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歷史 > 來到西漢末年

更新時間:2020-02-11 07:08:58

來到西漢末年 連載中

來到西漢末年

來源:落初 作者:青山孤舟 分類:歷史 主角:江張凱 人氣:

新書《來到西漢末年》全文在線閱讀,作者青山孤舟,主角江張凱,是一本歷史類型的小說,精彩章節節選:一個歷史老師,意外的來到西漢末年。他陰差陽錯的因為帶的打火機挖到第一桶金,準備開始自己的造紙事業。但是一群難民的到來打亂了他的進程,他不得不為了解救難民而開始練兵。從而開始他的解救難民之旅,然后北上烏桓,解救被烏桓人掠奪的漢民,建立新的家園。大漢傾覆,王莽登基。一個新朝建立了,對家園有巨大的沖擊,他準備帶領他的人馬改變即將到來的亂世。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回去之后,江河行召集眾人商討。人來的很齊,張凱張捷兄弟,李孝武李孝全兄弟,趙光、鄭三,還有一個和李孝武一起跑回來的李明,趙清漪的舅舅。

江河行看了看李明道:“舅舅,你先介紹下烏桓的情況。”

李明站起身來,介紹道:“烏桓本是東胡一支,后被匈奴驅趕。武帝元狩四年,我漢軍大破匈奴,將匈奴逐出漠南,烏桓臣屬我漢朝,南遷上谷、漁陽、右北平,遼東,遼西塞外五郡駐牧,防御北匈奴。從我們回來的路上我特意看了一下,一路上走的地方,應該是遼西郡塞外。從那里我們一路西行,才到這里。烏桓人騎馬射箭很是厲害,我們一跑,他就能追的上,再加上他們的故意分化,他們很少人就能控制很多奴隸。他們是一個部落一個部落的,都不是很大,大的幾千人,少的百人,一般千人左右,男的十幾歲就能騎馬射箭。不過他們內部也是經常打來打去的,贏的人把敗的人東西都搶了,一直在這樣殺來殺去的。”

聽李明介紹完,畢竟他當時只是奴隸,再加上后來了解了一下,能知道這些已經很不容易了。

江河行滿意地點點頭,然后對大家道:“烏桓沒有特別大的勢力,他們都各自為戰,我們打敗他們是可行的,先用這個云雷炸,然后等他們亂起來就打,如果他們還有反擊能力,我們就繼續用云雷,總之先搞亂他們,然后再收拾他們。”

張捷道:“江先生,我和大哥是你請來的,你可不要賴賬,我們可是沖著能打仗才來的。”

眾人大笑,江河行道:“先謝謝二位兄長了,把我們的事當自己的事來做。”說著江河行看了看眾人道接著說道“各位還不清楚吧,張家以前可是跟著李廣將軍的,后來在此處定居,這才有了張家莊,你們看他們年輕人各個能騎馬射箭。一是邊郡此地練武風氣歷來如此,二來有祖訓,讓他們不要忘記防身之能,故而都有一身好本領。”

江河行看了看張凱道:“大哥,這次恐怕要多麻煩你了,張家莊是我們現在的根本,我們在此很多事多仰仗你的活動,下面可能要練兵了,恐怕要你做后勤的總負責了。”

張凱沒想到,他原本也想和大家一起沖鋒陷陣的,可聽江河行一說,皺著眉一陣道:“看來也只有如此了。”

“鄭三,你們來的人當中,16到40的男人有多少,能騎馬的有多少?”江河行問道。

過了半天,鄭三道:“16到40的男的共41個,能騎馬的不清楚,廠里這些人我見他們都騎過,其他人不知道。”

“哦,等下你去把人集合來,問誰愿意去救人,愿意去的才能要。你現在去叫他們集合吧。”

鄭三領命而去。

江河行看到張捷、李孝武、李孝全三個人坐在一起,這個時候他們三個低下頭議論什么,聲音很小,聽不太清楚。

也許是有第六感覺吧,三人都抬起頭來,剛好迎著江河行看他們的目光。江河行看著李孝武新剃的光頭,笑道:“孝武,你們討論什么呢?”

李孝武站起來,施禮道:“江先生,我們三個都算是從小練習騎射的,這個騎兵可不是一兩天能成的。即使一年半載,估計能控制馬也很難,更別說射箭了。”

江河行轉過頭來,看到何鳴道:“何鳴,前幾天我讓你準備的東西準備的怎么樣了?”

