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女生 > 咬定男神癡癡戀

更新時間:2020-02-13 08:08:53

咬定男神癡癡戀 已完結

咬定男神癡癡戀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八卦衛士 分類:女生 主角:唐碧曼劉 人氣:

《咬定男神癡癡戀》是八卦衛士寫的一本女生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咬定男神癡癡戀》精彩章節節選:一個為愛癡狂的女生,但也被愛傷過,直到遇到了生命中男神,她知道,那是她的幸福,絕對不能放棄,她再一次為愛癡狂,但是誰也不知道最后的結果……...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傷痛的蔓延,不會是無盡頭,因為當黑夜過去,白天再度降臨時,也就是夢醒時分,而夢里的傷痛也將在現實生活中隱藏。分手后的第一天,劉鵬飛在八點整準時地起床。準確地說,是被夢里的痛給驚醒。之前跟兩個女朋友分手,心里卻沒有像這次那么重的失落感,這是為什么?劉鵬飛無神地發愣,思考,絲毫沒有想要下床的準備。“唉,鵬飛,昭邦找你!”床底下志強喊著,然后就出門上課去了。劉鵬飛把頭探出床鋪外,懶懶地看著站在底下的昭邦,問:“有什么事?”“呃……你沒睡好啊?”昭邦抬頭看劉鵬飛眼圈微微發黑,其實不用問也知道就是沒睡好。“呼~作了一夜的惡夢,當然沒睡好。”劉鵬飛爬下床,原本想去漱洗一下,卻又癱坐在椅子上。“我夢到唐碧曼她……拉著雅倫和揚閔的手來找我算帳,說我欺騙了她們的感情,說我浪費了她們的癡心。”“那只是作夢嘛!你不要太在意!”昭邦拍拍劉鵬飛的背,說:“你總不能這樣一直失魂落魄的吧?快點去刷刷牙、洗洗臉,然后我們去接喬羽書出院。”“靠,我可不可以不要去?”劉鵬飛白了昭邦一眼,有氣無力地說:“你又不是不知道,喬羽書他可是恨我恨到牙癢癢的耶!你要我一大早再去跟他吵架啊?昨晚想跟他道歉被轟出來還不夠糗啊?”“唉啊,你們就是太火爆,沒有機會好好談談嘛!”“談什么?喬羽書就是一口咬定我騙唐碧曼,沒有用專一的感情對她。”劉鵬飛聳聳肩,無奈地說:“你還能要我怎么辦?”“那你對唐碧曼……到底是怎么想的?為什么昨天突然就分手?你也不過就是坦承喜歡姿伊,但是這應該可以克服啊!”“這……還有很多原因啦!”劉鵬飛不想多說,拿了盥洗用具就跑出門。昭邦跟著劉鵬飛到了洗臉臺旁,不死心地問:“還有什么原因?”“唉,你煩耶!我不知道啦!”劉鵬飛把臉埋進毛巾里,想用冷水讓自己清醒、冷靜一點。“反正我有挽留她,是她堅持要分的!她說既然我喜歡姿伊,那就該去跟姿伊說,然后就分手了。”“那你真的甘愿讓她這樣離開?”昭邦很不以為然地看著劉鵬飛。“我……”劉鵬飛擦干臉后抬起頭,“我覺得這次跟唐碧曼分手,讓我的心情跌得很重,有種很難以形容的失落感。”“那你……為什么沒有什么行動?”“哎呀,我不知道啦!你不要一直問,又不是要做媒人!”劉鵬飛收了收洗臉臺上的東西,又跑回寢室里。“鵬飛,如果唐碧曼在你心里有那種份量,那就不要讓她這樣難過。不要用你以前對女生的態度來對她,這是很不公平的。”“我沒有用以前的態度對她!”