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靈異 > 玄天師

更新時間:2020-02-11 07:01:03

玄天師 連載中

玄天師

來源:落初 作者:夜醉語 分類:靈異 主角:白光翠花 人氣:

完結小說《玄天師》是夜醉語最新寫的一本靈異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光翠花,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末世起,妖邪亂世。不詳,詭異,一切未知皆為虛幻。詭異的鬼物,邪惡的魔修,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萬古隱秘。一少年,身負萬載詛咒,為了生存不斷地斗爭,破迷局,戰未知,最終踏上巔峰,掃除一切詭異。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夜黎急匆匆的感到了何老哥的船塢,遠遠地就聽見女人生孩子痛苦的呻吟聲,中年男子急的在船塢外不停的踱步。

“何老哥,翠花嫂子怎么樣了?”

“夜小子,你怎么來了?費勁了,以前兩個娃生的都挺順溜,這次真費勁。”中年男子不停的向船塢中張望,不停的吸允手中的煙卷。

“沒事的,放心好了。對了,怎么沒見你家那兩個娃?”夜黎拍了拍了他的肩膀,手中安神符悄悄地貼在了他的身上。

原本神情緊張的何老哥,慢慢地緩和了下來,這才發現夜黎身著道袍,不由好奇的問道:“夜小子,你這是唱哪出?那兩個娃送他們奶奶家去了。”

“沒事,今天何老哥大喜,我就這件衣服還挺新的,總不能讓快要出生的侄子或侄女看笑話吧?”夜黎故作輕松的說。

“哈哈,剛出生的娃,能懂啥?”何老哥被夜黎的話逗得哈哈大笑,氣氛也緩和不少。何老哥一拍腦袋道:“張嬸讓我燒熱水的,我竟然給忘了。夜小子,你先在這里呆著,我燒熱水去,一會等娃生下來,陪我喝一盅。”

“何老哥,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在這里逛逛。”

中年男子急匆匆地去了船塢的一旁,簡單的用石頭架起了一個燒水的壺,一會兒青煙四起。

夜黎仔細地打量著船塢,掐指一算,不由眉頭緊皺,細細自語道:“今日陰年陰月陰日,而船塢又在‘山之北,水之南’陰地。這娃不簡單啊!至陰之命。這次看來麻煩大了,希望能順利躲過此劫。”

夜黎走到中年男子的身旁,說道:“何老哥,你的船塢往日都是停靠在這里?”

“一般我都停靠在村頭,誰想在這荒山野嶺留宿啊!今天太邪門了,魚沒打到,就一條鴿子魚,船走到這里遇到暗流,走不動了。你嫂子又吵著肚子疼,沒辦法就打算在這里將就一宿,誰知道偏偏又要生娃。”中年男子一頓抱怨。

夜黎背對著中年男子,手中拿出一張符紙,口中小聲念道:“天地無極,乾坤借法。靈瞳術。”夜黎雙眼熠熠生輝,白芒涌動,發現船塢上方陰氣森森,水中黑霧彌漫,伸出像觸手般的黑線將船塢牢牢的困在這里。夜黎仔細的定睛一看不由倒吸一口涼氣。這哪里是什么黑線,這明明就是頭發。

此時,張嬸掀開了船塢的布簾神情慌張的喊道:“何富貴,翠花情況不妙啊!我看還是送醫吧!”

“啥?張嬸,我的船走不了,醫館離我們這么遠,咋去啊?求求你想想辦法,救救我們家翠花。”中年男子雙眼赤紅,像丟了魂似得。

“丑話我可說在前頭,如果翠花和娃有個三長兩短,可不關我的事。”張嬸也知道去醫館不現實,他們的村子比較偏僻,就算船能走,沒個一日的光景也去不了,況且還要走崎嶇的山路,孕婦也受不了,這樣把話說出來只是推諉責任,畢竟出了事誰都不好看。

“張嬸,我...求求你。”中年男子癱坐在地上,雙眼無神,嘴中不停的哀求。

“好,好,我盡力就是了。”張嬸剛要放下布簾,看到了夜黎,不由眉頭一皺,不悅的小聲道:“怪不得今天這么不順,弄不好也和這小子一樣,是個討債鬼。”

