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 > 大唐文王

更新時間:2020-02-13 08:17:46

大唐文王 連載中

大唐文王

來源:落初 作者:北漂珠峰 分類:歷史 主角:羅淋牛二 人氣:

北漂珠峰新書《大唐文王》由北漂珠峰所編寫的歷史風格的小說,主角羅淋牛二,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本小說寫的是主角羅淋來到大唐的從政故事!面對機遇和挑戰,是應該抓住,還是碌碌無為的過活?一切只在轉瞬之間,看主角是如何玩轉大唐!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過了許久,馬終于停了下來,眼前是一個軍營,看門的守衛等確認之是自己人之后,立刻放行。這時,由于馬騰我也堅持不住,昏了過去。

“碰!!”我和牛二被扔下了馬。我由于昏倒了,毫無知覺,也沒受傷。可牛二就同了,他反復針扎,這一扔哪里還有好的?當時就摔的滿臉是血,只痛的唉唉直叫。

“誰在鬼叫?膽敢打擾本爺休息!活動不耐煩了?”說著就從中軍大帳旁邊的大帳里走了出來。臉色較為蒼白,一副酒色過度的樣子。當他看到牛二在哭叫時,眼睛一亮,好似發現了新鮮的獵物

“唐人?哈哈哈,本爺這兩天無聊的很呢。正好正好!來人!給本爺搬個凳子來”

“是,王子殿下”一衛士道了聲之后,立馬跑去搬凳子去了

“唉唉,你們一個個看著我做什么?別停,接著打,好不容易遇著個唐狗,還留他做什么!打打打,誰要是能夠玩出個花樣來,本殿下重重有賞!”

這下,甲士們眼睛都紅了,一個個擦拳磨掌,暗自想著拿出玩人的拿手絕活來,要是讓王子殿下看重,那今后好日子就不遠了啊!

“求求你們,求求你們,太子殿下不要啊!我愿為你做牛做馬,請你不要打啊!我很勤快的啊!真的!求求你了”一邊哭,一邊喊道,說完還不停的磕頭

王子殿下走了過來,地下頭看了看他:“你愿意做我的牛馬?”

“對對對,只要你別打了,我愿意為你做牛做馬啊!求求你啦,王子殿下,小的會記住你的大恩大德,嗯嗯還有,還有,給你立長生牌,日日給你燒香!求求你啦!”不停的磕著頭

“哈哈哈哈,聽聽!啊?還有唐人想為我做牛做馬!我呸,你配嗎?立長生牌?什么?你在咒本殿下早死啊!來人給我打,哼,想我死?本王子就讓你先死!給我打死他,然后將他尸體砍碎了喂狗!哼!”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們求求你們。嗚嗚嗚。。。。,爹爹啊,你在那?救救我吧!”

“哈哈哈哈哈!”那王子和士兵們看到他那個樣子轟然大笑,有幾個拿著鞭子走向他

“嗚嗚嗚。。。,不要不要啊!”一邊哭喊,一邊爬著倒退,鮮血在地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記

旁邊離他近的士兵聽的不耐煩了,拿著鞭子一鞭鞭打向他。他哭天搶地,大營里的人紛紛大笑著看熱鬧,有的還跑到牛二面前踢他,做著各種姿勢戲耍他,牛二已經叫不出聲來了,可士兵們孩子繼續。又開始的遮擋到任由士兵抽打他。直到、、、、直到再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打他的士兵走過去探了探鼻息,最后,確定他已死

“殿下,他已經死了!”

“什么死了?這唐人這么不經打,就這兩下子就死了!呸,真晦氣!哼,來人將他拖去喂狗!不,他這樣的孬種狗都不吃。把他扔了扔的遠遠的!”

“是!”士兵拖著牛二的尸體走了

“嗨呸,就扔這吧”一個士兵對另一個說道

“這成嗎?”

“怎么不成,距大營有好遠了呢!咋們還要早點回去喝馬Nai酒呢!”

“對對對,聽你的!”

“碰!”牛二的尸體被棄在了這無名荒野,無人知曉,無人問津。夜越來越黑,好似要遮住一切。風呼呼的刮著、、、可在軍營里還在發生事情。

“咦!那個人也是唐狗?”

“是的王子殿下!”

“哈哈哈哈!太好了沒想到還有一個唐狗,來人啊!”

“在!”

“將他弄醒!我倒要看看到時他會是個什么樣子!真是期待啊!你們說說他是不是也像剛才那個唐狗一樣啊?哈哈哈哈!想想都令人發笑”

“那是那是!殿下說的是!他一個唐狗看到了殿下你那還不是跪下求饒!”

“哼,一個唐狗而已,求饒?哼,在本王子眼里還不如一只狗!”

“那是那是!”

“嘩!”

