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其他 > 縛天決

更新時間:2020-02-11 06:38:12

縛天決 連載中

縛天決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染血鬼手 分類:其他 主角:吳王 人氣:

《縛天決》是染血鬼手寫的一本其他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縛天決》精彩章節節選:若是天地不仁,世道淪陷,陰陽互逆,乾坤崩塌……這個世界將會變成何樣?而你又該如何抉擇? 若將不一樣的歷史,不一樣的江湖,不一樣的妖族,不一樣的修真……這種種融合在一起,將會為我們展現出一個什么樣的世界? 敬請關注《縛天決》給你講述一個與眾不同的仙俠故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她這話一出口,徐子龍險些沒吐了出來,心說就老姐你長的這模樣,還放浪呢,也不尿泡尿照照自己,簡直可笑。不過他臉上沒表現出異樣,板著臉點頭,“那女俠客您為何突然問起我那兄弟呀?”

馬蓮花接茬說道:“在我年幼時,曾被一個高人所救,這些年我一直在找尋救命恩人的下落,想報答當年的救命之恩,只是他老人家就好像從這世上消失了一般,蹤跡全無。昨天晚上我見王小先生打符的手法與我那恩人有幾分相似之處,所以這才想問問清楚。”

徐子龍不知她說的話是真是假,便多留了個心眼,“哦,原來是這樣啊。實不相瞞,對于我那兄弟的師門,我也不甚了解,只是聽說他的師父是個世外的高人,尋常時候都在山里悟道,從不過問凡塵俗世的事情,我看你要想弄清此事,最好還是找不凡當面問問。”

馬蓮花搖頭道:“我那位救命恩人曾告誡我,不可打聽他老人家的下落,我想倘若王小先生真是他傳人的話,也多半不會告訴我實情吧。”

徐子龍想了一想,心說這趙蓮花說的要是真的,那就證明她還算是個知恩圖報之人,秉性應該壞不到哪里去。倘若是假的話,那么她的用意又會是什么呢?且不論真假,我還是把她穩住,等辦完了正事之后再說其他。

想到這里,他開口道:“女俠客,我兄弟曾告訴我,說他的老恩師早年曾周游四海,說不定他就是你要找的恩人,不過既然人家當年也說了,叫你不要打聽他的下落,那么必定有其用意,依我看來,你倒不如把那報恩的心暫且放一放,若要真有緣的話,這份情你遲早能還的上。”

趙蓮花聞言,覺著有理,便點了點頭,隨即她話鋒一轉,“徐兄弟,此番打探明軍的動向,你有何高見?”

徐子龍道:“女俠客,那張雄張將軍可認得你?”

趙蓮花搖頭。

徐子龍微微一笑,“那就好辦許多了,你我只管裝作尋常過客,去白水鎮上走一遭,白天就沿街打聽,夜里你我飛墻上瓦,咱們夜探軍營,你看如何?”

趙蓮花把頭一點,“如此甚好,就依徐兄弟所言去辦。”

說罷,二人再次一夾馬腹,向著白水鎮飛馳而去。大概掌燈十分,兩人一前一后進了鎮子。別說這白水鎮雖然不大,可畢竟也是個鎮子,再加上眼看就要過年了,鎮子里頭家家戶戶張燈結彩,熱鬧非凡,街道兩旁小攤林立,賣年貨的,賣煙火的層層疊疊。

徐子龍和趙蓮花挨著趙雄安營的地方,找了一家客棧要了兩間上房安頓下來。趙蓮花自知模樣駭人,未免引人注目,打草驚蛇,于是就找了條白色的方巾遮住了自己的臉,這樣一來,她這整體模樣就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為什么這么說呢?原來趙蓮花渾身上下,從頭到腳唯一難看的就是她那張臉,若從身材來看,她的身段可絕然沒得半點遐思,個頭勻稱,不胖不瘦,兩腿修長筆直,并且前凸后翹,再加上穿著一身雪白的紗裙,在這寒冬臘月里就好像是個雪中的仙子。只是知道她面貌長相的人,絕不會這么想罷了。

徐子龍見她蒙著白紗之后的模樣,心里泛起了嘀咕,“我說趙大姐,你既知曉自己長得倒人胃口,為何平時不把臉給一直遮上呢?”當然,這話他不好說出來。

兩人在客棧要了些酒菜,面對面的坐著吃喝起來,席間趙蓮花始終沒再言語,一雙眼睛滴流直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心思。徐子龍則在心里頭盤算著,如何擺脫趙蓮花,去找張雄接頭。就這樣,兩人各懷心事,草草用了晚飯。

這時候,外頭夜色逐漸深了,街上的攤點也慢慢散去,徐子龍見時候差不多了,便沖趙蓮花點了點頭,于是兩人便各自回房,換上了夜行裝。

換好裝束,他們自然是沒走正門,而是推開窗子,縱身躍上房頂。踏著磚瓦,蹭蹭蹭幾個起落,便先后來到了官府大宅的屋頂之上。此時宅子里燈火輝煌,巡邏的隊伍一批接著一批,此外,還有一些江湖打扮的人士出出進進。

徐子龍自然知曉,這些江湖人士必定是張雄請來的幫手。可趙蓮花對此并不了解,她見了之后,心中暗道:“這些人是來干什么的呢?干脆,我待會兒找個機會,去抓一個軟柿子逼問一番!”