劉鵬飛用力地把漱口杯往桌上一擺,“但是我已經讓出現在揚閔身上的傷痕出現在唐碧曼身上!”“啊?”聽了劉鵬飛的話,昭邦原本有點無法了解劉鵬飛意指的是什么,但是從傷痕猜起答案就應該很明顯。“唉,你讓唐碧曼……懷孕了?”劉鵬飛看著訝異的昭邦,無置可否地點點頭,然后他趴到桌上,聲音微微顫抖地說:“昨天唐碧曼在醫院走廊上人很不舒服,我以為是她跟我吵架后整晚沒睡才這樣,誰知道診斷單出來后我才知道她懷孕了,而且已經兩個多月。”“郭劉鵬飛,你為什么都不會從以前的教訓中學習?”昭邦有點不高興地說著:“之前揚閔的教訓你說你牢記在心,但是你還是讓一樣的錯誤發生啦!”“好了,你不要再說教了行不行?我已經很煩了!”劉鵬飛拿起了背包就要出門。“我沒有要說教,我只是覺得你該有點身為男生的責任感,而不是都讓女生承擔這些事。”昭邦幫著劉鵬飛把房門反鎖,然后跟劉鵬飛一起走出宿舍。宿舍外,感受不到初秋的氣氛,炙熱的陽光在零亂排放的腳踏車上反射出不整齊的炫亮,讓人的眼睛感到些微刺痛。劉鵬飛費了一番功夫才把自己的腳踏車從擁擠的車群中拉出來,騎上后就往醫院的方向而去。“你不是不去醫院的?怎么又要去?”昭邦努力踩著車才跟上劉鵬飛。“與其繼續讓喬羽書討厭,我想我跟他講清楚好了!”說完,劉鵬飛更加用力地踩著車,一點也不等昭邦就先到了醫院。鎖好車后,劉鵬飛跑著上了三樓,打開了302病房的門。病房里,喬羽書正在收拾東西,把一些日用品放進背包里。一看到劉鵬飛走進來,喬羽書立刻擺出一副非常不歡迎的臉孔,說:“你來干嘛?我一個學弟出院有必要勞動你來嗎?”“喬羽書,我沒有要來跟你吵,我是想跟你好好談談,希望你能靜下來。”劉鵬飛走到喬羽書旁邊,說:“第一件事情,我跟你道歉,我不該打你,還讓你住院,對不起。”喬羽書看著劉鵬飛,滿臉不屑,甚至不相信現在在他面前的會是劉鵬飛。“哼,你不用再演戲了!小青學姐就是被你精湛的演技所迷惑,所以才會到現在還不死心,還自以為會找到幸福!”“媽的,我一大早來是要給你罵的是不是?”劉鵬飛一把揪住喬羽書的領口,氣憤地說著。“嗯,是啊!才罵幾句你就露出本性了,沒錯吧?”喬羽書甩開劉鵬飛的手,諷刺地說:“學長,我從大一進來就一直以你為榜樣,沒想到你是個里外不一的人!我想,我該慶幸我沒有學得很徹底吧!”“對、對不起,我剛剛太沖動了。”劉鵬飛看著喬羽書,有點心灰意冷地在床邊坐了下來。“這幾天我的心情太浮躁,所以才會這樣沖。喬羽書,其實我是真的喜歡唐碧曼的,沒有她我的心情會更差。”“誰信你講的話?如果你真的喜歡小青學姐,那你干嘛還喜歡姿伊學姐?你難道不知道心里有著別人,對一個真正愛你的人來說是很不公平的?”喬羽書特意把“真正”兩個字加了重音。“我知道,這我懂。”劉鵬飛刻意逃避喬羽書銳利的眼光,往窗外看著。“昨天,我和唐碧曼分手了,你知道嗎?”“啊?你們分手了?那學姐她……”喬羽書想著昨天傍晚唐碧曼來看他時的神情,確實有那么點憂郁。“分手也好啊!至少……學姐她不用為了一個負心的人整晚睡不著吧!”“喬羽書,我想問,你對唐碧曼的喜歡是什么感覺?”不理會喬羽書的挖苦,劉鵬飛還是看著窗外。“對于小青學姐的喜歡……就是不希望她難過,不希望她每天愁眉苦臉。其實我早就知道學姐她喜歡的是你,只是學姐一直悶在心里不說。我曾經有一陣子想跟學姐表白,但是當我想做的時候,學姐已經跟你在一起了。”喬羽書說著邊嘆口氣,“我一直安慰自己,學姐跟你在一起很好,畢竟學長你是我學習的對象,所以我也就慢慢讓自己的情緒沉淀下來。