何鳴站起來,對江河行施了一禮道:“回江先生,你要的東西是做出來了,不過還沒做多少。”

“去把做好的帶幾套過來,讓大家都見識一下。”

何鳴一溜煙地跑了出去。

張凱耐不住Xing子,問道:“兄弟啊,弄什么玄虛啊,我一點都不知道啊,你還是讓我管后勤的呢。”

“前幾天要緊是云雷,這個是首要之重,所以大家先忙云雷了。我私下畫了圖紙,找了木匠和鐵匠皮匠等,做一些東西,回頭何鳴回頭,以后你就直接負責了,呵呵。”

在大家期盼中,焦急的議論中,何鳴帶著兩個人,每人抱著兩個奇怪的東西,木頭做的,上面還用羊皮包著,每個人手里還拎著繩子,繩子兩頭是兩塊鐵皮包著的木塊。

每個人都伸長脖子,仔細看著老何他們手里的東西,不明白江河行什么意思,剛才還在討論騎兵的事,江河行突然拿出這些玩意做什么。

何鳴將東西擺在桌子上,大家看了看,面面相覷,都看不明白。

江河行笑著走到桌子前,指著那個包著羊皮的東西道:“這個是馬鞍橋,騎在馬上可以固定自己的身子,旁邊這兩個小的,就是馬鐙,人可以踩在上面,也就是說以后不用雙腿夾著馬腹就可以騎馬了。”

人全部站到桌子前,各個扯著馬鞍馬鐙仔細觀察,想象著此東西的妙用。

“走吧,把東西拿到院子里,誰先來試一下?”江河行看著眾人的熱情,看來試用一下,大家會更有把握。

人群眼光都盯著李孝全,李孝全正研究著馬鞍橋,他抬起頭來,有點迷惑,撓了撓頭。

張凱沖李孝全道:“大家都知道你騎馬騎的好,讓你去試一下,看看你的棗紅馬這次能跑多遠。”

大家又是一陣哄笑,李孝全瞪了一眼張凱,手提著馬鞍橋和馬鐙出了屋子,眾人隨著他來到院子中。

江河行走到了李孝全旁邊道:“孝全,等下,你先不用騎遠,你把這些安好后,先試著站著騎,然后試著做些劈砍刺殺的動作。”

江河行邊說邊比劃,李孝全這才明白,江先生是讓自己試驗這東西的好處給大家看,如果真能如江先生說的那般,這可是頭彩,剛才灰頭土臉的事情就過去了。

一切安頓好之后,李孝全上了馬,他感覺完全不一樣了,以前要揪住馬鬃,雙腿夾著馬肚子,現在不用了,一開始還有些不習慣。

在院子里走了一會后,李孝全站在馬鞍橋上,左手提著韁繩,右手來回做一些劈刺的動作,這一下,大家明白了,以后馬上不是只能射箭了。而且腳底有根,這個力度可不一樣,碰上腳下無根的,就是力量上完全勝過對方。

李孝全越試覺的越美,完全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了,非要在馬上演示李家祖上傳下的什么功夫,他正演著,不知是誰,對著馬屁股狠狠的拍了一下,馬猛地向前一跑,李孝全硬生生再次從馬上被撅了下來。

李孝全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倒沒有惱火,呵呵一樂道:“江先生,有此馬鞍橋和馬鐙,以后怕是沒有騎兵,估計難打勝仗了。”

江河行點點頭道:“以后騎兵可是關鍵中的關鍵了,以前誰的弓箭好誰厲害,以后可要比誰的馬好馬多了。所以我們可不要別人太早知道這個秘密”

張凱張捷李孝武都是馬背上玩熟的,一下子明白了馬鞍橋和馬鐙的意義。

正在這時,鄭三帶著一幫人進了院子,有五十多個,有幾個看起來明顯很老,年級有五十多了。

“鄭三,怎么這么多?”

“江先生,我說帶他們去烏桓救人,可不來這么多嗎,很多人親戚家人現在音訊全無,我一再給他們說年齡大了不行,他們都說自己才40歲。”

江河行笑笑,想來總比不想來好。江河行看看院子太小,人進的來,可只能擠在這里,給鄭三等一說,一行人來到紙廠后面。

紙廠后的有一大片空地上,火把照耀的由如白天般明亮。北方吹過,火苗閃爍,映出火光下一個個嚴肅的面孔。難江河行走到人群前面,剛才喧鬧的聲音頓時變作寂靜無聲,目光一致向江河行看來。

江河行掃視了下眾人,開口道:“事情都聽說了吧,我們很多人的家人親人被烏桓掠走,當做奴隸。現在過著牛馬不如的生活。也許這個時候,天寒地凍下,他們只能睡在羊圈馬棚,食不能果腹,衣不能遮寒。即使如此,他們可能隨時被侮辱,被謾罵,被毆打,被殺害。在烏桓人眼里,他們恐怕連畜生都不如。你們說我們該怎么辦?”