“誰?誰他媽這么沒道德?不知道灑水在人身上會著涼嗎?再說了,等等,你要干嘛?”只見一個穿這皮甲的人向我打來,靠,那還得了?我嘩的一下閃開了

“我靠,想打架?我跟你說啊!別看你人高,也怕菜刀,別看你功夫好。我用磚頭照樣擱到,你信不?”我邊說邊退決不讓他近身,這可是保全自身的首要基本

“哈哈哈,我說百夫長,有人懷疑你的能力,你該怎么辦?”

“秉王子,看我西塔里撕碎他,證明給你看!”

“好,不錯,這才有我草原人的風范!趕緊上,本王子還要看熱鬧呢!”

“是!”說完就看向了我

“小子,你就等著我把你撕碎吧!”

“等你?我了個去,你以為我傻啊!還要等你來!”說完就繞著軍營跑了起來

“來呀,來呀!有本事你追我啊!快點快點,別像個烏龜兒子一樣!”

“啊啊啊啊,臭小子,你等著,看我不活撕了你!”

“有本事你盡管來,你不追上就是我孫子!”

“好,追上了你就是你孫子。我呸追不上才是你孫子!啊啊啊!都不是!小子我要殺了你”十分憤怒的追著

“加油加油!唉唉唉快點,西塔里,馬上就要追上他了!唉唉唉,好可惜啊,就差那么一點!”人群沸沸揚揚,時而興奮時而垂足頓胸,好不熱鬧

“來人!”

“在!”

“外面怎么回事?”

“起秉大汗,是我勇士在砍殺唐人!”

“哦!什么?”他一下子從汗王椅跳了起來,臉色變了又變

“怎么回事?難道這里有唐人出現?這這。。。”說完在屋里來回輾轉

“大汗你沒事吧?”那衛士問道

“沒事你出去吧!”說完坐了下來

“去,將所有將軍請來,一并將呼延海林叫來!”說完他才輸了口氣

不一會兒,三三兩兩的人來到中軍大帳。一個兩個打著招呼,還有的耷拉著衣服小聲抱怨著,不過在進了大帳之后都自覺的閉了嘴

“碰碰!”

“誰?”呼延海林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由于曾經遭遇刺殺過,不的不這樣久而久之,就已經養成了習慣

“二王子殿下,是在下!大汗侍衛”

“哦!是你啊!這么晚了有何事?”有些疑惑的看著他

“大汗有請!”

“你可知道何事找我?”不知,不過大汗將所有的將軍們都叫去了!”

“哦,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殿下!”

“到底怎么回事?這么晚了!難道是緊急軍情?要不然怎會將所有將軍叫去!”“哦,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殿下!”

“到底怎么回事?這么晚了!難道是緊急軍情?要不然怎會將所有將軍叫去!”懷著疑惑出了帳來

“噢噢噢噢,快快快,馬上就要追上了!唉唉唉,哎呀!西塔里你沒吃飯嗎?一個唐人就把你弄成那樣!不會是把精神都浪費在女人身上了吧?”一個士兵叫道

“哈哈哈哈哈哈!”人群一片大笑

“怎么回事?”

“回二殿下,是大殿下在戲耍一個唐人!”衛士回道

“哦!”說著就要走

“你說什么?唐人?”

“是的,殿下!”

“拿來的唐人?”

“這,。。。,就是殿下你抓來的那兩個唐人!”

“什么?我有抓過兩個唐人?什么時候/”

“就是你前不久抓來的唐人啊!”

“什么?那是我請來的朋友!什么抓來的!”

“那他們可是在歡聚?”

“這這這。。”

“啰嗦什么?快說!”

“是,大王子將你唐人朋的其中一個殺了,現在,現在,正在抓另一個,可能也要將他殺死!”

“狗屁!什么可能,是一定!”話未說完就迫不及待的朝著聲音發出之地跑了過去“哈哈哈,來人,去幫幫西塔里,看看他那個熊樣!簡直就是丟我草原人的臉”

“不用,王子殿下,我很快就會抓著他,你再等片刻”

“不用了,我另派人去抓他,你回來!”

“這,是!”看著不善的臉色只好回來

“吭”抽出劍來一刀捅進了西塔里體內

“哼,廢物,我養你來干什么”說完將劍在他身上擦了擦

“碰!”

“哎喲,我的媽呀!你們怎么可如此!也太不厚道了吧?車輪戰也就算了,還這么多人,這不是**嘛!啊!輕點輕點,別別你踩著我腳了。唉唉你別抓我鼻子!我靠,誰?你不知道你掐到我大腿了嗎?”不幸的我終于被他們抓住了。

“把他拉過來!”他敲著二郎腿,喝著馬Nai

“是王子殿下!”士兵將我押著來到了他身邊,他抓住了我的頭發

“唉唉唉唉,輕點輕點!”太痛了以至于我大聲喊道

“跑,我叫你跑啊?你在跑啊?啊!怎么不跑了?”