但是我沒想到你……會讓學姐這樣難過。”“因為這樣,所以讓你跟唐碧曼告白?”劉鵬飛終于轉頭看著喬羽書。“其實我不該這么做,因為這樣只讓學姐更混亂而已。可是只要一想到你讓學姐這么傷心,我就會想陪在她身邊,就算只能當個學弟安慰她也好。”聽喬羽書說得深情,劉鵬飛心里對唐碧曼的愧疚不斷增加。“喬羽書,那我還要再跟你說聲對不起,因為現在我確定愛著唐碧曼,我不會再讓她離開我身邊。”喬羽書看著劉鵬飛,問:“學長,你說的是真的?”“我是很嚴肅地跟你說,也希望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如果還讓你不滿意,那我隨便你扁,可以吧?”“該去求給你機會的,是小青學姐又不是我。我只是不想看到學姐難過。如果有比我更適合她的人,我會比誰都高興。”喬羽書苦笑著,不過他可以感受到劉鵬飛的誠意。“那我們……可以不用再吵下去了吧?”“好吧,我就姑且原諒你。”喬羽書吐吐舌頭,說:“不過,學長,我也要跟你道歉,是我先吐你口水的。”劉鵬飛揮揮手,說:“算了,沒事了。”“那我要當學姐的守護者,隨時監視你有沒有欺負學姐!”喬羽書偷偷地笑了起來。“你喔,心情一好就可以調皮了,真是的!”幫喬羽書拿了背包,劉鵬飛和喬羽書一起到大廳辦出院手續,而昭邦早就在樓下等得不耐煩。“靠,你們兩個男生也有那么多話可以講啊?都幾點了知不知道啊?”昭邦看到劉鵬飛和喬羽書有說有笑地下樓,總算是放心下來。劉鵬飛在走出醫院后,心情的沉重總算是減輕了一半。雖然腳踏車后座載著喬羽書,但他一點也不覺得重,反而快速地朝學校騎去。只要再取得碧曼的原諒,就能恢復到以前那樣了!這一次我不會再讓傷痕發生,因為我愛碧曼!劉鵬飛的心中想著,臉上不自覺地露出笑容,那是這幾天來最自然的一個笑容!一個凄美的戀愛結局,就是把過往的情絲統統砍斷,然后再也不碰觸感情?對唐碧曼而言,在墮胎之后,她就只想好好休息一陣子,暫時把情感拋開,好好地享受大學生活中能上課的最后一年。考研究所?唐碧曼沒想過,暫時也沒這種打算。反正那是下學期的事情,到時再來煩惱吧!躺在家中軟軟的床墊上,唐碧曼慶幸著自己昨晚堅決要回來睡,沒有睡在婦產科那種半軟半硬的病床。那種光躺個幾分鐘就會腰酸背痛的床,絕對不適合一個該好好休息的人。翻身看看鬧鐘,接近中午時分,秒針的滴答聲在屋子里從未間斷,彷彿抓著唐碧曼的心一起跳動。最后,還是跟鵬飛分手了。很多人都說,要讓自己愛的人去追求屬于他的幸福,這都只是安慰自己的話語罷了!如果鵬飛他想追求的幸福就是我,那我還會這么說嗎?唐碧曼望著天花板呆呆地想著。“小青,你有沒有好一點啊?”在唐碧曼清醒沒多久,紫雨就自己開了門進來,手上還提了一大瓶的牛奶,另一手還捧著兩罐維他命。“啊,你怎么來了?”唐碧曼坐起身,但因為身子微微發冷還是緊裹著被子。“是有好一點啦,但還是覺得好累好累,我想還要狂睡個幾天吧!”唐碧曼苦笑著。“那就好好休息,當個幾天的少奶奶吧!”紫雨笑著倒了杯牛奶給唐碧曼,說:“我幫你買了兩罐維他命,你要吃喔。昨天醫生也說了,要補充營養。”“喔,謝謝。”唐碧曼喝著牛奶,臉上的倦容稍稍減退。“嗯,對啦,喬羽書他出院了,今早在系館有看到他。看他好像跟劉鵬飛和解了,兩個人還有說有笑的咧!”“那很好啊!”