“救人!救人!救人!”下面群情激奮,一致高呼。

“好!我們的家人親人被人這樣欺負,我們當然不能坐視不理,我們一定要救人。可要救人不是說句話就能辦成的,需要什么,我們需要一支能把欺負我們的人打敗的軍隊。可軍隊在那里呢?朝廷的軍隊是指望不上的,如果朝廷有用,我們也不會是難民流落至此了,我們的親人也不會是奴隸了。現在唯一可靠的是什么?”

江河行大聲喝問,下面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靠自己,只有我們自己強大了,我們才有能力救自己的親人,讓他們免受奴役之苦。我們現在所有的也就是我們這些人,我們的親人能不能脫離苦海,就看我們的行動。所以,現在我們只能靠自己救人。”

“現在明白我們救人靠什么了嗎?”江河行突然提高聲音問道。

“靠自己!靠自己,!靠自己!”群情再次被點燃起來。

“對,靠自己,但我們也要其他人的幫助。今天下午,張凱張捷兄弟聽我講述了這個事情,恨不得現在就能去救人出來。張捷已經答應和我們一起去營救我們的親人,我這里現行謝謝兩位哥哥了。”說到這里,江河行沖著張凱張捷深鞠一躬,兩人連忙還禮道:“不敢,不敢。”

“好,現在大家都愿意去救人,可我們這里不能人人都去的。會騎馬放箭的站到人前來。”

只有鄭三和李孝全李孝武張捷兄弟,站了出來。

“會騎馬的站出來。”,大多數人的人都站了出來,共有四十多個。

“好,現在站出來的人是有基本救人可能的,我們現在先按這個進行訓練,因為時間緊張,等下訓練就會開始。沒有被選中的也不要氣餒,留在家里看好家將事情做好也是很重要的。我現在安排下任務,鄭三,何鳴,在廠子東邊找空地,蓋房子,搬家,將地里的人都回來,集中在一起。鄭三,何鳴你們兩個將剩下的人重新安排,保證廠里一切正常。張凱負責兵器,具體什么兵器,我回頭細說。趙光和李明負責后勤,張捷和李孝全負責練兵,我負總責。你們幾個每天的工作,每天晚飯之后,必須向我匯報,聽明白了嗎?”

有任務的人各自領命,江河行又一個個各自交代一下。沒有被調到了遺憾的離開,剩下的都是練兵之人。

江河行數了數,包括自己總共56人。先把人排好隊,江河行再次站到前面道:“從現在起,我們就是軍隊了,我起名飛虎軍。孝全,你說說,為什么叫飛虎軍。”

李孝全撓撓頭道:“我們要做能飛的老虎。”

下面轟然大笑,江河行一臉嚴肅:“孝全說的對,我們就是要做能飛的老虎。我們要先做老虎,然后才能飛。三個要求:法度、力度、速度。軍令如山恐怕大家都聽說過吧,沒有紀律怎么能保證軍令如山,從現在起,要按一個軍人要求自己,否則軍法難容。”

大家聽的心頭一凜,才知道現在已經進入軍隊了,不能像以前那樣隨隨便便,嘻嘻哈哈了,頓時下面寂然無聲。

江河行繼續說道:“力度、速度,我不想多講,這些都是常識問題。現在開始我宣布任命,我做總隊長,張捷副總隊長。一小隊隊長由張捷兼任,二小隊隊長由李孝全擔任,三小隊隊長由李孝武擔任。一小隊15人。剩下的人由馬彪帶領,也是一個小隊長,不過他只有10個人。大家明白了嗎?”

“明白。”

周圍燈火通明,江河行開始了他的練兵。他不是軍人出身,但對漢朝的練兵也是不大看的上的,就憑自己知道的軍事知識開始了。

先練什么,站軍姿。張捷都懵了,都站半天了,江河行還是拿著棍子轉來轉去,稍有不如其意者,棍子就打下來,自己都被打兩次了。被打不算什么,可這面子實在受不了,好在李孝武,李孝全被打的更多。雖說軍隊軍機嚴明,可也沒你這么莫名其妙的練法的啊。心里不滿,嘴上還不能說,一張口必被打。有3個人因為受不了已經被淘汰了,這不到半個時辰,他們小隊長之下都少了一個兵。

站軍姿結束之后,就開始練習立正、稍息。這個還好,大家學的甚快。江河行又教了大家俯臥撐和蛙跳的訓練要領之后,稍微練習一下,就各自回家了。

回到家里,畫出后世見的作訓衣服樣子,交代給趙清漪,讓她明天找婦女們組織做這些衣服。

第二天,天未亮,江河行就來到練兵場,人來了幾個,還有一些在陸陸續續的趕來。江河行一想自己又大的疏漏。軍人嗎,都要進軍營,各自回家成什么事。叫人馬上交趙光叫來,讓他盡快準備,要今天晚上全部住營。趙光看著異常嚴厲的女婿,立刻答應。等一陣子,人到齊了。

