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 > 盡在江山

更新時間:2020-02-14 06:13:12

盡在江山 連載中

盡在江山

來源:落初 作者:厄運降臨時 分類:歷史 主角:余溫銘凌蘭鎮 人氣:

厄運降臨時新書《盡在江山》由厄運降臨時所編寫的歷史風格的小說,主角余溫銘凌蘭鎮,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少年慢慢崛起,朝代也在慢慢更替,誰能走到最后,這江山最后又會是誰的江山,崛起的少年?強勢的烏蘭?還是風雨搖曳的大華王朝?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嗯?我什么時候騙人的,我怎么不知道。”看著蘇紫妍在那哭啼著,余溫銘十分糊涂,因為他實在想不起自己什么時候騙的她。

“大哥哥,你剛才不是說一定會來找我的。”

“額,紫妍,這個,其實我是找了你的。剛才我跑了很遠的,結果沒找到你,然后我又跑了回來,一路慢慢的找,這不,你看,這不是找到你了嗎。所以哥哥剛才沒騙你、沒騙你。”余溫銘也開始狡猾的應對這越來越聰明的蘇紫妍。

“真的?”

“嗯。相信我,現在不會不管你的。”

“那就是以后不管我了。”蘇紫妍不知道是真的生氣了還是鉆牛腳尖,對余溫銘也抓字眼了。

“哎呀,先別管這些了,我們還是趕緊走出這山吧。現在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我們換個方向,從森林里穿過,繞過剛剛的那些山賊。”余溫銘趕緊的岔開了這個話題,畢竟在逃難期間,他一直覺得多帶一個人,會不方便許多,尤其是被帶的這個人在一定程度上還是個累贅的時候。他從遇到蘇紫妍的第二天起就決定給蘇紫妍找個好人家托付出去,但在這期間他還是會保護好她的。

“嗯,大哥哥。”“那個,大哥哥,我~”

“怎么了有事嗎?紫妍”

“我~我走不動了,你可以背我走嗎?”蘇紫妍垂下了頭,因為她知道,現在的她已經成了余溫銘的包袱了。

“腳痛了吧,叫你一直強忍。來吧,上來吧。”說完,轉過身去,蹲下了。

蘇紫妍此時非常感動,在她看來,這是對她的愛,不拋棄,不放棄。

掛著幾顆淚水,蘇紫妍爬到了余溫銘的背上,16歲的少爺余溫銘身體并不壯實,一個月的逃亡生活只是讓他的小身板變得能經得起折磨而已,但這肩膀依然讓蘇紫妍感到安心。余溫銘心里本也不愿意背著蘇紫妍在這山里跑,但他現在不能把她丟下,所以他還是主動的背了蘇紫妍。當蘇紫妍貼近他身體的時候,他咬了咬牙,準備用力站起來,可當他站起來時卻發現,她是這么的輕,當他用手托著蘇紫妍的臀部時,他發現她是這么的嬌小。

頓時,余溫銘的心情輕松了不少,因為背著蘇紫妍比他預計的要輕松的多。

就這樣,他們二人向叢林里進發了。當他們估摸著繞過了剛才的強盜后,他們回到了原來的山路了,畢竟天黑了,那夜路也不敢走,打火石在包袱里也沒拿出來,期待著路過的人有多余的火種分給他們一點,或者跟著他們走。

在久等無果后,他選擇鉆木取火了。畢竟這是一項費時的體力活,他也不愿意去做,可沒辦法,天黑了。即便在有火的夜晚,一切都要小心,指不定哪兒就出來了幾只野獸。

蘇紫妍躺在余溫銘的懷里,情不自禁地說道:“大哥哥,我餓。”

“睡吧,睡著了就不餓了,相信我,哥哥我在這替你看著,說不定一會兒你醒了就有肉吃了。”

“嗯。”說完,蘇紫妍的小臉就在余溫銘身上蹭了蹭,然后就睡了。

余溫銘不敢睡,在這不熟悉的山里,不管有什么樣風吹草動都要打起警惕,預防危險。在無聊的時候,他也只有摸摸蘇紫妍的頭和捏捏她的小臉蛋,這能為他心理帶來一絲安慰,讓他覺得這一切也是值得的。

······

第二天很早,蘇紫妍就醒了,也許是在余溫銘的懷睡的很舒服吧,今天的她充滿了活力,只是沒多少動力,畢竟餓了快一天了。

“大哥哥,我們去山上打獵,明天再趕路行不?”蘇紫妍摸著自己的肚子看著余溫銘,希望他能同意這個決定。

余溫銘昨日趕了一天的路,再加上晚上又沒有好好的休息,現在是累倦交加,可是現在如果他睡了,意味著這個白天將會很快過去,也就注定了今天也是饑餓的一天。于是他同意蘇紫妍的想法。

“那好,你敢和我分開一會嗎?我們分頭尋找食物,機會也要大點。”余溫銘也看著蘇紫妍這小丫頭,他知道蘇紫妍現在是極其依賴他的,但為了生存,他不得不這做。

在猶豫一會兒后,蘇紫妍還是答應了,“不過,這次大哥哥不能再騙我了,再騙我是小狗。”

