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靈異 > 火葬場燒尸人

更新時間:2020-02-11 07:16:41

火葬場燒尸人 連載中

火葬場燒尸人

來源:微小寶 作者:瘋子 分類:靈異 主角:老李明白 人氣:

火爆新書《火葬場燒尸人》是瘋子所創作的一本靈異風格的小說,主角老李明白,書中主要講述了:迫于生計,我進入火葬場,入行五年,我經歷種種匪夷所思的離奇故事,這些活人勿談,死人勿忌的驚悚傳奇,我都記錄在一本親筆日記里,今時公開,帶你了解這行的禁忌。 一個職業燒尸人,一本曲折離奇的自我筆記,一段驚悚懸疑的現實故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們又進了那宅子,這次并沒有看見那條尖吻蝮,除了張豁牙子在門外一直磨蹭,我們很順利的就進了宅子。他估計也是看出了有影壁,一直在找,雖然我并不知道這樣做的意義何在。

一路上,我們五個人都沒怎么說話,從看到那些尸體開始,氣氛變得有些凝固,特別是大頭,他的臉色很難看,我們問他怎么了,他卻只是問了我們一句,說我們知不知道那些掉在房梁上的死人的皮去哪兒了。

這個問題難倒了我們四個人,只有他幽幽的說那些皮都用來做那個宅院的模型了,我頓時覺得他很靠譜,至少懂得很多,有這樣的人在,也放心了許多。

雖然他看上去年紀也大不了我多少。

但張豁牙子卻不同意,說那么多人,皮肯定多到難以想像,不可能就模型那么一點,大頭只是笑了笑,并沒有爭什么。

我們進了后堂的地道,我又問謝老二挖洞要做什么,他說這兒就是那個照片上的女人的墓穴,挖開看看有沒有什么線索,我迷迷糊糊的點了點頭,似乎這樣也說得通,一想起左手背上的白斑越來越大,我心里又堅定了幾分。

通過地道,我們來到了那個鏡子的下面,這個時候看鏡子,竟然已經不是天空的景象,而是宅子大門口的景象,謝老二說這外面的鏡子肯定的不斷旋轉的,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也沒再多問。

大頭和張豁牙子在四周看了一圈,然后就叫我和謝老二的伙計對著南邊的那面土墻挖,他們三個沒動手在一邊抽煙,我反而是累的氣喘吁吁的,不過想到這一切都是為了我,我也沒多說什么。

很快,一個盤子大小的洞就被我們兩個一鏟一鏟的挖了出來,那個叫張豁牙子的人眼睛一亮,挺身就迎了上來,手往他那布袋子里一抓,一只黑色的鴨子立刻便被拎了出來,只不過它被張豁牙子的手扼住了咽喉,怎么掙扎也沒叫出聲來。

他將鴨子放在洞口,然后使勁往里面一推,左手撿了塊泥磚,將洞口封住了。我只聽到幾聲悶聲悶氣的叫聲,然后我們五個人都安靜了下來,隔了老半天,我忽然發現那泥磚動了動,然后從洞口掉了下來,然后那只黑鴨撲騰了一下,冒了個頭。

張豁牙子一把抓著鴨子的脖子,動作極為熟練,輕輕一扯,那黑鴨頓時被吊在了半空,弄得我都以為他要開始拔毛做烤鴨了!

那黑鴨也不反抗,就那么被張豁牙子的手吊著,張豁牙子湊到鴨子腹部一聞,臉色一變,道:“我的個乖乖,怎么是這股味道哦……。”

我看他有些逗,也跑去聞了聞,一股鴨子騷味嗆的我一陣咳嗽,心想這鴨子真是不知道多久沒洗澡了。

謝老二的伙計哈哈大笑道:“你想學我家二爺,你還嫩著呢。”

我不懂他是什么意思,我哪里學他二爺了?就在這時,謝老二果真就走了過去,一把抓住那鴨子,倒提了起來一聞,道:“這死鴨子,怎么這么臭!”我惡心的直咧嘴,卻又看見那鴨子的嘴巴里一直流著胃酸,連四周的空氣都變得惡心起來了。

“金子,你也過來聞一下!”謝老二對著金子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

“我,不要了吧。”金子道:“我最受不了鴨子騷味,待會兒吐出來,不是給你丟臉了。”

“少羅里吧嗦的,快過來聞聞!這鴨子味道不對!”

我這才知道這個伙計叫金子,而且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友好。

金子沒辦法,只好一手將剛點上的煙丟了,走了過來,一把接過鴨子,在面門前晃了晃,頓時臉色都變了,道:“這,這他娘的是尸臭啊。”

“不會吧!”我嚇得寒毛倒立,連一旁的張豁牙子都嚇得退了兩步。

謝老二將金子兜里的煙抓了出來,點了一根,猛抽了兩口,對我們說:“把東西都帶好,這是個尸洞,里面怕是真有個棘手的東西。”

我一聽,謝老二說的是東西這個詞,沒有說是人,也沒有說是死人啥的,頓時心里發毛,這東西到底是啥?

一旁的金子,看起來塊頭很大,但膽子還沒我大,輕聲道:“那這洞里,到底是個啥?”

