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奇幻 > 暗黑大法師

更新時間:2019-12-29 07:19:20

暗黑大法師 連載中

暗黑大法師

來源:落初 作者:詩人與鮮花 分類:奇幻 主角:王朝紅玫瑰 人氣:

主角叫王朝紅玫瑰的小說是《暗黑大法師》,它的作者是詩人與鮮花最新寫的一本奇幻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在嚴謹枯燥的魔法領域,對魔法知識的探索就像在一個小小的幾何框架下進行線條的構造,拋卻一切臃腫、華美不實的線條,力求在最簡單的紙張上勾畫出最準確的圖形;  追求魔法真理的道路總是坎坷不安,一不小心就會誤入歧途,如果心中畏懼,就不要試圖踏入這個迷人的殿堂,那意味著你一輩子也無法瞻仰到她美麗的一角。  ——一部嚴謹而厚重的史詩,一段揭開那神秘面紗的奇幻之旅。同樣送給那些像我一樣整日鬧書荒的老書友們。  群:36491882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作為一個傳承了數百年之久光輝家族的府邸,愛蘭堡有著遠超過其他城堡的奢華,這個世界上,家族榮耀大于一切,一個落魄騎士在面對家族榮耀遭到侮辱時,即便是明知去死也會毫不猶豫的拿起長槍。

每一個家族的主人總是會竭力散播家族的榮耀。

不過愛蘭堡的奢華并不表現在它的表面上,傳承越久的家族往往越看重于歷史底蘊的存積。

一個小花園里擺放了一排開著十三片白色花瓣的美麗花朵,散發著絲絲寒氣,這種名為“冰雪女神之容顏”的花朵在北極冰原深處并不難見,相反很多,就像王朝內最平常的野花毫無稀奇。但是這種花出現在不知道距離北極冰原多少里的紅玫瑰王朝,就顯得奇怪多了。

這就是一個古老家族的底蘊,他們總是喜歡花費大量的金幣在一些并不起眼的東西上,能夠讓一個高傲的魔法師耗空核砝,作出一個持久的冰系魔法陣,僅僅是為了讓這種不起眼的小白花開放的更久一點并不容易。

而這些小白花往往持續一個星期就會凋謝。

城堡的中央客廳懸掛著愛爾柏塔家族每一任家主的畫像,比較顯眼的是第一代家主的畫像,并沒有穿著一身華貴的貴族服飾,而是一副辛苦工作的泥石匠的工作圖,這是第一代家主動要求的,后代幾次商議換掉這幅畫像,最后都沒有實施。

在族譜上記載著這位第一代家族的一段箴言:“我的后代只需要散播家族的光輝就夠了,穿著平民裝的只能有一個。我的子孫們,你們如果能夠在父輩的腳步上再往前一步,我將如此欣慰;如果你僅僅是在父輩留下的榮耀下止步不前,也沒有后退,我并不怪罪你;而如果你并沒有一個聰明的頭腦,在你父輩走過的路途上稍稍后退,我只能嘆息一聲。”

事實上,愛爾柏塔家族從來沒有一任家主能夠在父輩留下的腳步下稍微后退,最差的也不過是在原先的步伐上踏步不止。

當代的愛爾柏塔家族的家主,居斯塔夫#愛爾柏塔公爵大人看著這客廳內這些畫像,笑了笑,對身后一個身影說道:“馬爾科姆,你看這些畫像,即便是我的第一代祖先在干活時,雖然穿著一身平民裝,然而太陽的光輝卻讓他的服裝比其他祖先們的貴族裝扮更加光彩耀眼,你看遠處的山脈,真像踩在腳下一樣。我雖然沒有在父輩的腳步上再進一步,但也沒有后退一點,你說以后那些畫家們會怎樣留下我的畫像,像樹一樣高大,還是像人一樣平淡?”

這位被叫做馬爾科姆的老人,一身高貴的魔法裝,胸口除了別著一枚愛爾柏塔家族的藍尾雀徽章之外,還有一枚魔法協會頒發的七尾鳥的漂亮徽章。每個國家的的魔法協會都擁有獨立的徽章,以紅玫瑰王朝來說,一到五級魔法師需要佩戴甘藍草徽章,六到十級需要佩戴香鳶尾花,前者以甘藍草的數量遞增表示魔法等級,后者以花瓣的數量,直至十級魔法師的完整香鳶尾花。

而到了十一級的魔法師,這已是眾多核砝天賦不凡者也不能踏足的領域,這些人佩戴已經是紅玫瑰王朝的國鳥,七尾鳥徽章,而魔法協會總喜歡稱這種鳥為魔法鳥。這是少有的不能釋放魔法,而又能夠隨著成長形態緩慢改變的鳥類,從出生時的第一尾的赤色,之后每隔三年便多出一只尾巴,最終呈現赤橙黃綠青藍紫其中色彩,呈現出彩虹一般美麗的色調,因此七尾鳥又常常被稱作幸運鳥、快樂鳥。

老人佩戴的正是七尾鳥完整形態的徽章,證明他的已經在魔法等級上位列十七級。

十八級以上的魔法師已經不是僅僅靠天賦就能達到,總有人相信,能夠踏上十八級的魔法師都是被上帝恩寵的孩子,能夠帶來幸運,同時有資格宣揚上帝的光輝,這類人往往被統稱為魔法賢者,而在有些國家,十七級的魔法師就已經能夠被列入魔法賢者的行列。

