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靈異 > 鬼眼巫夫

更新時間:2020-02-11 07:20:17

鬼眼巫夫 已完結

鬼眼巫夫

來源:落初 作者:疏月 分類:靈異 主角:杜鵑花江洪明 人氣:

這次給書友們帶來疏月原創的靈異小說《鬼眼巫夫》精彩章節內容的閱讀,杜鵑花江洪明兩位主角最終會發生怎樣的故事呢,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內容:他不知來自哪里,也不知去往何處身賦神秘異能,卻不知天大地大,何處才是容身之所一樁樁,一件件匪夷所思的謎案背后隱藏著怎樣的驚天秘密一個平凡的時空,卻經歷了一段奇幻詭異的經歷他與她的命運牽扯,終究該以何種方式落幕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秋日的天氣,總是很難讓人猜測。

早上明明還晴空萬里,此刻卻已暴雨如澆,瓢潑而下。

我站在酒店門口,看著早已被雨水淋濕的天地,還有公路上匆匆而過、濺起漫天泥水的車輛,心情如同漫天浮起的薄霧,只覺憋悶的難受。

身后,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我無意識的轉頭,還未看清是誰走的如此匆忙,便覺眼前一晃,下一秒時,“啪”的脆響傳入耳膜,右臉在短暫的麻木后,散發刺痛的感覺,耳邊再次響起郭琳刺耳的尖叫,“賤女人,你不就是我男朋友穿了不要的破鞋嗎?有什么了不起的,喪家之犬還自以為是,你以為我就怕了你嗎?告訴你,從今天開始,我與你的仇恨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我看著郭琳猙獰可怕的面孔離我越來越遠,是江洪明拼命將她往酒店的大廳里面拽,但她的力氣顯然也不小,好幾次險些掙脫他的手再次朝我撲來,那模樣像極了發現獵物的野獸,只教人心中發寒。

原以為他們已經離開了酒店,不曾想還留在酒店里,居然還趁我不備給了我一耳光!我緩緩抬手,撫了撫有些發燙的右臉,瞇著眼睛慢慢朝郭琳二人走去,她似感覺到我身上逐漸凝聚的怒意,尚未平復的殺氣再次滋長,居然反手一巴掌摑在江洪明臉上,猝不及防下打的他一個趔趄,退后幾步方才站穩。

而在這個空隙之間,郭琳又如野獸朝我撲來,高跟鞋急促摩擦地板磚的聲音聽起來尖銳刺耳,和她的聲音一樣,毫無柔情可言。

我原不算善類,無端被人打了一個耳光自然不肯善罷甘休,哪怕眼角發現剛剛下來的電梯里站滿了人,無數目光落在空曠大廳里的這場鬧劇上,也沒有就此罷手的打算,否則也太便宜江洪明這對極不受我待見的男女了,沒理由他們劈腿還要繼續欺負我的道理,那不顯得我太窩囊?

所以,瞳孔中郭琳的身影發瘋般撲上來的時候,我也下意識加快腳步,柔軟的鞋底在地面上奔跑的聲音近乎于無,身形卻快速移動,幾乎與對面的郭琳同時到達酒店大廳的中心地帶,兩雙帶血的眸子彼此對視,四條手臂毫不留情的對撕過去。

沒想到的是,郭琳看起來嬌小玲瓏,力氣卻大的驚人,與我拉扯之間,右腿倒勾,突然朝我的小腹踹了過來,慌忙退讓的我頓時失了先機,她反手一抓正好拽住了我的長發,感覺頭皮猛然吃痛,我暗吸一口冷氣時,便覺眼前一暗,一條身影從側面快步走來,身形優雅的旋轉時,已將占了上風的郭琳推了出去,她發出“哎呦”的慘叫之聲,砰然落地。

我咬了咬牙,心想今日真是倒霉,臉上挨了巴掌不說,頭皮也險些被那瘋女人扯裂一塊,幸好世上總是好人多,英雄救美這樣的好事終于落到我頭上一回,心中略微安慰。

可當我站穩身形,稍微整理了一下亂糟糟的頭發和衣服,目光轉向這位“英雄救美”的好人時,瞳孔微滯,身軀也略微僵硬。

西裝筆挺的男人沉默的看著我,眼神依舊幽冷無光,毫無暖意。

我咽了咽口水,故意扭頭去看郭琳,她這一跤摔的不輕,此刻臉色發青的癱在地上,數次想要爬起來都因鞋跟太高扭到右腳腳裸而無法支撐,汗水頓時如雨而下,半晌才扭頭朝愣在身后的江洪明大喊,“你還站著干嘛,還不過來扶我?”

江洪明如夢初醒,急步上前將她扶起,郭琳人未站穩就不忘繼續瞪我,順便威脅,“你等著,今日之事不會就此罷休的!”說罷,又朝江洪明嘀咕了幾句什么,后者臉色有些發白,卻還是一言不發的扶著她繞過我們,出了酒店走進暴雨之中。

我看著他們漸漸被雨簾遮擋的身影,不以為然的挑了挑眉,對她的威脅全不在意。因為我和她的想法不同,今日之事不會就此罷休,總要連本帶利討回來的!心中想好后,轉頭去看我的好鄰居“凌凱”,正打算不痛不癢的說句“謝謝”時,驀然發現他也同我一樣在看已經離開的郭琳,目光冷洌,渾身掩飾不住的……殺意。

站在他身邊的我沒來由有些發寒,雖然門外并沒有冷風刮入,但周圍的空氣卻似突然冷凝,頗讓我心驚,悄悄退了兩步,避開這個氣場過于強大的男人,雖然我并不覺得郭琳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既然有人與我同仇敵愾,我又有何不喜?頓時對他的厭惡減少兩分,臉上浮起個客氣的笑容說,“剛剛……多謝了。”

他似從失神中驚醒,緩緩回頭看我一眼,居然連一個字都沒說轉身就走。

從我身后急步奔來一個人,手里撐著傘,匆匆追上他大步流星的步伐,快到門口時不忘回頭朝我友好的笑了笑,正是凌凱的助理梁曉曦。

我雖同他的上司有些“不睦”,但承蒙他多次關照,連忙回應個溫和的笑容,等他們上了剛剛駛來的一輛越野車后,才收起笑容,撫了撫猶有余痛的臉頰,默默走到門口,站在屋檐下等雨停了再走。

不料,我還沒站足一分鐘,便聽車輪軋著地面的聲音由遠及近,抬頭看著已經離開的迷彩越野車慢慢倒回,我微微愣神間,它已停在我的面前,梁曉曦從前排副座搖下車窗,顧不得雨珠紛紛濺在臉上,朝我喊道,“云雅,快上車。”

我怔了兩秒鐘,目光無意識轉向后排車座。

深黑色的玻璃窗完全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況,也不知道凌凱是不是坐在里面,我稍微探頭貼近玻璃窗看了半晌,依舊分辨不出里面是不是有人。不過轉念一想,以他的性格若在車里,肯定不會這般好心載我一程,莫非是他有事離開,梁曉曦出于男士風度才倒回來載我一程?

事實證明,很多事情容不得我們多想,當我拉開車門朝車里鉆時,眼角立刻發現端坐在后排的凌凱,他依舊西裝革履,坐姿筆挺端正,渾身冷氣四溢,仿佛隨時隨地都告訴外人:不要靠近我!而且對于我上車一事,他連頭也未轉,只是靠在車座上,雙目微闔,似在假寐。

我心中后悔不迭,此時再要退出去更顯尷尬,只能裝作沒有看到他關上車門,身形卻悄悄挪動,盡量貼住車門,與他保持一定距離。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