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靈異 > 病危通知單

更新時間:2020-02-13 08:04:07

病危通知單 已完結

病危通知單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水月月 分類:靈異 主角:陸小玉 人氣:

主角叫陸小玉的小說是《病危通知單》,它的作者是水月月最新寫的一本靈異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回到觀轎鎮的我無意中在街上遇到兒時玩伴陸安珂,誰知將兩人的自拍照發到朋友圈里后,我卻收到神秘人的警告信息:“陸安珂患有間接性精神疾病,快離開她家!” 從此后,一連串怪異的事情接踵而至。 我發現,自己怎么也想不起為什么后來和陸安珂斷了好幾年的聯系…… 當夜色降臨,身后,總有一雙冷冰注視我的眼睛。...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斐源神色復雜地看了我一眼,抽回自己的手。

他的聲音卻遠沒我想像的那么難受,只是淡淡的:“死了,被人殺死了。”

“殺死?警方怎么說,有沒有抓到兇手?”雖然是第二次聽到這個消息,但終究是從斐源嘴里說出來,那就是即成了事實,我還是忍不住吃驚。

“靠他們,抓兇手?”斐源冷笑著扯了下嘴角。

我默了一下。

我心里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

斐源說得對,這么重大的兇殺案,真的靠小鎮派出所里的那幾個小警察是沒希望的,據我所知,現在派出所加上王植也才一共四個警察,還有一所長是蹲辦公室的。

“哎,親愛的,我有件事情要告訴你。”我推了推斐源的手。

“什么?”

“我也許見過兇手。”

斐源切荷包蛋的手驀地停了下來:“你說什么?”

我回頭看了眼大門口,確定門是關得好好的,這才小聲跟他說:“昨天晚上凌晨三點鐘,我看到我臥室樓下的路對面站著一個男人,那男人手里有把刀。”

“……啊?”

“是真的,他就站在那里,我看不清楚他的臉,但是能看到他在瞪著我的窗子,我琢磨那可能就是殺叔叔的兇手。”

斐源把最后一口蛋塞進嘴里咀嚼著,他看我的眼神充滿了懷疑。

“怎么,連我你也不信嗎?”我小聲道:“你信我,是真的,而且我覺得這個兇手和安珂的發瘋好像有某種聯系。”

“什么聯系?”

“說不上來,感覺,我的感覺一向都很準的。”

“小玉,你是不是起幻覺了,就算他真的是兇手,又和安珂的發瘋有聯系,可是他為什么要去站在你家屋外的路上,盯著你的窗子看呢?”

“我不知道,所以才害怕呀。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找真相。”

“什么真相?”

“我們先去調查一下安珂為什么發瘋,順藤摸瓜,難說就能找到殺叔叔的兇手。”

斐源沒把我的話當回事,他只是懶懶地看了我一眼之后開始收拾碗筷。

很奇怪,他對自己爸爸的死居然這么冷靜,那種不再乎,連我一個外人看著都著急。

我追進廚房里問他:“去不去嘛斐源,我們去找到安珂為什么會發瘋的原因,不管怎么說,小時候我們三可是好朋友,所謂解鈴還須系鈴人,難說我們這么做,還會幫安珂把病給治好了呢?”

“可我沒空,我爸爸這邊還有許多事情要去辦,再說了,你也別去了,這事你一個女孩子家去調查太危險,聽話,啊!”斐源收拾東西走過我身邊的時候,啄了我額頭上一下。

他說得很淡然的樣子。

可是我明白,斐源這是不相信我,所以才會有這樣的表現。

好,不信我是吧?

我一定要找出點什么來讓他看看。

我咬著唇當下就轉身從廚房里出來,直接朝著大門口走。

“小玉……。”斐源在身后叫我:“你可不要亂來。”

我沒回頭也沒理他。

男人有時候就是這樣,他們自以為是,常常把自己放在一個無所不能的高度,所以女人在他們的眼里就成了那種所謂的無理取鬧,可我不是,我是認真的,而且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的堅定過。

斐源居然沒有追出來,我心里難勉有些失落。

我打算直接去安珂家,要了解一個人,知道她身上的故事,最基本的辦法不就是接近她嗎?

路上遇到鎮子上一個年輕的媽媽抱著個小孩子,那孩子大約七八個月的樣子。

大概是我心里惱著斐源,所以臉上的表情太過猙獰了吧?

小孩子看到我居然張嘴就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她媽媽連忙哄著她。

這讓我很是不好意思,我有那么可怕嗎?

我連忙呵呵一笑說:“對不起啊,嚇到你家孩子了。”

那女人居然白了我一眼過去了,我被她涼在那兒,心想媽的,有什么了不起?

“小玉,過來。”路對面有人在叫我。

這個時候已經是早晨十點鐘了,陽光變得有些灼熱和刺眼,我抬起手捂在額頭上看過去,不是拾荒阿婆嗎,她叫我做什么?

我本不想過去,從我記事起她就一直在撿垃圾,所以她的衣服總是又黑又亮,身上也有股子怪味兒。

可是阿婆卻不死心地朝著我招招手:“過來,聽到沒有?”

我看看周圍也沒什么人會理她,怪可憐的,只好走過去:“怎么了阿婆?”

“你這大清早的去哪里了?”阿婆抑著頭,用她那布滿眼屎的眼睛看著我。

“去找我男朋友。”我的臉不由自主地一紅,因為剛才和斐源發生了關系,我連忙扯開話題:“阿婆,你還有事嗎,沒事我走了。”

“小玉啊,你是個好孩子,就是要聽爸媽的話,不要到處亂跑了,明白嗎?”

阿婆的話頗有深意,難道昨天晚上在我家屋外的那個男人她也看到了?

畢竟整個觀轎鎮,每天晚上睡得最晚的人就是她了。

“阿婆,你什么意思?”我連忙小聲問她。

阿婆卻只是搖搖頭什么也不說,把她那個裝著各種垃圾的蛇皮袋一甩背在背上,我連忙讓開。

“……阿婆,你到是說呀!”

她卻理都不理我的繼續往前去了。

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不過阿婆的反常我記下來了,她一定有什么事情在瞞著我,一定。

……

我沒想到安珂會這么難找。

她即不在家里,也不在街上,我問了好多家商鋪,其實鎮子不大,大家互相都認識,可是沒有一個人告訴我陸安珂去哪里了。

大約十一點鐘我才在派出所的大門口找到了她。

誰能想到她居然會在這里呢。

“安珂……。”

我到達的時候,安珂正坐在派出所大門側那塊寫著‘為人民服務’五個紅色大字的景觀石上。

石頭不是很高,而且是橫放著的,她坐在上面恰好雙腳可以落在地上。

遠遠看過去,真是一點也不出來她有精神病。

她換了身粉色的裙子,款式和昨天那條差不多,棉布的,長款微收腰休閑裙,頭發梳得很順溜地披在腦后,露出來的手臂和臉龐都透著瓷白,這樣看上去的她就像一枝沾著晨露的薔薇花,美極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