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其他 > 鳳主山河:帝女花

更新時間:2020-02-14 06:22:13

鳳主山河:帝女花 已完結

鳳主山河:帝女花

來源:落初 作者:源子夫 分類:其他 主角:美玉姬 人氣:

新書《鳳主山河:帝女花》全文在線閱讀,作者源子夫,主角美玉姬,是一本其他類型的小說,精彩章節節選:“我是妖孽,狐貍生的妖孽,你還要我嗎?”蒼穹之下,萬物生長,兒女情長,鮮衣怒馬。可這樣的場景稍縱即逝。命運猶如被下了詛咒一般,傷痛一發不可收拾,淝水敗戰,家國易主。“熙寶,你忘了當年的承諾。”顫抖的雙手撫摸著溫潤的白玉,上面刻著“虞美人主令”。看著虞美人眾姐妹們,她舉起令牌高喊:“江山隨我姓,揮劍度萬民!”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分明是虞美人組織中的最高令牌,熙寶連忙推遲:“姐姐萬萬不可,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你一定要收下。”天錦拉過熙寶的手,幾乎是強塞給了她,“你為虞美人行事多年,姐妹們早已對你心服口服,就算沒有這塊令牌她們也都會聽你的。只是我此次征戰兇險,皇城內也需要有人照應。更重要的是,現在周國分裂,時局動蕩,在這亂世之中,我希望你不要被情勢左右。我希望你能掙脫他們的擺布,成為了不起的女人。”

看著天錦真誠熱切的眼神,熙寶的內心好似有一團火被點燃。細想來,前路茫茫無邊,身邊暗流涌動,要被這股力量推搡著前進,甚至隨時犧牲……她也好不甘心。

熙寶的目光漸漸堅定起來,“姐姐,你會沒事的;我們都會沒事的。”

天錦合上熙寶的手,用力的壓著她手心里的玉令,認真道,“虞美人上下見此令者如見我本人,妹妹務必小心使用,切不可被小人利用。如果我不能從戰場歸來,那你就繼承虞美人。沐傾城、辛夷、朱瑾等人不但本領高強,在虞美人里也頗有聲望,她們會幫你的。”

“姐姐……”熙寶心中一陣酸楚,既是感動又是慚愧。她一個從村莊抱回來的女嬰,身份不明,受人排擠。而眼前的天錦公主,是血統純正的北國公主,帝王的掌上明珠。她從未嫌棄她,也不怕眾人指點,一心愛護她,教導她,似姐如母。

“答應我,熙寶。你一定要振作起來,江山隨我姓,揮劍度萬民,我們是北國的公主,我們生來就有守護天下的責任。”天錦撫摸著妹妹的臉頰,一再的強調,一再的鼓勵。

熙寶握住玉佩,重重點頭,“是,我答應姐姐,一定會振作起來。”

天錦終于有些放松,笑了起來,兩人又聊了一會,天錦提議將熙寶送回祥和宮。

此時,不遠處有一美麗女子向她們走來。見她腳步款款,腰間瓔珞叮嚀,身段輕盈如柳,嬌羞美顏,眉目溫和如畫。

她就是天錦的孿生姐姐,五公主文錦。明明有著和天錦同樣的容顏,卻更能勝任傾國傾城的美譽。

“找了妹妹許久,原來是在花園里賞花。”文錦走近她們,吐氣如蘭溫婉賢良。

不同天錦整日英姿颯爽的舞刀弄槍,文錦是從小伴著琴棋書畫而長大的女子,常年不出庭院,如今已是出落的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細看她的手腕,冰肌埋玉骨;再看雙眸,好似泉水中倒映的明月,叫人不由自主的淪陷;整體一瞧,當真是好一塊美玉無暇,人間琦葩!

