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靈異 > 九零后陰陽先生

更新時間:2020-02-14 05:43:42

九零后陰陽先生 已完結

九零后陰陽先生

來源:落初 作者:坐山刁 分類:靈異 主角:黃皮子張大哥 人氣:

坐山刁新書《九零后陰陽先生》由坐山刁所編寫的靈異風格的小說,主角黃皮子張大哥,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我叫李亮,我是地道的90后。在我四歲那年,我意外地吃了一只黃皮子……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四章神秘來客

十四年后,安陽縣批發大市場。

“小哥,你這里收熊掌不?”

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將高考習題上面的哈喇子擦干。

昨天去墳地練膽子,搞得我一夜沒休息好,這剛一閉眼就來個催命的家伙。

掃了眼這個身穿迷彩服的男子,我無語地指了指門口的牌子。“大哥,我這里是冥店,不是農雜市場要賣熊掌到別處賣去?”

那人見我這么一說咳咳一笑后,拉住我的手,低聲道:“小哥,我這還有新套的狐貍皮,皮子油光水滑的聽說你這里有門路,交個朋友,便宜點就下貨。”

我掃了一下他身后背著的黑色闊包,嘿嘿一笑,直接掏出了電話。“喂!110嗎?我這里有個賣野生動物的……”

話沒等說完那個小子早就撒丫子跑路了。

我搖了搖頭,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也不知是哪個挨千刀的說我們這里有門路,搞得這幾天總會來一些莫名其妙的人,來賣熊掌,虎骨,人參啥的,***這是‘陰陽冥店’又不是農貿市場。

“一大早的真他娘的喪氣。”

可能大家不知道,其實向我們這種做死人生意的最忌諱這種,‘找錯門的’要是第一單生意被破壞了這一天也甭想有什么好生意了,即使來了也是棘手的麻煩。

我看了眼時間已經早上七點了,我打算關門,反正今天生意是做不成了,還是回屋補個回籠覺才是王道。

剛要關門,啪啪啪……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我沒有理會,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而且也不知得罪了誰這幾天總有人來,煩的很

啪啪聲音越來越大,震得門板子嘎吱嘎吱響。

“今天不營業了。”我喊了一句。

“張先生救命啊,救命啊!”

我一怔,心道:“不是賣貨的。”

打開門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站在門口,看到我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胳膊,邊搖邊喊道:“救命啊!張先生救命啊!”

我皺了下眉,仔細打量了一下來人。說道:“我師傅不在,你找他有事兒?”

“那請問張先生去哪了,我有急事。”那人聽我說完師傅不在后變得急躁起來。“小兄弟求你把你師父的聯系方式告訴我,我找他真有急事。”

師傅有事出去了,沒個半拉月是回不來的。

說真的那個老頭子我也有一個來月的時間沒見著了,也不知是不是又去找他那個小情人去了?

我看了眼這個急躁的男人,說道:“我是他徒弟,你要是方便說就和我說說,或許我能幫助你呢!”

男子猶豫了一會兒后,嘆了口氣。“小哥,我來自李村,我叫李大狗。”

我一怔:“李村是我的老家啊!”

事情是這樣的。

李大狗是個看山的,按現在的專業術語就是林場看護員,大家應該知道林場野生動物多,這小子嘴饞,時不時的就抓兩個野兔狐貍啥的打打牙祭,日子過得倒也舒坦,有一天他巡視林場的時候看到了一頭受傷的黑瞎子,這黑瞎子可是好東西,他這個饞貓心里可是早就惦記著嘗嘗熊掌的滋味,見這黑瞎子受傷,就來了貪心…。

大家可能不知道,受了傷的黑瞎子可是一個點火就著的主,有人要吃自己的手掌,那黑瞎子豈能罷休,幾巴掌下去就把李大狗拍的冒了金星,找不著北了,最后要不是這個李大狗機靈,直接躲進了一個土包里,早就被黑瞎子當做晚餐給撕了不可。

李大狗是左等右等終于將那黑瞎子盼走了,他剛要出洞,手卻不小心被什么東西劃了一下。發現是一塊瓷器碎片,他以前聽老一輩的人說過,李家村以前可是出過貴人的。

貴人那可是皇帝老爺的小媳婦,不光自己衣食無憂,那祖上也是光耀門楣的很啊!人死后哪個不是陪葬點瓷器珠寶啥的,李大狗來了貪心,直接回到自己的小屋拿著鋤頭和鐵鍬就過來刨金子來了。

老天爺開眼,幾鐵鍬下去,還真叫李大狗給刨著了,那叫他一個喜啊!