唐碧曼聽著紫雨的話,雖然喬羽書才是主角,但是一提到有關劉鵬飛的事情,唐碧曼的臉上就不自覺地些微抽動。“那……喬羽書沒有找我嗎?我本來要他今天下午到系館找我的。”“哎呀,他當然有找你啊!不止他找,連劉鵬飛也在找。”紫雨故作神秘地笑著,“你還是很受歡迎的啊!”“少虧我!欠打啊!”唐碧曼舉起手作勢要打紫雨。“好好好,你現在不能激動,OK?”紫雨拉住唐碧曼的手,說:“我跟他們說你在家里休息,所以下午劉鵬飛要來哦。”“啊?鵬飛要來?那我要……要趕快出門!”唐碧曼匆忙地放下手中的杯子,并拿起床邊的衣服套上。“他要來干嘛?我只要找喬羽書啊!”紫雨看著唐碧曼的反應,突然正經地說:“小青,劉鵬飛他跟大家說了,他想努力挽回感情。聽他在系館里那樣講,我是蠻感動的。”“你感動什么?他說了什么讓你感動?如果是因為一時的動情而挽回,我寧可不要。我不想要再愛上……傷痕制造機。我也不是他的玩偶,喜歡就摸摸頭,玩過了就可以丟掉。”頭一次,唐碧曼覺得自己受到了傷害,而且是由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認的“傷痕制造機”所刻畫出來的。“劉鵬飛向姿伊表白了。”“啊?那他這樣叫想挽回?”唐碧曼睜大了眼,心中的失望難以掩飾。原本唐碧曼以為自己大不了賭氣一下,然后接受劉鵬飛的道歉就可以,沒想到劉鵬飛想挽回的并不是自己。“他是想挽回姿伊對他的喜歡是嗎?那……很好啊!他很聽我的話,終于肯去跟姿伊說了。”想哭,唐碧曼卻又不敢在紫雨面前嚎啕大哭,因為昨晚已經在醫院哭過了,也表現出看開一切的樣子。如果現在讓眼淚又流下來,那是不是會被人說是善變?“嗯,你想知道劉鵬飛他說什么嗎?”紫雨看著唐碧曼,心里想著如果再繼續賣關子,唐碧曼待會又會痛哭。“我想……就不用了吧。”唐碧曼頹喪地跌回床上,“他的甜言蜜語,我沒必要再知道,而且又不是說給我聽的。”“劉鵬飛他對姿伊說:‘姿伊,我從大一開始就很喜歡你。或許,是第一次有戀愛的感覺,雖然只是單戀,但你曾讓我努力想引起你的注意,不過我失敗了,而且一敗涂地。’”“夠了,你不要再說了啦!”唐碧曼打斷了紫雨的話,起身跑進浴室里把門關了起來。紫雨跟到了門邊,把聲音提高,繼續說著:“劉鵬飛他還說:‘我今天對你說的這些話,有一些是壓抑了三年多的話,有些則是最近的心情。我想,我對你的喜歡也該告個段落了,因為我已經了解愛一個人該有的責任,而不是因為某些原因去愛,更不是為別人而愛。我從來就沒有說要追求你,因為我覺得你對我來說很遙遠,又有元勛這么好的男朋友,所以我只好默默喜歡。前幾天看到你被打,感覺上蠻心疼的,但我能做的就是站在同學的立場上安慰你。雖然我的舉動讓唐碧曼很不高興,到現在她也還沒原諒我,不過我還是祝福你和元勛,也謝謝你讓我這三年來找到想守護的人。’”紫雨好不容易把劉鵬飛的話都說完,轉身倒了杯水喝。唐碧曼在浴室里聽著紫雨大聲地覆誦劉鵬飛的話,眼淚早就滑了下來,讓她趕緊拿著毛巾擦著。打開門,唐碧曼雖然難掩內心的澎湃,但她還是裝作若無其事地走出來,說:“故事……講完啦?”喝著水的紫雨看到唐碧曼,忍不住笑著:“小青,你真的很愛壓抑耶!明明就感動得要死,還假裝面無表情!”“我哪有感動?有嗎?”說著,唐碧曼的眼眶一濕,剛剛才擦干的眼淚再度從淚腺分泌出來。唐碧曼緊抱著紫雨,說:“你很討厭耶!為什么要跟我說?我才決定不再碰感情而已,你又這樣!”“好啦,你就不要哭了!