這類人享有的榮耀并不比一個大貴族來的少。

馬爾科姆沒有絲毫老態龍鐘的味道,但是一雙眼已經略顯渾濁,長時間投身于魔法研究對一個精力正在衰退的老人來說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公爵大人,以您的智慧想必比我明白一個道理,能夠守住一份龐大的家業而在幾十年里沒有絲毫后退,也沒有多少前進,這實在要比家業再擴大幾分更要困難,后者只需要您帶領著強大的三劍菊騎士團的勇士們,拿起他們的長槍,明亮的大劍,就可以讓愛爾柏塔家族的光輝散播的更遠,而前者卻需要您的智慧去平衡這份碩大的家業。公爵大人,請恕我冒昧,您這樣一個強大的騎士,竟然還能同時擁有如此的智慧,如果可以,我實在是想向上帝抱怨一聲這實在有失公允。”

向上帝抱怨?公爵大人有趣一笑,幸虧這個國家有三個神圣機構相互爭斗,異端裁決所的步伐暫時還不能染指這份領地,否則他真懷疑憑這個老家伙的口無遮攔的Xing格會不會被拖進那些黑暗的牢籠。

“一個魔法師不應該太會奉承,那應該是騎士貴族們該說的話。”公爵大人說道。

馬爾科姆微微一笑,不以為意。

公爵皺了皺眉頭,這個老家伙實在是一團軟棉花,想敲打敲打也用不上力氣:“馬爾科姆,莉莉婭在你我的引誘下才算走出愛蘭堡,這對一個極少外出的貴族小姐來說,會不會發生不太容易把握住的事情比如對某個小男孩產生興趣?”

“公爵大人,莉莉婭小姐從小都是一個善良的孩子,但是您也應該知道,她也是一個對騎士文學毫無興趣的貴族小姐,那些騎士與貴婦人之間的小小曖昧向來是她所排斥的。”馬爾科姆作為莉莉婭的私人魔法老人,對這個孩子的習Xing自然極為了解,其實他一直有一個小故事沒有告訴這位公爵大人,在公爵眼中貴族禮儀做的像她母親一樣優雅的女兒,其實也是一個喜歡揪自己胡須的小女孩。

公爵皺了皺眉頭,自言自語說道:“只是,我總覺得哪里些不對頭。”

馬爾科姆耳朵倒是靈敏,笑著說道:“恐怕您是在說那個被拉斐爾送到塔蘭圖學院的小家伙有些不對頭才對。”

“的確,一個來自愛泊區的貧困平民,竟能夠讓拜占奧的一個督主教愿意出一點血,將他塞進被吝嗇的多米尼克視作心頭肉的圖書館最高層,這實在是一件奇怪的事,據我所知,那個叫做尼古拉斯的小家伙似乎是一個連魔法都不能學習的廢物,他也不是一個騎士,雖然他的確很勤奮,但是頭腦里哪怕裝上一座圖書館也不能跟一個佩戴有香鳶尾花的魔法師相提并論。”

“也許拉斐爾那個老家伙僅僅是對一個孩子的偶爾喜愛唄了。”

馬爾科姆這次沒有恭維尊貴的公爵大人,他并不想嘲笑這位公爵大人偶爾的無知,作為一個愛爾柏塔家族的家庭魔法教師嘲笑他金幣的來源者,這實在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哦,您這樣一個強大的騎士或許不會明白知識有時會爆發出遠比高階魔法更加絢麗的色彩來。

一陣輕微無章的腳步聲將馬爾科姆從走神中拉過來,這是一個小家伙,七八歲,跑過來就大叫著姐姐在哪里,一副氣惱模樣,落在公爵眼里不由又皺了皺眉。

“阿多爾諾,難道你不知道一個高貴的貴族要時刻嚴謹身為貴族的禮儀嗎,在面對你父親的時候,你更需要懂得這一點。”公爵生氣道。

阿多爾諾此刻并沒有穿著一身貴族裝,反而是一副特制的騎士裝扮,這個愛爾柏塔家族未來的擁有者雖然以自己父親為崇拜對象,做一個強大的騎士,但是其根本原因卻是一個有趣的而固執的念頭,也許是他姐姐在眼中太過美好,完美形象甚至要超過他的母親,以至于這位高貴到生來就能夠擁有一個騎士頭銜的高等貴族在前幾年就說出要做他姐姐守護騎士的話,姑且說沒有一個貴族能夠有讓他做守護騎士的資格,即便是有也應該選擇他摯愛妻子這個角色。

不過說到底,這在大人眼中也不過是個小屁孩的豪言壯語罷了。

“尊敬的阿多爾諾伯爵,我想尊貴的莉莉婭小姐正在塔蘭圖學院的圖書館接受古籍的熏陶,您可以去那里看看。”

姑且不論這個多嘴的馬爾科姆出于何種目的適時提醒了這么一句話,公爵大人也沒有反對,阿多爾多這個小家伙對這個老家伙投了一個贊賞意味及濃的眼神,頓時在后者意味深長的咪笑中揚長而去。

哦,可愛的孩子,愿你純潔的心靈永遠不被污染,馬爾科諾贊道。

落初文學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落初文學原創!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