯,去菜園子就地取材炒了幾個菜,算是給自己送行。又將剩下的米送去老王頭家,然后好好睡了一覺,第二天一早收拾停當,跪在門口向著岑老頭的牌位磕了三個響頭,便鎖了門,將鑰匙交了老王頭,往東門與辛月影師徒會和。

三人這一路北上,用了將近一個月。因岑含傷勢未愈,辛月影一面叮囑車夫不宜驅車過疾,以免路途顛簸牽動傷勢;一面以自己調制的丹藥為岑含療傷,是以一路上雖說不上游山玩水,卻也并不辛苦,待得行至祁連山下,正好是二十九天。

辛月影打發車夫離開,便自行驅車入山。岑含正疑惑不解,卻聽洛飛煙笑道;“咱們桃源谷是隱世之地,與世無爭,所以不便讓外人知曉所在,故而谷中弟子回來,都是入山前便避開外人。”

馬車在山中行了小半日,便至一處茅草屋,辛月影令洛飛煙,岑含下車,進了草屋。草屋中早已有人出來卸了馬車,不多時,又端了些吃食出來,卻是些烤了的山中野味,三人小憩片刻,飽餐了一頓,便牽著兩匹馬兒繼續前行。山路崎嶇,行了半柱香時分,到了一處山洞,洞口不大,正好可容一人一馬通行,里面無光,岑含一下變成了瞎子,不由有些心慌,腳下一絆,摔了個狗啃屎。洛飛煙趕忙扶他起來,卻聽辛月影道:“我倒忘了,你尚未習武,并無暗中視物的眼力。”岑含眼前一亮,卻是辛月影拿了半截蠟燭在手里。辛月影將蠟燭遞于他,三人繼續前行,燭影晃動,洞中似另有出口通風,想必出口處別有洞天,不料走了片刻,辛月影忽地停下腳步,道:“到了。”岑含不明所以,只見辛月影輕推左側洞壁,忽地一絲光亮透出,竟是一座石門,三人循門而出,霎時花香撲鼻,岑含定睛一看,卻是一片桃花林,落英滿地,清香沁人心脾,說不出的閑適自在,好似人間仙境。

岑含回頭看那石門,約有三尺厚,一人高;心中凜然,尋常人便是能找到這入口,只怕也開不得這石門。

不多時,三人便出了桃花林,眼前良田農舍,雞犬之聲入耳,頗是自在閑適。遠處田中似有人耕作,見這邊有人,便奔過來三四人,片刻即到,岑含一看,卻是三男一女,不過十八上下,皆是農戶打扮。為首一人豐神俊朗,眉宇之間更是英氣十足。只見那人笑道:“辛師叔回來啦,您老這一去四月有余,可想死師侄們了,沒您指點,功夫進境都慢了。”轉頭又對洛飛煙道:“師妹辛苦了。”洛飛煙嫣然一笑,道:“謝謝師兄關心。”辛月影白了他一眼,啐道:“柳師兄功夫高妙,他的徒弟哪用得著我指點。”說雖如此說,眼中卻滿是贊賞之意。四月不見,這小子身法又進步不小,游龍身法已然駕輕就熟,論天資穎悟,只怕自己這個天才徒弟都要遜上一籌。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