明明還很愛劉鵬飛,你何必這樣折磨自己?”紫雨安慰著唐碧曼:“我就說了,劉鵬飛他這次是真的想挽回。喬羽書他還說啊,如果劉鵬飛再對你不好,他一定幫你扁。”“呵,他真的這么說啊?”邊哭邊笑,唐碧曼揉了揉眼睛。紫雨抽了幾張面紙給唐碧曼,說:“是啊,趕快把鼻涕眼淚擦一擦,這樣很丑耶!”“那姿伊聽了鵬飛的話,說什么?”“她喔,當然是傻眼啊!”紫雨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就沒看到,姿伊她傻在系館有五分鐘喔,然后就喊著:‘郭劉鵬飛,你竟敢暗戀我那么久?是不是欠扁啊?’很好笑吧?”“哈哈,真的是很姿伊的反應!”唐碧曼捧著肚子笑倒在床上。“唉,你喔,心情一好就可以笑了,真是的!”紫雨無可奈何地苦笑著,“不要笑得太過頭,你還在修養中!”“喔,好啦!”唐碧曼起身喘了口氣,繼續把牛奶喝完。“唉,小青啊,那你會重新接受劉鵬飛嗎?”紫雨擔心地問。看唐碧曼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卻沒有表示要不要接受劉鵬飛的挽回,紫雨心里有種說不出的不穩定感。“我……不知道。”即使感動到痛哭流涕,但是唐碧曼心里很明白,她和劉鵬飛還是需要時間,不只是平復傷痕,還有劉鵬飛心里對姿伊的那份純純愛戀也是需要時間去淡忘。“我已經對自己承諾,畢業前不想碰感情,只想好好上課。為了感情的事,我翹了好多堂課。”紫雨很訝異唐碧曼給她的答案,因為一般人應該會笑著說:“當然會!”可是唐碧曼卻有著反常的舉動。“小青,你這是何苦呢?愛就重新接受啊!我覺得系上難得有你和劉鵬飛這種令人稱羨的系對耶!”“不然你是怎樣?我和鵬飛要為系上爭光啊?”唐碧曼沒好氣地看了紫雨一眼,說:“倒是你,還不趕快給我交個男朋友,不然整天黏著我,煩死啦!”“你管我!”紫雨扮了個鬼臉,又恢復方才的正經,說:“小青,你真的不好好考慮?劉鵬飛他待會就要來找你耶!”“我會自己好好想的。如果鵬飛他真的愛我,那他就該懂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要拒絕他,只是希望彼此都能再冷靜點啊!”“喔,那就隨你!”紫雨也無法強求唐碧曼現在就作任何決定,畢竟她只是站在好朋友的立場,以她認為不錯的觀點來看待這件事情。時間,真的能夠讓人遺忘所有的事情嗎?愛戀以及傷痛,究竟是哪個能夠在時間不停地沖刷中存活較久?“碧曼,動作要快點喔,不然要遲到了。”一個男孩站在唐碧曼的家門口喊著,然后猛按電鈴。該說是男孩嗎?穿著筆挺的西裝,長度恰到好處的頭發,整整齊齊地從右邊旁分,眼睛看起來是那么炯炯有神,笑容卻帶點純真的可愛。看不出來是個已經在上班的人吧?唐碧曼匆忙地提著手提包跑出門,邊說著:“來了嘛!你怎么這么早來啊?不是八點才上班嗎?”“我想跟你一起吃早餐啊!”男孩拉著唐碧曼的手,開心地說著:“七點去吃,八點才來的及打卡,不然你的卡片上都快要被紅色點點占滿啦!”“哼,你也沒好到哪去吧?”唐碧曼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你不過就比我少個幾天的點點而已啊,五十步笑百步。”“呃,至少差了五十步耶!”打開車門讓唐碧曼坐進去,男孩小跑步地從車頭繞到駕駛座,并系上安全帶。“好啦,吃什么?”