雖然張嬸聲音很小,可是還是被夜黎聽見了,心中不由一陣落寞,夜黎的母親就是生他的時候難產大出血,然后自己的父親帶著母親走了,自此下落不明。

“張嬸,我這里有張顆養氣丹,你給翠花嫂子服上。”夜黎拿出一個小木匣,里面放著顆拇指大小的藥丸。

張嬸看到養氣丹不由喜上眉梢,她可親眼見識過這養氣丹的神奇,夜黎的母親在當年剛開始就血崩,就是靠這神奇的丹藥硬撐過來的,生完孩子幾天都沒咽氣。

“有了這東西,老婆子我保他母子平安。”張嬸笑的合不攏嘴,就算過幾天翠花真死了,也和她撇清了關系。

“真的?謝謝!張嬸,我一輩子忘不了您的恩情。謝謝,謝謝!”何富貴原本木納的眼中頓時有了神彩。

“還愣著干什么?快點燒熱水,等著抱大胖小子。”張嬸有了養氣丹也安心了,吩咐何富貴道。

“好,好。這就燒。”何富貴連滾帶爬的跑到夜黎身邊謝了又謝,神采奕奕的燒水去了。

夜黎來到船塢一側,在地上鋪了一塊黃布,取出三張道符,手中拿著鎮魂鈴,口中念道:“天地無極,乾坤借法。封靈術。”夜黎抬手飛出一道符紙。悄然貼在張嬸的身上,張嬸身形晃動,然后兩眼一閉,趴在床邊睡著了,竟然還打起了呼嚕。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人之三魂六魄,藏于精,化于氣。魂歸,魄聚,聚靈術。”夜黎口中低吟。

手中鎮魂鈴扣在一張黃色的符紙上,符紙隨即燃燒化一團火,發出微弱的光芒。夜黎輕輕的搖動鎮魂鈴,船塢中翠花的喊聲越來越大,感覺孩子馬上要出世了。

孰不知,船塢中此時陰風乍起,蠟燭搖曳不定,仿佛隨時都會熄滅。

昏暗的燭光中,一張女人的臉顯現在產婦的肚子上,猙獰可惡,不停的扭動,一點點的從翠花的肚皮中爬出來。

慘白的臉上掛著鮮血,一頭烏發濕漉漉的貼在臉上,可是遮不住眼中的兇光。嘶啞的聲音仿佛來自九幽,陰森森的說道:“哪來的小道士,敢我好事,找死。”張嘴吐出一口黑霧,將船塢瞬間腐蝕了一個大洞,威力不減的向夜黎呼嘯而來,女鬼伸出張牙舞爪地也跟著撲了出來。

夜黎冷哼一聲:“鬼邪,亂世。不循天理,意欲殘害生靈,當誅!”手中鎮魂玲快速搖動,猛然扣在一張符紙之上,口中默念:“天地無極,乾坤借法。火裂術。”鎮魂鈴中燃起一團火焰,迎風而動,化為一道火焰燒在黑霧,頃刻間將之燃燒殆盡。

女鬼見自己的法術被破,眼中血芒涌動,指甲暴漲,滴著鮮血的舌頭舔著嘴中的獠牙。

鎮魂鈴散發出陣陣漪漣,沖擊在女鬼的身上冒出絲絲白煙,女鬼不顧身上的傷害,對著夜黎的天靈蓋就是一抓,修長的指甲在夜色中顯的格外的醒目。

夜黎手中祭出桃木劍,橫檔在頭頂,鬼爪重重地抓在了桃木劍上,頓時火光四射。

女鬼一聲慘叫,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手掌,此時的指甲早以齊根而斷,一團金色的火焰不斷地侵蝕著她的手掌,不由驚恐的道:“傳世法器!你怎么會有傳世法器?”

“哼!你這鬼物還挺長眼,知道這是傳世法器,還不束手就擒,興許我還能放你一馬。”夜黎也是驚訝,自己家傳的桃木劍竟有這般威能。細細一想也釋然了,這柄桃木劍是自己祖輩無數代所用的法器,本身加持無盡的意念,堅硬無比,雖說是桃木,卻一點不遜色寶刀利刃。

女鬼將自己被火焰侵蝕的手臂直接撕扯了下來,金色的火焰不多時就將整條手臂燒成虛無,女鬼惡狠狠地盯著夜黎道:“雖說你有傳世法器,但是你的道行還是太淺了。”

說話間,女鬼又生出了一條手臂,只是整個身形暗淡了不少,一個照面,就讓她受傷不輕。她也見識到了夜黎的厲害,遲遲不敢在輕易出手。

“九天諸神佛,顯天道,傳世法,鎮鬼邪。鎮鬼術。”夜黎將最后一道符紙放進鎮魂鈴中,火光乍現,零星的火光不停的在空中勾勒,在虛空中一張由火光勾勒的符箓漸漸成形,閃著金色的光芒。

女鬼口中慘叫,努力的向后退著身子,可惜一股巨大的吸力將她牢牢的禁錮住了。

夜黎擦了擦頭上的汗水,法力遠遠不斷的輸出,讓他一陣空虛,不過好在這女鬼已經在他的掌控之中了,消滅這鬼物,只是時間問題。

突然,眼看女鬼就要堅持不住的時候,黃河中,水光凌凌,一道水注拍在了虛空中的符箓上,使符箓一陣閃爍,消失了。

“嗯?何妨妖孽?”夜黎受到道法的反噬和巨大的沖擊,連連后退了三步,才穩住腳步。定睛眼看,一個黑瘦的男子,在黃河水中,不斷的起伏,手中一把鋸齒般的骨刀,讓人心生厭惡。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