“姐姐。”天錦和熙寶一同行禮,文錦也非常禮貌的去攙扶。

“姐姐找我有事嗎?”天錦和文錦因性格迥異不常見面,但兩人感情一直不錯,對外都是彼此擁護,倒也是一段佳話。

文錦轉身從侍女手中接過一個墜玉護身符,輕輕地交給天錦,握著妹妹的手叮囑道,“再過兩日妹妹就要出征了,姐姐不如你這般英勇神武,出了這宮門就幫不著你了。所以特地到天壇給你求了護身符,希望你能早日凱旋。”說著又撇了她一眼,戲謔的笑起,“也希望你能早日相中個好兒郎,將自己嫁出去,省得總想著把熙寶妹妹留在身邊。”

兩人一聽不由得笑起,熙寶更是打趣道,“姐姐,你應該祈求讓天錦姐姐殺敵時手下留情,以免敵人個個慘死,把身邊的好兒郎都嚇跑了。”

“熙寶。”天錦輕輕的打在她身上,三位待字閨中的年輕公主笑得或是純情或是美艷,她們盎然用絕世的美好生命,將這滿園的芬芳都壓了去。

三人說說笑笑的離開了花園,她們沒有注意到,剛剛還開得艷麗的花朵,在陣風吹拂后,花瓣四處飄零。這花開花落花滿天,正如這無常祈福的人生,誰也不知道是哪一陣風,會折掉哪一個人的芬芳……

公元383年。

苻堅正式號令北國大軍揮師南下,統一華夏。

繼太子苻宏統帥三十萬大軍先行南下之后,天錦公主受命苻堅皇帝,統帥二十萬大錦軍一路南下。

飲水之處,已經趕路數日的天錦公主帶著侍女朱瑾、辛夷在樹下休息。

朱瑾拿出水壺走到河邊取水,辛夷站在風口眺望:“照這種速度,我們很快就能到下蔡了,太子一定會詫異你能這么快的趕到。”

天錦也極目遠去,一只腳踩在樹根上休息:“我可沒興趣跟著大軍慢慢晃,早點到二哥那方便我了解戰局。”

“現在那邊是太子主持大局,聽說對方的人馬并不算多,居然也僵持了那么久。看來戰局不容樂觀啊。”辛夷有些擔憂的分析著。

朱瑾將水壺交給主上,天錦接過問道,“南朝的將領有打探到消息嗎?”

朱瑾點了點頭,“南朝皇帝派謝安為此戰的總指揮,他是南朝的名臣,頗有聲望。性情清淡閑雅,多次拒絕朝廷的冊封和任命。在朝中秉公明斷,輔君之道素來以儒、道互補聞名,高門士族,能舍生忘死顧全大局。主帥是他的弟弟,謝石;先鋒是他侄子謝玄,都有著經國才略,善于整軍。謝玄更是在七年前從民眾中招募了驍勇之士,組建了一支精銳部隊,號稱‘北府兵’。”

“‘北府兵’?還真是將帥之才!”

朱瑾無奈的點了點頭,贊許道,“他們是幾代相傳的名門貴族,實力超群,且個個能文善武,跟那些爾虞我詐徒有虛名的官家人大為不同。”

天錦嘆了口氣,說實話,她的祖先世代為西戎酋長,雖然大小是個領袖,但跟所謂的名門貴族還是相差甚遠。真正追究起來,估計他們皇族都比不得類似謝家這樣的族氏名貴。也不知道是不是這種原因,苻堅才將她們姐妹二人一個培養得知書達理,一個培養成英武不凡。

“難道他們一門都出來打仗了,南朝的皇帝就這么信任他們?”

“皇帝確實很信任他們,畢竟是幾代為官的家族。除了謝家的人還有一個叫桓伊的將領,才藝灌頂天下無雙。軍事才干很有建樹,性情簡樸直率,聰穎敏悟也是少有。”

聽著朱瑾的解釋,天錦有了些苗頭,“難怪二哥兵馬強他們幾倍,卻在淝水地域與他們僵持不下,看來謝石不可小覷,連他帶出來的人都要小心堤防。”

朱瑾點頭,但話鋒一轉叮囑道:“但最近風頭正旺的是謝安的次子,謝琰!”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