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 > 我在古代做天王

更新時間:2020-02-13 08:24:15

我在古代做天王 已完結

我在古代做天王

來源:落初 作者:柿豆辰唐機 分類:歷史 主角:徐徐程靜 人氣: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的是網絡作家柿豆辰唐機的原創小說《我在古代做天王》,主角徐徐程靜,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書中主要講述天朝盛世,萬國來邦。李太白徒步丈量大地,十步成詩,縱橫萬里,揮斥方遒。杜大甫為官半生,一朝不得志,轉身便歸隱了桃源,抬手就寫出一千五百首傳世佳作。女皇至高無上,蹲坐龍椅,一朝玩心起,瞬間便把整個天下拋在了身后。書生醉酒,俠士負劍。這一年,一無是處的鄉下少年,得到一部智能手機……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子青覺得自己這幾天很背,本以為可以順理成章的從副轉正,坐上刊文主筆的位置,結果文館的幾位創始人根本沒考慮過他的感受,直接公開招募主筆官,甚至連招募都是走個過場,位置早就定好了,根本沒自己的份兒。

難道就因為我沒送禮么?

何時才能有出頭之日?

子青覺得很悲憤,蒼天不公啊!

可更悲憤的是新來的主筆官是個二愣子,腦子被驢踢了,第一天上班便打破常理大干一架,而且罵人時污言穢語,一點沒有文人風范,是在有辱斯文,害老子挨了一頓臭罵。

我葬你爹的!

子青心情敗極,不知不覺想起徐徐的這句名言,憤世妒俗的狠狠吐槽了一句。

在同事們異樣的眼神中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大概是由于吵架的緣故,往日里經常和子青告別的同事們全都視他而不見,變得多了一些冷漠。

心情沉悶之下,子青默默收拾案桌,準備下班回家,茶杯里的茶水早已涼了,但出于勤儉節約的美德,子青想也沒想便悶頭把茶水干完,然后抿了抿嘴,略帶疑惑的又端起茶杯瞅了瞅,今天的茶有點甜?

快點苦盡甘來吧……

“子青,這份報紙是你批準刊印的?”李成德飛快從樓上跑下來,臉面不善,聲音冷淡問。

子青接過報紙看了看,沒發現哪里有問題,便低頭恭敬說:“是我批的。”

“你他媽吃了熊心豹子膽?”李成德勃然大怒,把報紙狠狠扇在子青臉上,怒喝:“妄議朝政,抨擊國策,誰給你的膽量?就算東朝先生都不敢這么做,你算哪根蔥,想讓我們文館陪葬是不是?”

“我……”

“你什么你?”李成德臉色鐵青,“若不是看在你對我們文館忠心耿耿,我今日便讓你滾蛋!”

“我沒……”

“你沒什么沒?若再有下次,我便讓你吃不了兜著走!”李成德食指緊繃戳著子青的胸口,恨不得將這丫大卸八塊,最后狠狠瞪了他一眼才轉身回樓上。

天朝雖然很開放,有萬國來朝的氣象,周圍諸國無不臣服,對言論監管很寬松,所以報紙和民間可以評論時事,但要有限度,而且言語得委婉,直接把矛頭對準某一朝堂大佬,你他媽自己死不夠,還要拉我們陪葬?

子青很委屈,覺得自己冤枉至極,上一位刊文主筆辭工,自己也順理成章的接手屬于主筆的工作,上頭沒人管,本以為可以一抒胸意,大展胸中抱負,對以前看不慣的,不能說的,上頭不會準的東西當然要乘機發泄一下……

以他的想法,自己有幾分幾兩自己清楚,肚子里沒貨,寫不出詩詞,卻想搏名聲,想出人頭地,唯一的方法便是大放厥詞,引起高官和百姓的注視,激起群眾的熱情,制造社會輿論,這樣你自然可以一炮而紅。

子青沒覺得自己哪里不對……

又被李成德罵了一頓,子青忐忑的胡思亂想,會不會給李成德和幾位創始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懷著郁悶又低落的心情,唉聲嘆息,正要長長的深吸一口氣,卻見下班路過自己身邊的同事突然放了個屁!

噗。

好像拉屎一般的聲音,褲襠都快嘣扯了。

那氣味比臭豆腐還臭十倍!

對于一個有潔癖,平日里看見茅坑里的屎都覺反胃的人,子青只覺嘴里仿佛真吃了一口屎一般,有茅坑里的味道在氣管里回蕩……胃中翻江倒海,險些一口把午飯給噴出來。

“子青兄,不好意思哈。”趙六子尷尬的笑笑。

子青啞口無言,伸手不打笑臉人,想發泄又發泄不出來,只得嫌棄的揮揮手,示意你趕緊滾蛋。

“子青兄,要不我請你吃晚飯吧……”趙六子人很老實,面相忠厚,心里過意不去,想賠罪。

“不必了。”

子青才開口說話……

噗。

撲啦啦。

響屁嘣得褲襠炸氣,宛如獵獵大旗,令人升起置身糞坑的錯覺。

“子青兄,我真不是故意的,沒控制住……”趙六子尷尬得要死。

子青正欲開口……

噗嗤!

無比響亮!

“……”

“……”

子青這次學乖了,死死閉著嘴巴不開口,臉色憋得通紅,咬牙切齒的指著樓梯口,示意你這臭屁簍子趕緊滾蛋,不然老子就葬你爹的!

趙六子心知把人家得罪了,也明白子青今天心情肯定不好,投去一個歉意的眼神,滿懷無辜的三步一回頭。

“子青哥,你還不下班啊?”林晴眨巴著眼睛,路過時問了一句,隨后便發覺這里好臭啊,看子青的眼神也異樣起來。

這時其余同事也三五成群的一起往樓下走,路過時全都皺起眉頭,用手在嘴巴前扇著空氣,看子青的眼神想讓他找地縫鉆進去。

欲哭無淚,老子沒放屁啊,你們看毛線。

越來越多的異樣眼神讓他無地自容,臉都憋青了。

你們污蔑我!

子青在內心里怒嚎!

想開口解釋,卻發現只要張嘴,嘴巴里便會“嘔”一下有東西沖上來,只得死命捂著嘴,保持住自己最后的尊嚴,若是在這里吐了,臉就真掉地上撿不起來了。

用目光注視準備下樓的同事們,子青也憤恨的準備回家,可他才走了兩步。

“挖槽!”

噗通!

狗啃泥!

剛剛路過的同事們,駐足回頭觀望,見是毛筆把子青滑到的,心里明白肯定是有人的衣服掛著桌邊的毛筆了,掉下來也沒發覺。

子青齜牙咧嘴的爬起來,面對眾人保持難看的微笑,頭可斷血可流,風度不能丟。

眾人報以善意的微笑,有好心人把子青攙扶起來,正要下樓的同事們一看,不好再走了,也都過來七手八腳的幫子青拍打衣衫上的灰塵。

徐徐也早就關注這里了,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暗暗震驚狗屎糖的強悍,卻沒有見到子青哭,因為他說過,子青要是不哭,就跟人家的姓,得改姓!

所以他佯裝下班,路過眾人身邊,聽著大家對子青的調笑。

“子青兄,你這是干什么?”

“子青哥,哪怕我們關系好,你也不用對我等行如此跪禮吧?”

“是啊是啊。”

“快起來。”

“您身子金貴,可不敢這么跪。”

“是啊是啊。”

突兀的聲音:“哎呦,子青兄,你放這么多屁,你不會是拉褲子里了吧?”

“……”

“……”

噗呲。

那拉稀的聲音如此清晰。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