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 > 三國無良女婿

更新時間:2020-02-11 07:18:04

三國無良女婿 連載中

三國無良女婿

來源:落初 作者:鹿十二 分類:歷史 主角:黃忠唐玉 人氣:

《三國無良女婿》是鹿十二寫的一本歷史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三國無良女婿》精彩章節節選:建安四年,綽號‘木星’的間諜穿越三國,自名唐玉,字慕興。長沙郡一戰是三氣孫策,被劉表賞識委以重任。官渡之戰,唐玉圍魏救趙幫了袁紹,奪了豫州,娶了孫尚香。  曹操不愧是梟雄,為了安撫唐玉,以曹仁之女嫁于唐玉,求得聯盟。袁紹見曹操如此不要臉,施展美人計勾搭唐玉,他將心一橫,把自家未過門兒媳甄姬收為義女,也嫁給了唐玉。  唐玉心嘆一聲,你們真不用把我當女婿,我真不是個有良心的女婿啊!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去勸慰他?他是活該!”劉磐理都不理唐玉的話,喊過城下黃忠,令他帶人入城修整城池,這么多老百姓還得安置回來,帶回攸縣也安排不了,還是累贅。囑咐了黃忠幾句,他自個轉身甩袖下了城樓。

唐玉三兩步下去了,他親手扶起文聘,用很大的聲音說了幾句,“文聘將軍,這一跪足矣,快快請起吧!我知道你絕非眼見同袍受戮而落井下石之人,這次來遲救援,是否還有隱情在其中啊?”

文聘聽第一句還行,后面的話聽都不想聽,心說這人不是難為自己嗎!我這都將一切罪責攬到身上了,你還要替我出頭不成,我用得著你嗎?

“沒有,一切罪責都是我文聘的,與他人無關!”文聘兩句話擲地有聲,嗓門同樣不小。

唐玉暗道:“我才不關心呢,反正話我替你說了,兵卒面前給了你面子,你自個非要攬下罪責與我無關。以后想起來,你可得記著點,別光想著我讓你顏面掃地之事。”

“孫策新敗,他的大營還在,文聘將軍不妨先去那駐扎幾天,防備江東兵馬再來。劉磐太守麾下兵馬真的死傷太大,經不起再戰了。”唐玉巧言解圍。意思是劉磐不想見你,而你也不想見劉磐,不如暫時一個城內一個城外,等到劉表再傳來什么消息,再議。

文聘巴不得趕緊走,越遠越好,不是懼怕江東小霸王的威名,他非得領軍追上幾百里,避避劉磐的風頭。事有可惜,文聘沒膽追孫策,也就把這話咽回肚子了。死了上萬荊州兵馬了,別追上去,反把自個的兵馬也折損過半,心說不找那倒霉了。

“多謝。”文聘說過一句,領軍就走了,沒走幾步他又回過頭來下馬,又問道:“還未請問閣下名諱?”

“區區不才,在下唐玉。”倆人又客氣了幾句,這才送走文聘。魏延要跟著文聘,他這次出來是文聘的下屬軍司馬,兵隨將領草隨風,不跟著主將可不行。

文聘見魏延領兵馬要追上來,他叫過魏延,囑咐道:“你就跟在劉磐太守身邊,他和他手下的任何一個還能動的,還會喘氣的,不管是人還是馬,都給我看好了。有個什么閃失,我砍了你。”

魏延招誰惹誰了,混了這么久混成保鏢了。他心中本沒什么怨氣,不過文聘后面說,有閃失就得砍了他,讓他很不爽。人也就算了,一匹馬的命也比我值錢嗎?

文聘啊!文聘,你當我魏延是什么人,你個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領命。”魏延大吼一聲,這是帶著怨氣呢。

文聘平常絕不這樣,今天他是剛受了幾次刺激,說話有點失了分寸,算是無意得罪了魏延。

三千兵馬走了又掉頭,魏延騎馬在前心里有火,眼中帶殺,實在駭人極了。唐玉這時已經命人緊閉城門,見魏延又回來了,嘴角不自覺露出笑意。他又是三步兩步下了城樓,出了城門是親自迎接。

魏延一見唐玉這么給面子,也不敢托大,是下馬步行。唐玉套了幾句近乎,倆人共入城內。

“這···”一進城門,魏延心說這太慘了,沒燒干凈的死尸還有呢!

“沒辦法,既然來了,勞煩一起幫著忙乎一下吧!”唐玉說話很客氣,一堆死士得收拾,屋子得修,這么多事多一萬個人幫忙,都不嫌多。

魏延應了一聲,“何談勞煩,我立馬派人將尸首抬出城外。”

遠遠劉磐在一棚子下面,奮筆疾書正寫捷報。一連十二天,正當城池被收拾的差不多了,劉磐送去的捷報有了回復,同時劉表給文聘的公文也來了。

文聘拿到劉表的公文,片刻沒耽擱,連辭別都沒有,收拾東西飛也似的領軍走了。這一走,他把魏延的兵馬給忘了,也不說是忘了,而是太著急沒來得及通知魏延。

城內唐玉幾人,除了魏延都挺高興。

劉磐道:“這一杯先賀大敗孫策于艾,再賀慕興得升中郎將,共飲!”唐玉、黃忠沒什么沒說的,舉杯就喝了。魏延怎么也喝不進去,人家的慶功宴,自個坐在這都是折磨。但耐不住唐玉相邀,這才坐著想陪。

“大破孫策,慕興居功至偉,被州牧晉升為中郎將,理應如此。我這一杯,敬我長沙郡再添一員智勇雙全之將,以后恐孫策再不敢覬覦長沙。”說完,黃忠一口干了。

唐玉一聽開心的很,陪著也喝了一杯。

高坐于上首的劉磐,他見魏延多有拘束,開口說道:“魏司馬怎么不飲?”

“我···”魏延還沒解釋什么,外面來人了。

“報···文聘將軍起兵拔營而去,回了襄陽。”

魏延立馬站起拽過報信小卒,“你說什么,再說一遍。”

“文聘將軍領著兵馬走了。”小卒一點不怕,心說這是我長沙地界,前面高坐的是我家長沙太守劉磐,左右是黃忠、唐玉兩個長沙大將。你一個外來的小小軍司馬,你還敢把我怎么著不成?

“怎么會?”魏延轉頭對劉磐告罪了兩聲,轉身就要去追文聘。

“別呀!文聘走都不和你說一聲,你干嘛還去找他?”唐玉這話問出笑話了。文聘是魏延的直屬上司,不追怎么行!

劉磐笑道:“你還是趕緊讓他去吧,要是追不上,大罪!”

魏延又要走,唐玉又把他攔住了,對劉磐說道:“太守,咱們長沙實乃荊州大郡,我這好友魏延同樣是大將之才,不如留下他隨您鎮守長沙,如此更加不懼江東。”

“你說的還挺容易。”劉磐心說唐玉還是年輕,少年脾氣。

“文聘視魏延如無物,咱們可不能這樣。”唐玉以為劉磐不愿收下文聘的人,其實不是。劉磐收不收魏延,他不能做主,這得問荊州牧劉表,請他定奪。

劉磐一聽又是搖頭笑了笑,手指唐玉道:“既然你如此推薦,我就留下魏延,待我立刻寫封書信,送去州牧處。”

“哎呀,這話怎么說的,此人真乃我平生知己!”魏延正懷才不遇之時,得唐玉力薦,怎能不心生感激。

其實真的不用,唐玉不熟讀史書,可魏延的名字他還記得。誰知道以后孫策還來不來,有了魏延等于多了一份保險,必須得買。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