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奇幻 > 異域降生

更新時間:2020-02-13 08:42:24

異域降生 連載中

異域降生

來源:落初 作者:極冷 分類:奇幻 主角:醉漢布蘭特 人氣: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異域降生》的小說,是作者極冷創作的奇幻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本書主要講的是:月光下,一隊高階獵魔人正小心翼翼的往威廉古堡內潛去。城堡內部,他們的目標吸血鬼伯爵威廉布魯赫,正被吊在大廳之中慘嚎咒罵。數千根長針不斷刺入他的身體之中,針尖裸露在外的部分不斷燃燒起墨綠的火焰,灼燒著他的血肉,就像融化的蠟燭一般,皮膚下的血肉不斷的滴落。突然闖入的獵魔人隊長看著眼前的景象心中一寒,“準備戰斗!”城堡內突然寂靜,一面落地鏡悄然出現,鏡面中走出一道身影。“原來是來客人了,不知道諸位先生對我的作品感覺如何?這可是我用一位吸血鬼伯爵準備煉成血神子的,還不知道是否能成,諸位不妨先等等,看看會不會發生什么有趣的事兒。”這是一個左道修士流落到一個沒有元氣靈力的世界,然后重新踏上道途的故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勞伯揉了揉酸澀的眼睛,然后開始回放錄像,他要仔細的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情況,根本沒注意到自己今天聳拉著眼袋皮膚松弛,看起來好像突然老了好幾歲一樣。

他仔細的盯著攝像機,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上面,不愿意錯過任何一個畫面。

直到攝像機中的畫面中,床頭下的“金字塔”陡然間四處飛濺,勞伯再也忍不住雙手高舉胡亂的揮舞起來。

他這會兒腦袋里只有一個念頭,“勞伯,你發了,你要成為阿多利亞合眾國甚至是全世界的紅人了!”

飛快的穿上衣服,隨意的收拾了兩下,勞伯拿著攝像機就跑出了大門,他已經忍住要將自己的發現公布于眾了。

走在路上,勞伯已經開始盤算起,自己到底先去哪個傳媒公司發布自己的新發現了。

阿多利亞傳媒公司?不好,他們公司的消息老是比別的傳媒公司慢半拍。

那百年華納傳媒?不行,他們是民主黨的支持者,自己可是共和黨的支持者,絕對不能去他們那里的,這可是原則性的問題。

那就剩下光線互娛傳媒了,對,就是它了,自己就去光線互娛傳媒發布自己的大發現,到時候一定要開一個大大的新聞發布會,廣邀名流明星,最好把斯嘉麗女士也邀請過來,那簡直太棒了。

沉浸在自己幻想中的勞伯,一不小心就碰到前面正在遛狗的物業人員,他沒注意差點讓手中的攝像機滑落,辛虧全面的物業人員反應迅速,一把抓住了滑落下來的攝影機。

“給你!”

這才回過神的勞伯趕緊接過攝像機,一邊查看有沒有損傷一邊連連道謝。

“真的太麻煩你了,要不是你我這攝像機可能就要報銷了,你可不知道它里面記錄著多么重要的東西。”

“不用客氣!”無業人員絲毫沒有語氣波動的回答著。

等到勞伯確認無事后,他這才抬起頭看了下正在遛狗的無業人員。

“你,你,你的臉。”勞伯慌張的結巴的指著物業人員說道。

只見物業人員的臉上的皮膚,赫然變成了白皙的塑料一樣的物質,無口無鼻無眼,只有六個指頭蛋大的黑洞并排顯現在上面。

物業人員輕輕的摸了下自己的臉龐,毫無感情波動的說道,“我的臉很好啊!你的也不錯!”

勞伯聞言頓時一驚,他下意識的摸了自己的臉,光滑、冰冷,充滿了說不出的質感但是全無皮膚應有的手感。他不敢置信的拿出手機,哆嗦地拍了一張自拍。

“啊!!!!我的臉!”

頓時,小區內所有在外邊的人都瞧了過來,連物業拉著的四條狗也轉過頭來,臉上的六個黑洞冷冷的注視著勞伯,慢慢的圍了上來。

“不!!!”

勞伯一下驚醒了過來,他這才發現自己正提著半只襪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瞌睡了個過去,他本能的第一時間就是用拿著臭襪子的手在臉上摸起來。

“還好!還好!全都在呢。”勞伯這才長舒了一口氣,把襪子趕緊扔了下去,這味兒可真是夠沖的。

可能是剛才做的夢太讓人印象深刻了,勞伯出了門后走到小區里,感覺看見誰都怪怪的。

直到他走到小區門口處的快餐店的時候,這才放下心來,心里有些自嘲,“沒想到膽大的勞伯竟然被一個噩夢嚇到了,不過幸好沒人知道。”

帶著一絲竊喜,勞伯叫了一個熱狗坐在快餐店門口吃了起來,不過他仍時不時的看看周圍人的臉龐。

快餐店新來的服務員戴維妮,端著一杯速溶咖啡遞了過來熱情的問道,“嗨!你在看什么呢?這么專注。”

勞伯結果咖啡喝了一口,瞧著眼前少女臉上的可愛雀斑,神情有些迷糊的說道,“沒,沒什么。剛才做了個噩夢,夢到大家的臉都變了。”

“噩夢?臉變了?那變成什么樣了?”少女好奇心十足的問道。

勞伯低著頭抱著咖啡思考了下,一時之間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這時,戴維妮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那你看看,是不是這樣的呢?”