站軍姿、立定、稍息、向左轉、向右轉,左右不分可是大多數新兵的通病,江河行訓練的也不例外,江河行講的口干舌燥,還是有人不斷犯錯。無奈下出辦法,競爭加獎罰,三個小隊,由各小隊長帶領訓練。獎優罰劣,體罰就是俯臥撐,不是一個人俯臥撐,都是一小隊一小隊做。一人錯,一隊做。他們四個各自想辦法去讓人明白左右,還別說,效果還蠻好,雖是剛起步,慢慢的有些上路的感覺。

下面是起步、跑步等,這些看似簡單,做好都很難。訓練七八天后,淘汰了12個人,淘汰的人有的走了,有的留在馬彪的隊里,因為這個隊準備做長槍兵,要求沒那么高。也就是說三個小隊每隊只有10個人了,馬彪的隊伍到15人了,這兩天訓練的時候就看到黑乎乎的馬彪的傻笑了。隊伍像隊伍了,各種簡單動作都能做了,至少隊列像隊列了。趙清漪他們做的新衣服都發下來了,統一的服裝,統一的動作,軍隊的模樣出來了。

江河行知道他現在沒有太多時間去按他知道的去訓練,更多的要開始騎馬和戰斗訓練了。

高爐已經產鐵了,兵器陸陸續續在打造,馬刀已經發到士兵手中了,標槍也發了下去。

大家看到新的兵器,異常欣喜,可現在江河行天天讓大家練習就是騎馬,這個教練是張捷是總教練。有了馬鐙和馬鞍橋,張捷知道自己的練的騎兵有以前沒有的威力,因為很多沒法在馬上完成的動作現在可以完成了。騎馬,沖刺,騎馬,沖刺,反復的練習。一般現在都是上午張捷帶隊練習馬術,教大家騎馬的常識。張捷看到馬刀,幾次都想拿起馬刀帶隊沖鋒砍殺,試試效果如何,可江河行就是不許。下午的時間,更多還是隊列,體能,俯臥撐、蛙跳、仰臥起坐、長跑。

年沒怎么過,就是加餐吃點好東西而已,其余訓練照常。一個多月過去了,大家和馬慢慢熟悉了。一個個感覺自己的力量大了很多,身體的肌肉一塊塊的。一天下午,江河行要求練習馬刀動作,不是在馬上,是在空地上。

他先教大家防守動作要領,聽到口令“防守”后,右腳向右移開大約兩尺半,身體前傾,彎腰就像騎在馬上一樣。讓刀下落至前面接近水平,肘離開身體,前臂和軍刀形成一條直線,刀刃向右,刀尖指向敵人胸前。同時將左手緊握,置于肚臍眼前半尺位置,感覺就像抓韁繩。

然后他做了動作讓大家開始跟著練習,大家都有些不解,不過現在大家包括張捷都有點迷信江河行的練兵能力,他讓怎么做就怎么做。

這個動作都練習了半天,其他還么什么犯錯,就是左手老是容易松懈,鞭子打過

幾次后,工作慢慢像點樣子。接著又練習了其他的防守動作,大致相同,只是根據假想敵人在不同方位,而右手和身體不同的反應。

第二天,又學了進攻工作,就是刺,根據敵人方位不同進行刺擊。

第三天,又學從防守轉入進攻的動作要領,很多相似,又很有不同,大家都感覺大有收獲。

張捷、李孝武、李孝全這才心服口服,知道在江河行面前,自己差的太遠。看看他是怎么教的,居然把動作分解到每一步該干什么都一清二楚,眼睛怎么看,手指怎么握,用力怎么用,手腕該怎么動。怪不得其他人那么崇拜他,這種訓練出來,各個都是一**兵,什么樣的敵人在面前只有一個結果,就是被殺。

又練習了兩天,開始上馬練習這些動作,畢竟以前反復交代過注意事項,第一天又有人揮刀的時候驚嚇到馬了,好在人沒事。大家才知道以前地上練習講的注意事項,都是有用的,大家越發用心起來。

最后是用袋子裝滿沙子,做的和人等高,在胸膛附近畫個小圓模擬圈,大家騎馬快速的進行模擬刺殺。

看大家馬刀練習的基本可以了,應該在這個時代不會有什么人能是對手。最后將標槍開始練習,步行投擲,騎行投擲,動作也是一樣分解的,大家感覺信心百倍。

馬彪的隊伍沒有這么復雜,他們天天舉著長槍,練習如何幾人配合,隊列配合,不過馬彪的隊伍里專門抽出幾個人練習投云雷,都是模擬的,投擲動作,點火動作等,時間不長,但長效還不錯,因為擲雷兵本身就是根據他們的要求抽出來的。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