“唉,你很不浪漫耶!吃什么還要女孩子想啊!”唐碧曼敲了敲男孩的頭,“去Starbucks吧!那里的裝潢和氣氛能讓我想些事情,才不會進辦公室后頭腦一片空白。”“是,我們美麗大方又實惠的創意設計小姐。”男孩笑著發動車,緩緩地駛離了巷口。“你又來了!什么實惠啦!欠揍耶你!”車子里傳來唐碧曼開心的抱怨聲。畢業也快一年了,唐碧曼很滿意自己目前的生活,在一家廣告公司擔任創意設計,整天只要胡思亂想,然后畫出一張張的設計稿。這對唐碧曼來說,算是一份符合她個性的工作。“碧曼,我有個問題耶!”男孩邊開車邊轉頭看著唐碧曼,“你弄出來的設計原稿都很棒,老板也都很欣賞,但我發現啊,都有個共同點。”“嗯?什么共通點?”唐碧曼不解地看著男孩。“很多稿子的底,你都喜歡用斷斷續續的線條重覆累積當背景,而不喜歡整個用色彩渲染。我每次看起來都覺得很破碎,但整體上來講卻又跟要傳達的主題很搭。”“這次公司接的Case是某飾品的廣告,據說是男孩子傷了女孩子的心后,買那條項鍊可以撫平傷痕,可以挽回女孩子的心。我是覺的,如果廣告的主體是項鍊,那底面用線條來襯托會比較有傷痕的感覺啊!”“喔?”男孩訝異地看著唐碧曼,說:“你的腦筋還真好耶!不過,我應該不用買那條項鍊,永遠都不用吧?”“嗯,不用。”唐碧曼短短地應了聲后,撇過頭看著窗外的景色。劉鵬飛,畢業有那么段時間了,你過的還好嗎?找到那個不會讓你有沉重的責任感,然后就會想要好好照顧的女孩了嗎?當車子開過大學的門口時,唐碧曼的心想起了劉鵬飛。盡管身旁有個那么好的男朋友,兩人還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但隱藏于唐碧曼內心對于劉鵬飛的愛戀,卻還未隨著時間的流動而完全消失。傷痕,或許已在心里淡忘,卻不知不覺融入生活中,表現在工作上。這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不算是淡忘吧!早上八點整,唐碧曼準時地坐在辦公室的桌子前,手里拿著鉛筆在紙上胡亂涂著,線條一筆一筆地在唐碧曼的手下成形,那種形狀,就是唐碧曼心里揮之不去的傷痕吧?“碧曼,要不要喝咖啡?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早上也不點咖啡,只喝可可?”男孩從辦公桌的上方探出頭問。把辦公室分隔成一個一個所謂私人的空間,有時還真不好!突然頭頂上出現一個人,每次都被嚇個半死。唐碧曼想著,抬頭看著男孩,說:“我換口味啊!每天都喝咖啡會厭煩的。”“那你要不要?我去對面的麥當勞買。”“你要啊?那我去買,順便透透氣!”唐碧曼站起來,抓起椅背上的短袖薄襯衫穿上。“那好吧!錢拿去!”男孩把兩百元給了唐碧曼,說:“如果怕肚子餓,順便買些東西回來吃吧!”“你豬啊!才剛剛吃完早餐啦!”唐碧曼笑著走出了辦公室。早晨八點多的麥當勞沒有很多人,少了要上學的中、小學生,少了該待在辦公室的上班族,絕大多數就剩下大學生。唐碧曼買完了咖啡,手緊捏著紙袋等待過馬路。她深深地吸了口氣,雖然在馬路旁有車子排放的廢氣,但早晨的空氣質量在一天之中算是較為優良的了。“唉啊,你很煩耶!”唐碧曼身旁一個騎腳踏車載著女朋友的男生轉頭抱怨著:“我都逃學陪你出來吃早餐了,不然你還要怎樣?”“哼,一看就知道你心不甘情不愿!剛剛到現在滿臉大便!”