李大狗刨到的是一個黑漆漆的壇子,壇子有半米高,整體看上去有點像馬桶的造型,壇子蓋被一個銹跡般班的銅疙瘩給封上了。上面寫著他看不懂的文字。

那壇子死沉死沉的,要不是李大狗有一把子力氣還當真抬不回來。

當晚李大狗將壇子藏在床下后,喝了點小酒,幻想著把壇子賣掉后,家里蓋個小二樓娶得胸大,屁屁翹的媳婦……

喝著喝著他就開心的睡著了。

誰知就在當晚就出事了。

他說大約天快亮的時候,他隱約聽到有人哭,掃了一圈他發現聲音好像是從壇子里傳出來的,好奇心的驅使下,他就取來工具把壇子給撬開了!

誰知壇子一開,差點沒嚇死他。里面哪里有什么寶藏啊!壇子里居然裝的是一只蜷縮著的死狐貍。

當時,嚇得他是魂飛魄散,也不再想賣掉換錢啥的了,直接連夜又把那個坑給壇子埋了回去。

本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沒想到天還沒亮就接到了家里打來的電話,說他妹妹出事了……

說著說著,這李大狗突然哭了起來,后悔自己不該貪心,不該饞嘴。

我看了他一眼,向他這種人槍斃都不解氣,不過人家再怎么說也是李村的,雖然我現在住在小縣城不過怎么也說的上是半個老鄉,俗話說得好,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不是。

哭了一會后,他擦了擦眼淚,看著我說:“小哥實不相瞞,是俺爹說張先生有辦法,我才來的,你不知道醫院那些穿白大褂的居然說俺妹得了精神病!”

“你爹?”

“俺爹,是村里的村支書。”

我恍然大悟,原來他是老村長的兒子啊!

在我的印象里老村長人不錯,雖然我不到六歲就離開了李家村,不過每年Chun節老村長都會來我家,每次都會拿些山里的土特產啥的叫我們嘗嘗鮮,沒想到是他家里出事了,這于情于理我都要去看看。

我回道:“大狗哥,你等下。我收拾一下東西跟你瞧瞧去。“

李大狗聽到后,差點沒給我跪下,一個勁的謝謝張先生。

其實我想和他說我姓李,以前和他是一個村的。

我拿了幾十張威力無窮的符箓,并將桌子上那本嶄新的高考習題也帶上了,路上還能看看不是。

十幾年過去,李家村比以前亮堂了,樹木少了,良田多了。

車在一個寬敞的農家小院剛一停下,一個中年的婦女火急火燎地就迎了上來,見只有我下來還將大狗拉到一邊問了問:

“怎么沒請到張先生嗎?這小伙子是誰啊?靠譜不?”

李大狗拉低聲音和他娘說:“娘,你說話小點聲,這是張先生的弟子,本事也不小。”

李大娘又仔細打量了我一番,邊看邊搖頭。很顯然我在他心中還不是那種高人。

這時一個拄著拐杖的花甲老頭走了出來,看到我會心一笑,說道:“是亮子啊!怎么沒見到張先生?”

我一看是老村長,直接走上前行了鞠了一躬,回道:

“師傅他老人家出遠門了,我怕事情嚴重特地過來看看。”

話音剛落,從里屋跑出來一個臉上涂抹的花花綠綠的女孩兒,女孩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不過行為很是怪異,自己在那自言自語的一點也不像是個正常人。

老村長一看,大叫一聲壞了,急忙喊道:

“大狗,快把你妹妹抓住。捂住她的嘴不要再叫她吃糞球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