想到這里,趙蓮花沖身旁的徐子龍使了使眼色,并小聲的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徐子龍這是在演戲,當然不能由著趙蓮花的意思辦事了。他聞言后,稍作思考,而后微微搖頭,“不可,這么做,只怕會打草驚蛇。不如我們潛伏在暗處,探聽一下他們在謀劃些什么,這樣比較保險一些。”

趙蓮花聞言有理,便沒再做聲。

正在此時,大堂的門突然敞開,打里頭走出一票人來,前面的形形色色,都是些江湖人的裝扮,身上都帶著不同的兵刃。走在最后的乃是一個紅臉的漢子,一身銀甲,腳蹬金靴,正是小關公張雄。在張雄身側,并肩站著一個須發皆白,唇如豬肝色,眼角上吊,身背七尺寶劍,一身都是正氣的老者。

對于這個老者,徐子龍并不認識,可趙蓮花一見,心里頭不由猛然一驚。原來這個老頭的來歷非同小可,他乃是大巫山,玄冥洞的玄冥道長,江湖人稱流水劍客稻長藝,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老俠客,背上那把寶劍便是鼎鼎大名的流水青鋒刃,是一把吹毛斷發的神兵利器。這老頭是個正派人,不知有多少綠林歹人死在他的手上。

眾人走至院中,流水劍客止住腳步,回身沖張雄一抱拳,“張大將軍,此番剿滅匪徒,大可包在老道身上,那小山頭里的賊人縱使全綁在一塊,也不夠貧道一個人斬殺的,因此張將軍大可不必煩憂,只管放寬了心便可。”

張雄頻頻點頭,朗聲笑道:“有您老坐鎮,我自然多了十成的把握,在此我先行謝過。您一路趕來此地想必也有些乏累,這兩天就好生歇著,我已命人包了一間客棧,一切花費都由我們官府來出。等到時機成熟,咱在去那二龍山中斬殺賊人。”

老道哈哈一笑,“也好,既然如此,那老道就先行告辭。”說罷,翩然離去。先出來的那些江湖人士,則也紛紛抱拳告退。

徐子龍此時心里那個氣呀,暗說你們這幫人有什么話在屋里頭說就行了,非得跑來院子里大聲嚷嚷,好像生怕別人不知似得。這下好了,那趙蓮花不費吹灰之力就搞明白了你們的用意,這不偷雞不成蝕把米嘛。

張雄送走了眾人之后,便轉身回房。趙蓮花小聲道:“徐兄弟,看來咱們這一趟沒有白來呀,張雄的意圖看來是顯而易見了,他帶兵來此就是為了要剿滅二龍山盤龍洞。事不宜遲,你我還需快快回去,將此事稟告大寨主才是。”

徐子龍點了點頭,沒再多言。而后,兩人再次施展輕功,又是幾個起落,回到了客棧之中。兩人商量先在這里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就回二龍山。

然而,徐子龍哪有半點睡意,待趙蓮花回房之后,他和衣躺在床上等了一個多時辰,估摸著趙蓮花已經睡下,這才重又起床,閉氣凝神,小心翼翼的再次躍窗而出。蹭蹭蹭……,仿若黑鷹一般,轉瞬的功夫便再次來到了官府大院。

此刻已經子時了,大部分官兵都已睡下,不過張雄的房屋燈還是亮著的,這一回身邊沒有趙蓮花跟著。徐子龍便大可不顧其他,徑自躍下屋頂,走至張雄門前,輕敲兩下,“張將軍速速開門!”

張雄正在屋子里頭看書,一聽門外有人叫喚,那聲音還特別熟悉,心里頓時咯噔一下,急忙起身快步走至門推開房門放眼一瞧。“徐兄弟是你!快快進來說話。”

徐子龍點了點頭,閃身進屋。張雄生怕他后頭跟著尾巴,還謹慎的將腦袋探出門外,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陣,見并無他人,這才將門合上。回身道:“徐兄弟,事情進展的如何,你們在二龍山探聽到什么消息了沒有?”

徐子龍點了點頭,而后將自己如何進山,如何當了三軍統帥,以及王不凡如何技驚四座,成了山寨的頭號先生,再加上二龍山聚集了多少賊寇等等,一股腦兒的說了出來。

張雄一聽,頓時眉頭緊鎖,“徐兄弟,照你這么說來,如今二龍山上已經聚集了近兩千人,其中還不乏一些江湖好手,加之二龍山山勢險要,易守難攻,如此一來,咱們該如何攻山吶?”

徐子龍說道:“好在我跟不凡已經打入了敵方內部,并深得震西天王天霸的信任,張將軍你先別急,我先前見你已經召集了不少江湖朋友前來助陣。不知這些人到底能不能信得過?”

張雄答道:“這點你盡管放心,我所請的這些人,無一不是嫉惡如仇的好漢,并且與我交情還十分的好,若是打起仗來,他們必定都能以命相幫。”

徐子龍再次點頭,“如此便好,根據我的觀察,那二龍山中的群賊,多半都是為了有個安身之所方才入伙,真到了關鍵時刻,能拼命的沒有多少。況且那些人魚龍混雜,個個心高氣傲,誰都不服誰。待我回去之后,想些法子從中挑撥挑撥,先叫他們起了內訌,而后咱們再里應外合,一舉拿下山寨,你看可好?”

張雄欣喜道:“好,這樣最好。只是徐兄弟,你跟王小先生身在賊營之中,又如何給我訊號,讓我得知時機成熟,舉兵攻山呢?”

徐子龍微微一笑,“這個好辦,二龍山的地形我都記得清楚,在山門外有一片密林,那片林子邊上有個破土地廟。此處很不起眼,也沒有巡山的賊人。你只需派個腳程好的去那里守著,一旦時機成熟,我便想法兒與之接頭,到時候你只要接到消息,就立馬帶人攻進去。”

張雄聞言后大喜過望,對徐子龍更是贊不絕口,連連夸他少年英雄。徐子龍惦記著趙蓮花,生怕她察覺到自己沒在客棧,從而心中起疑。于是就沒再多做停留,起身告辭。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