“不知道,前幾年我在京城里也找到這么一個洞,那是堆死刑犯尸體的地方,凡是有尸洞的地方,必有殺戮,我這鴨子本來的一黑一白,現在只剩下個黑的了。”

謝老二請的這兩個人還好,一旁的金子已經有了退意,不由自主的在說些胡話。等張豁牙子說完,金子好像并不在意,癟了癟嘴,然后拿了一根不是很長的竹竿,對著那洞就是一陣亂捅。

“不要亂來!”張豁牙子一把將金子的手拉住,臉色很不好看,對著謝老二道:“二爺,這進還是不進,真要進的話必須加錢,不然......。”

張豁牙子話到一半忽然停了下來,因為謝老二已經將一沓錢攤在手上,遞到了他的面前,道:“夠不夠?”

那人點了點頭,笑了笑,我這時才看清張豁牙子的嘴巴,也終于明白,他為什么叫張豁牙子了。一張嘴巴,稀稀落落的就只有三四顆牙齒,難怪有這么個外號。

“還是二爺爽快!”

謝老二擺了擺手,走到那尸洞的洞口看了看,道:“這他娘的圓圓的,是個盜洞啊。”

張豁牙子收了錢,臉色也變得高興起來,我都開始懷疑他說的什么鴨子一黑一白,還死了一只的話是真是假了。

“二爺也是個行家啊。”

謝老二搖了搖頭,道:“什么行家,我也是聽人說過一些。”

“繼續挖!”大頭在后面說道。

金子在一旁像是生著什么悶氣。

“這,這不行。”金子吞吞吐吐的,但隨即便是一抹寒光劃過,一把短刀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挖不挖?”大頭怒道。

那金子渾身哆嗦得厲害,張豁牙子說不干了,反而有錢拿,他說不干了,直接就上刀子了。這待遇果然不一樣,金子瞥了一眼張豁牙子,看樣子是剛才被張豁牙子拉住,心里有些不爽,又看了看大頭,似乎也有些不滿。

看樣子是剛才看到張豁牙子拿了錢,自己卻沒有,心里有些不爽。

金子拿起鏟子就開始繼續挖,嘴里卻一直在念叨什么,我沒聽懂,不像是普通話。

我看得有點于心不忍,三個人欺負他一個,當即拿了鏟子也跟著挖了起來,畢竟這些都是為了我。上方的鏡子變得越發的清明起來,想來應該是已經要到午夜了,幾個人簡單的吃了些干糧,然后我和金子又開始挖了起來。

隨著洞口越來越大,那面土墻直接被我們挖倒了,土墻約莫有一丈左右的厚度,上面密密麻麻的有一些小的黑點,墻里還有不少的洞眼,我越看越覺得這一堵墻是人從里面堆起來的,而不是我想象的從外面堆砌而上。

墻倒的一瞬間,金子像是蓄謀已久,在我們注意力都在墻里面的空間的時候,他忽然轉身,丟掉鏟子,一個人鉆進了地道里,很快便沒了身影。

謝老二嘆了口氣,道:“這個慫包。”

頓了頓,謝老二將手里的煙丟了,“大頭,上!”謝老二的嘴里忽然崩出這么一句話來。

“二爺,你開什么玩笑。”大頭一指張豁牙子,道:“張豁牙,你不是什么都見過嗎,你不是說你吃過死人肉嗎,你上啊!”

“放屁,我那都是瞎咧咧的,誰沒事吃死人肉?”張豁牙子的眼里也有些恐懼,看著墻內的一片黑暗,跟著鬧了起來。

謝老二聽的有些煩了,連忙打了個暫停的手勢,道:“你們兩個丟不丟人!”

他話剛說完,墻里面忽然傳出一聲哀嚎,四個人頓時都靜了下來。

謝老二連忙取了個冷煙火直接丟了進去,黑暗的空間,瞬間變得透亮,我就看到里面幾個光亮同時一閃,同時,我們頭頂上的銅鏡里也猛的一閃光,就像什么東西的眼睛忽然睜開了一樣。

張豁牙子的臉色有點發白,指著里面,磕巴了半天,愣是沒說出一句話來,謝老二忽然上前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沒出息!磕巴個啥玩意兒,他們兩個小鬼都沒吭聲,你他娘的不是很厲害嘛,現在吃屎了?”

我知道他嘴里的小鬼要算我一個,心里暗暗有些不爽,這個謝老二給我的感覺真的不太正。

“我呸!”張豁牙子狠狠的瞪了一眼謝老二,“老子要家伙有家伙,要經驗有經驗,要人有人,我刨了這么久的沙子,什么東西沒見過,要你在這里跟我放屁?”

我沒想到他拿了謝老二的錢,脾氣還這么大。

謝老二還想說點什么,但是被大頭拉住了,眼下只有我們四個人,在這么一個較為狹窄的空間里,每個人的神經可能都有點問題,這也不奇怪。

“二爺,要不咱們先進去,進去了再說?”大頭道。他的意思大家都明白,張豁牙子卻真的有點怕了,大頭這是趕鴨子上架,我連忙點頭同意,其實我心里巴不得早點進去,在外面看里面黑漆漆的一片,遠比里面看外面要舒服得多。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