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女生 > 將在上,君在下

更新時間:2020-02-11 06:28:47

將在上,君在下 連載中

將在上,君在下

來源:掌中云 作者:奇琦 分類:女生 主角:伊云時夏侯幻 人氣:

《將在上,君在下》為奇琦最新力作,本網站免費提供“新書發布!”在線閱讀,無廣告,無彈窗,歡迎閱讀。精彩內容:四年前,他上了他,逃之夭夭。四年后,他是將軍,他是皇子,將軍再次上了皇子,卻又逃之夭夭。被上的只知道自己被上了,卻始終找不出那個,恨不得讓他挫骨揚灰的人……君臣身份,意亂情迷,一場追逐和被追逐的游戲開始了,不知,到底是誰俘獲了誰?是他的命?亦或是他的心?...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一行四人和紅樓用了午膳后,又在街上轉了一圈,伊云時一直強硬的夾在夏侯幻與葉寧馨的中間,防止二人暗送秋波,偏偏如此二人還是談笑自如。 從他們聊天的話語中,伊云時算是明白了,夏侯幻果然爬墻了,而且爬的是左丞相府上的墻,這簡直是氣煞他也,要爬也得爬右丞相的墻,干什么爬左丞相的墻。 葉寧馨與葉不憂正是左丞相府上的千金,兩小無猜之時,夏侯儀便將葉寧馨指給夏侯幻做正妃,除了看他們感情好之外,同時給夏侯幻找了個好岳丈。 伊云時何等的聰明,一聽二人自小定下婚約便明白,這皇帝老兒是為在兒子攢勢力。 想想就覺得虧,皇帝老兒也太糊涂了,選擇那種柔弱連針都拿不起來的女子,不如選擇他,他的父親一定比左丞相好,而且他還會是個好丈夫,可以幫夏侯幻親手打江山,多好,多劃算。 在劃算也晚了,這夏侯幻擺明的已經把葉寧馨放在正妃的位置上了,看來接下來他要抓緊行動了,不然,如何把夏侯幻這個爬墻的小烈馬給抓回來,牢牢的固在自己的身邊? 這換言之,根本不是夏侯幻的錯,他伊云時上了人家之后跑了,四年后回來聽人家有婚約,就覺得是背著他爬墻了,只能說伊云時這人,夠小氣,夠霸道,還不講理……算算,還真是無賴。 “葉小姐,眼看日落西山,你是不是該帶著家妹回府了。”伊云時至始至終就說了這么一句,具有針對性的話。 葉寧馨,早早的便注意到伊云時不友善的目光,只是納悶,他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而且今天二人也是第一次見面,他又為何如此的針對她? “伊將軍說的極是,我與家妹是該回府了,不然父親大人要擔憂了!”葉寧馨一貫如水般的柔和的聲音,道出綿綿謙和的話語。 “姐姐……現在剛過未時而已……我不想回去……”葉不憂望了望天邊的日跌,只是偏西了那么一點點而已。 “待字閨中的女子,就應該好好的呆在府上,你們這樣出來丞相大人應該很為難吧?”伊云時見縫插針,他看出其實葉寧馨也不想走,所以,再一次祝她們一臂之力。 夏侯幻見伊云時話說如此的不留情面,冷冷的挖他一眼,隨即轉頭溫和的看向葉寧馨道:“這天色是不早了,寧馨你就帶著不憂回府,我與伊將軍還有點事情要辦,不能送你回去。” 既然夏侯幻都開口,葉寧馨當然不能反駁了,即使有十萬個不愿,也不行:“那好,寧馨與家妹就此告別二皇子與將軍。” 夏侯幻滿意的點頭,葉寧馨就是他心目中的溫文而婉知書達理的好女子,選作正妃的確夠格。 “伊云時……”葉不憂被葉寧馨拉著,最后依依不舍的喚著伊云時的名字,可惜那人并沒有搭理她。 “伊云時,你出于何意,為何執意要讓寧馨回府?”夏侯幻望著逐漸消失在視線里的女子,側頭,盯著伊云時冷冷的問道。 “出于何意?二公子,我可是什么意思都沒有。”伊云時聳肩說的很是無辜。 “最好是,你也該離開了,本公子還有事!”夏侯晨下了逐客令。 伊云時靈機的轉了轉眼球,試探性的問道:“二公子這會兒是要去雨花樓?” “伊將軍似乎知道的太多了?”夏侯幻一臉我會滅你口的表情。 伊云時擺手示意:“不多不多……只是師弟告訴我的一點點而已,其實我還想知道更多,不知公子可否有意詳談?” “你覺得呢?”夏侯幻審視他臉上浮現的真誠,直接忽視。 “我覺得可以,誰會背叛公子您,我都不會。”這話說的倒不假,他心心愛著的家伙,怎么可能背叛他,疼還來不及呢? “哼!本公子不是三歲孩童,這等花言巧語拿來騙騙雨花樓的姑娘與小倌還是挺有用的,對本公子,還是免了吧!”說完負手離去。 伊云時站在原地,那是一個心傷,他明明說的是實話,為何?為何他就是不信呢?果然是爬墻了,想把他甩掉了…… 不管夏侯幻會不會發怒,沒經同意他就跟在了他的身后。 夏侯幻本想呵斥他,但,又覺得跟他明面上翻臉不值得,他現在是百姓敬仰的將軍,皇上寵愛的大臣,更何況一條大路多走人,他能走的路,伊云時亦能走。 如果自己無緣無故的呵斥他,到是給他反擊自己的理由,得不償失,既然這樣就讓他跟著,只要忽略他,或者當他是一只蠅蟲就可以了。 伊云時可不知他是怎么想的,本以為夏侯幻會喝住他不讓他跟著,就連最嚴重的跟他翻臉他都想到了,沒想到這人竟然任由他跟著? 難道是他良心發現自己對他的好?或者他了解了自己的心?嗯……很有可能,伊云時摸了摸下巴,繼續跟著他的腳步走。 不多會兒,便來到雨花樓的門前,夏侯幻真是完完全全的忽略著伊云時的存在,直奔那間房間。 伊云時昨日便從夏侯丞那里聽來了消息,更何況四年前那間房間是他們一同住的,就算沒有夏侯幻在前引路,他也可以輕而易舉的找到。 二樓的蓮花間,夏侯幻坐在里面,伊云時站在門外,這一里一外,一坐一站,到時有幾分意思。 也許是站在那個位置的問題,伊云時突然考慮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這夏侯幻找他四年?他到底有沒有見過那個人的臉? 不過,現在可以確定沒見過,不然他怎么可能好生的站在這里。 即使知道答案還是忍不住的想去問問,可能是因為知道夏侯幻是怎么想的吧。 “誰允許你進來的!”夏侯幻的語氣略帶不爽,似乎就沒爽過。 “那個……我只是想問問公子可見過你要找的那個人?我在京城認識的俠士公子們不少,或許見過呢?”一個多年未回京的將軍會認識什么俠士公子?誰信伊云時說的話誰就是傻瓜。 如果知道那人長什么樣,四年前他就應該是一具尸體了,還能等現在:“不必了這件事還不勞煩將軍操心。”很顯然夏侯幻不是那個傻瓜。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