坐在后面的女生忍不住捶著男生的背。聽著兩人的對話,唐碧曼的心底泛起很深的感觸。不知道姿伊和元勛是不是還常常這樣吵鬧?這個男生不錯了,還肯陪。就是因為那次元勛倔強地不肯陪姿伊去吃早餐,我和劉鵬飛才會真正面臨到埋藏于情感表面之下的問題吧。唐碧曼看著身旁還在爭吵的兩人,心里悄悄回想起過去,回到那個令人鼻酸的下午。那個下午,唐碧曼的房間沉浸在一束鮮紅色的玫瑰花香中。但是,浪漫的氣氛卻因唐碧曼沒有立即答應讓劉鵬飛有補救的機會而變得有些僵。“你說,你還不想和好?”劉鵬飛納悶地看著唐碧曼。“我不是不想,而是……我們都需要時間啊!”唐碧曼想要好好地解釋,但卻辭窮。“就是說,暫且給我們彼此一點空間,我的意思是這樣。”唐碧曼的話在劉鵬飛耳里聽起來彷彿就是種拒絕,玫瑰的鮮艷在劉鵬飛眼里開始慢慢褪色。“難道,你覺得我的誠意不夠?還是我跟姿伊的關系還劃得不夠清楚?我愛你,對你有責任。”“愛一個人是不必有任何過于沉重的責任,因為愛情不是相互的責任歸屬,而是彼此體貼、關懷,甚至可以說心意相通。你說你對我有責任,那只不過是想嘗試著撫平你造成的傷痛,對吧?”唐碧曼的語氣開始咄咄逼人。“碧曼,愛你本來就有責任!”劉鵬飛反駁著:“能了解你的感受、想法,能去完成你想要的一切,這都是責任!”“那么,你從過去就背負著太多的責任,從你交了第一個女朋友開始。”唐碧曼心里明白,她和劉鵬飛已經是不可能。唐碧曼一直希望,劉鵬飛能夠真的用“心”來愛她,而不是把原本就屬于愛情的東西歸于責任。如果去了解自己愛的人的感受,替自己愛的人完成某些事情,這些都叫做責任的話,那“愛”這個字里面為何要包含一顆心?“我沒有!我只是想著要怎么讓雅倫、揚閔和你能更開心點,因為我……承認對你們有所虧欠。”“鵬飛,那你就該去找個你沒有虧欠的人愛,用心去對她。如果你真的愛上一個人,你不會把剛剛說的那些事情當成責任的,懂嗎?”“碧曼,可是我……”劉鵬飛的眼眶微微泛紅,“我是真的愛你啊!我到現在才明白,我對你是有感情的!”“鵬飛,我到畢業前都不想碰感情了,我真的很累了。”唐碧曼抽了張面紙給劉鵬飛,“到畢業前還有段時間,你讓自己好好沉淀一下吧!如果那時的你還愛我,我想那就會是真正的愛。”“碧曼,之前我對你太殘忍,為什么現在你要對我那么殘忍?為什么?”聽了唐碧曼的話,劉鵬飛忍不住緊摟住唐碧曼哭了起來。唐碧曼在劉鵬飛懷里看著他哭,也能感受到這股悲傷,原本不想掉下的淚就這么滑了下來。兩個人就這么抱著哭了一下午,然后用淚水把感情一刀兩斷。回想著兩個人都哭腫了眼的畫面,唐碧曼的鼻子一陣酸酸的感覺,眼淚偷偷地在眼角打轉,然后她不自覺地邁開步伐往斑馬線上跨出了幾步。“叭叭叭~”一陣尖銳又刺耳的喇叭聲在馬路上響了起來,緊接著是一陣緊急煞車的摩擦聲。當唐碧曼回過神時,只看見一輛銀白色的車子朝她直奔而來,盡管速度有稍稍減緩,但卻讓唐碧曼來不及閃躲。“啊~”在路旁女性路人的尖叫聲中,唐碧曼手上的咖啡掉落在地面上,褐色的液體流滿一地,而唐碧曼早就倒在馬路上。在失去意識前,唐碧曼看到了駕駛匆忙地下車,他帶著墨鏡,穿著純白色的無袖上衣,以及聽到一聲“碧曼!”的驚叫聲。“鵬飛?”唐碧曼唯一想的到的人,就是劉鵬飛。然后,腦袋中的一切就象是計算機關了機一般,霎時之間轉變為黑暗……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