“好好好,依你依你。那就這樣,我去打獵,你去看看這附近有沒有野果,別跑太遠,要記得路,差不多就行了。然后在這集合,沒看到我之前你還是在這找個地方藏起來,別被那些壞人發現了。”說完余溫銘和蘇紫妍就分開了,沒過多久就消失在森林里。

在這滿是雜草的森林里,打獵談何容易,在久尋無果后,余溫銘還是向著那個湖前進了,他心里也在求菩薩保佑,那伙強盜走了。

這湖在山里面,面積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很狹長,他也找了個遠離昨天被打劫的地方捕魚。

余溫銘現在唯一的工具就是在樹上取的結實點的樹枝,然后用牙撕出了尖利的一頭,脫下衣物,向那水中走去,然后站在那兒一動也不動,靜待魚的出現。

蘇紫妍在森林里亂轉,她也不知道該去那找野果,這附近高大的樹木使她的視野也受到阻礙,效率極低。

在忙了大半天后,他們都回去了,余溫銘還是叉到了幾條魚,蘇紫妍也找了一些不知是什么的果子。在又一次艱難的取火后,他們開始享受今天的勞動成果。雖然烤得是白魚但他們吃的有滋有味,這可是在辛苦兩天之后一頓能吃飽的晚餐啊。在吃完之后,余溫銘拜托了蘇紫妍暫時守一下夜,自己先睡了,讓她熬不住時叫醒他,輪換守夜。

余溫銘一覺睡到了天亮,在他剛睜眼的時候看到了明亮的天空。他十分驚訝,因為他覺得蘇紫妍也是十分的堅強,守了一晚上的夜,不過下一秒他就看到了現實,因為蘇紫妍在他身邊蜷縮著睡著了。余溫銘感到非常幸運,這一晚他們是安全的渡過去了,他也不怪蘇紫妍,畢竟她的出發點也是好的,也有可能當時她想的就是就閉一小會兒眼吧。

余溫銘站起來了,也許是他的動作太大,也許是蘇紫妍一直拉著余溫銘的衣服,蘇紫妍也馬上就醒了。在看到眼前這狀況后,她也明白現在發生了什么,她向余溫銘道歉。余溫銘也一直安慰著她。當她心情平復后,一行二人繼續上路了。

經過一晚的休息和昨天的補充能量,兩人此時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行走的速度也快了不少,終于在下午他們走出了這深山。

“前面兩個,你們是干什么的。”一個護衛模樣的人在那吼著。

這是一隊車隊,有兩個騎馬帶刀護衛,和一輛馬車。

“我們是逃難的,剛從山里出來。”

“逃難的?你們怎么逃到這里來了。”車中一個中年的女聲傳了出來。

余溫銘也奇怪,逃難逃到這來很奇怪嗎?一路跟著山路就走過來了,路上又沒有其它路可走,不到這到哪?

“那請問,我們為何不能到這兒。”

“哈哈”那位中年婦女有點高興,但又有點貓看老鼠的語氣說道:“小兄弟,你可知道這里是誰的地盤嗎?”

余溫銘有一絲不安,趕緊問道:“誰的?”

“烏蘭的。”“怎樣,小兄弟。是不是后悔逃錯了位置。”此時車夫掀開了門簾,中年婦女饒有興致地看著余溫銘他們,等著看他們的反應。

而余溫銘一臉懵比,完全搞不清現在的狀況。現在的他唯一要搞清楚的就是要怎么逃出去,他可不想在這就夭折了。

“這位夫人,請問你是烏蘭的人嗎?”余溫銘試探著問道。

“正是。”這位中年婦女也毫不避諱。

“完了完了,我們怎么這么倒霉啊,走到那兒不好,走到這來了,走到這就算了,遇到的第一個人怎么還是烏蘭的。”余溫銘心里一通抱怨后,也認清了現實。不過他打算求饒,看看這位婦女能不能放他一馬。

“這位夫人,我們只是路過的平民,現在我們也擋著您的道了,我們馬上滾馬上滾。”說著說著余溫銘就慢慢的后退了。

“既然來了,也別走了,我們府上還缺些丫鬟仆人,你們兩個就去做做吧。這兵荒馬亂的,也能給你口飯吃。”這位中年婦女也善良,想給他們一條活路。

“夫人你就放過我們吧。這丫頭也還小,就放過我們吧。”

躲在身后的蘇紫妍也拉了拉余溫銘,想和他一起共進退。

其中一個騎馬的的護衛大吼:“虞夫人這是發善心,叫你們去你們就去,哪那么多廢話。”

“小李,別嚇著他們了。”“這位小兄弟,你再想想,跟我走了,我保你們兄妹二人平安,也能給你口飯吃。”這位中年婦女也在勸著余溫銘,看著他們兄妹可憐,想讓他跟著一起走。

但余溫銘判斷不了這中年婦女說的話的話的真假,但現在也沒有其他的路可走,也只好答應了。在他答應的同時,也做好了找準時機,隨時逃命的準備。

但這兩個護衛看的太嚴了,余溫銘一絲空隙都沒看到,就這樣天黑了,但他們不休息,還在趕路,余溫銘此時絕望了,因為這意味著他們馬上就進入烏蘭的大本營了。而進了烏蘭的大本營,即使是插翅也難逃了。

在天黑后大概半個時辰,遠邊的出現了一團明亮的火,余溫銘也慢慢的感到了絕望。隨著越來越近,他看到了三個字

———黃石城

·······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