“我靠,你抓住我的頭發你叫我咋跑?你放了我,我就跑?”我想反正也逃不掉了還不如裝裝

“好啊,我叫你跑,我叫你跑!”說著用劍背不停的看著我

“我靠,你來真的?有你這樣的嗎?快停手!快停手!有事咱們好商量!”真他媽痛,

“住手!住手!你們在干什么?”一個穿著便衣的男子和呼延海林一起喊道

好不容易聽了下來,只見人群中一陣大笑。

“我說海林啊,這就是你帶回的朋友?果然有兩下子,可是驚動了整個大營了呢!”一個滿臉胡須大眼睛的大漢喊道

“原來是三叔!恩,是的!”

“嗯,不錯不錯有我呼延家的風范,找到的朋友也有精神勁,哈哈哈!”摸著胡須笑道

“哼,他有什么狗屁風范?三叔可不要亂說!”只見一年輕臉色蒼白的大殿下叫道,擺明了抬杠

“你!哼!”氣的他胡須直顫

“呼延茍不可,成何體統。快給你三叔道歉!”一個頭戴鷹冠充滿霸氣的中年說道

“哼,我本來就沒有錯,何來道歉?三叔我可是長子他說庶出你可明白?你要搞清楚,將來繼承汗位的可是我!”說完還翻了翻白眼

“再說了,我怎么不可說他?”還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是,大哥說的對!”呼延海林回道

“你看你看!他自己都不在乎,三叔你就別為那不起眼的家伙說話了!”

“好了好了,成何體統!”只見旁邊剛才的中年男子開口道

“是,父親!”呼延茍恭敬的回道

他又看了看呼延海林道:“你不經我知曉就離開大營,本來該自去找杖責官領二十大板但我看你有功就繞你這次!”

“是,多謝父親大人!”說著躬身謝道

“父親?也是你叫的?要叫汗王!你個庶出的家伙怎能叫?”好一副小人樣

“你!!!”

“茍兒說的對!以后你要叫我汗王明白了嗎?”

海林死死捏住手過了一會兒道“是,汗王!”

“走吧,回帳!至于那個人就處決了吧!”

“汗王不可!”

“怎么?你這庶出的家伙還敢違背父親大人的命令?”呼延茍叫囂道

“我沒有!”

“哦?那是為何?”

“汗王,他是我朋友!”

“看看快看看,哼,庶出的不愧為庶出的,連交個朋友都是唐狗!”

“哈哈哈!”一些大王子底下之人哄然大笑

“哼!還不快將那人拉去砍了!”戴鷹男子吼道,侍衛連忙過來將我按倒,準備拉走

“住手,父汗,求求你了,你就放了他吧!我愿意放棄汗位支持大哥!大哥你幫著說說吧,只要你救了他我愿意遠走他鄉不再和你做對”

“真的?這這!哼!汗位將來父王會傳給我的!”說著回過頭來

“父王,其實也沒什么!就一個唐狗而已,就讓他活著吧!他也干擾不了我們你說是吧?”

“好吧!帶著他滾,本王現在不想見你!”

“是大王!”說著將我扶著回到了他的住處

“你還還吧?”

“我?你看我這樣?像沒事嗎?哎喲喂!痛的我兩眼開花了”

“兩眼開花?”

“暈嘛!不過還死不了,對了牛二呢?你看到他沒有”

“牛二是誰?”

“就是和我在一起那個啊!”我一臉的期盼

“哦,他死了!”很低沉的聲音

“什么?死了?”我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時候?”過了一會

“就在你醒來之前,呼延茍殺的!”

我起身就往外走

“你要干什么去?”

“我去殺他!”

“回來。你不是他的對手!”

“我不管”

他走過來將我拉了回去

“你放開我!放開我!”

“啊!!!呼延狗賊,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冷靜,你需要冷靜”他很是關心的說道

“冷靜?怎么冷靜?我現在就要去殺了他”

“我是不會讓你去的”說著將我擋住

“你讓我去,讓我去啊!我要去為他報仇”我哭著說道

“你需要休息!”說完將我后頸一敲,我便昏倒了。

“希望明天你會好起來!”說著就合衣睡在了椅子上

第二天,我醒了來立馬叫道:“突厥狗,納命來!啊啊啊,我要和你拼命!”

“呵呵呵,喊的中氣十足,看來傷已經好了!要怎么謝我?”

“你也不是好東西!你們突厥都不是好東西!打我悶棒的家伙!我會記著的,哼!”

“那你可記錯了,我可是匈奴人,準確來說我們是匈奴后裔呼延氏!”

“什么?匈奴?后裔?這什么跟什么啊?你是說你們是匈奴人?“

“沒錯!”

“那為何穿著的是突厥服飾?”

“這個你就不必知道了,反正有用就成!”

“我靠,”我說罵他們突厥狗,他們還呵呵呵笑出口,原來他們是匈奴人啊,感情我都是白罵了啊!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