勞伯整個人頓時一怔,艱難地緩緩地抬起頭,只見一潔白的臉龐正貼在自己眼前,六個黑洞死死的盯著自己,就好像自己曾經買到的那只巫毒人偶一樣。

。。。。。。

西蒙饒有興致的看著勞伯先生發過來的大段大段的信息,刪刪減減剔除掉一大片沒有意義的信息,比如我很害怕,求求你救救我之類的廢話后,他已經慢慢還原了這件事情。

可憐的勞伯先生買了一個土著的巫毒人偶,然后不小心弄丟了它,然后人偶回來了,差點要了他的小命,一個很簡單也很無趣的故事。

雖然說兩個世界不一樣,但身為一名鬼道元神真人,西蒙對于鬼魂、惡靈之類的東西還是很了解的。

事故的原因,恐怕還是倒霉的勞伯先生,用了自己所提供的簡單的獻奉儀式,導致兩者之間的陰陽界限模糊混亂,達成獻奉儀式。

怎么說呢,這個巫毒人偶可能還真是土著部落的巫師制作的,不過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東西,應該就是隨手做的小玩意兒。

勞伯先生買了它,隨身帶了好一段時間,兩者之間的氣息互相感應有了聯系,但勞伯不小心丟了它之后,巫毒人偶之中的一點靈隨著氣息跟了回來,尋找它的主人。

這其實也沒什么,這么點靈能成什么氣候,頂多也就是讓他做點噩夢,倒點小霉罷了,沒個把月它自己就會灰飛煙滅。

只是也怪勞伯作死非要見鬼,更倒霉的是還用了西蒙提供的這種坑爹的方法。

這道簡單的獻奉儀式是西蒙根據手頭上有的資料,再加上他以往的經驗胡亂的拼湊的,沒想到竟然偏偏起了作用。

要知道鹽這玩意兒,不論在此界還是瀚海法界都有著驅邪的功效。用鹽將一個東西圍起來就代表對此進行保護,但西蒙提供的這個偏偏在頭頂部位留了一道空隙。頭乃六陽魁首,一身精氣所在,在頭邊留道口子,就好像是在網中灑下的誘餌,不停地散發著香氣。

并且他還在床頭下邊還加了一座鹽做的金字塔,正所謂物有兩面,鹽既能驅邪,但在某種情況下又能招邪。再加上金字塔在此界就有著供奉、獻祭的意思,這就是形成了一個小小的祭壇。

勞伯本來和巫毒人偶之間就有著氣息糾纏,再加上他不斷暗示自己想要見到鬼怪惡靈,這一下兩者之間突然達成了儀式有了契約,兩者之間的界限一下子模糊了,惡靈才能對勞伯出手,索要自己的祭品。

畢竟按照儀式來說,是勞伯將自己的腦袋獻祭給巫毒人偶的靈,以求獲得見到鬼怪惡靈的機會,然后它做到了勞伯所想要的東西,現在就是來取走屬于自己的祭品。

西蒙興致十足的看完所有的信息,很快就整理了全部過程。他眼含笑意,對著方天地又有了些許認識。只感覺此方天道或者說是蓋亞意識可比瀚海法界的天道有意思多了。

“叮鈴鈴!”

電腦上的提示鈴又響起來了,西蒙掃了眼就不在理會,還是這位勞伯先生的求救信息。

不過,這和他有什么關系呢?

作為一名曾經的左道真人,他既不上體天心,下不取人道功德,雖然說渡劫的時候被劈的狠,但是自由哇!萬事都可隨心隨性,哪有那么多條律的約束。

更何況,你說,我一左道真人、旁門大能,豈能干這種幫人驅逐惡靈的小事兒,說出去還不笑死三山五岳的同道們。這是堅決不能干的!

西蒙瞬間就做出了決定,反正這事兒他是不會管的。

畢竟他現在一無法力修為,二無法寶符篆,總不能真用自己教勞伯的方法,迎面就是一口舌尖血噴出去,那多疼多浪費啊!

正所謂舌通心,舌尖血就是心頭血,最是陽氣旺盛,專破陰邪。

人鬼殊途,人屬陽鬼屬陰,雙方互相不見面各行其是,但一旦見了面,那就是互相傷害,陰陽之氣互相消磨,最后只能看誰先玩完。所以勞伯才能靠舌尖血暫時逼退惡靈,不過一個人哪有那么多舌尖血好噴的。

西蒙估摸著,要是勞伯真像他短信里提到的噴出五六次舌尖血的話,恐怕他舌頭都快要被嚼爛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西蒙從勞伯發來的短信中看出些許不同尋常的地方。

這個巫毒傀儡的靈開始的手段他還看的明白,無非就是夢魘、鬼打墻之類的能力,顛倒夢境、混淆現實,讓人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罷了,然后借假弄真,上不得臺面。

但到后邊他也有些拿捏不準了,畢竟按照勞伯所說,這惡靈竟然能夠在白天顯形而不被眾人感知,還能大搖大擺的進入教堂之類人心愿力寄托之地,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才誕生的靈所能做的。

真要是像他說的那樣,這惡靈擱在瀚海法界都能尋一處陰煞死穴之地,自成一片鬼蜮,在里邊稱王做祖了。

西蒙想了想這等惡靈的手段,最終還是決定,罷了罷了,修道乃修心,自己還是從心來的好,莫要參合進去,省得惹得一身騷。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