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都市 > 刁蠻女領導

更新時間:2020-02-14 06:24:52

刁蠻女領導 已完結

刁蠻女領導

來源:掌中云 作者:梅三弄 分類:都市 主角:張易陽郭婷 人氣:

梅三弄新書《刁蠻女領導》由梅三弄所編寫的都市風格的小說,主角張易陽郭婷,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小職員張易陽意外地得到了智慧超群、只手遮天的極品女上司冷羅剎的賞識,昔日比泥更賤的小屌絲,竟然一步步走上了神壇……...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其實冷羅剎并非張易陽想象的絕情絕義,雖然說話語氣做事風格很容易讓人誤解,令人覺得她冰冷如尸體,但她內心亦有溫熱一面,只是較少表露出來。 張易陽驅車趕到邂逅何巧兒的地方,何巧兒已經急得滿頭大汗,但又不好埋怨張易陽,這女孩子怪倒霉的,昨天導師進院,今兒方玲病倒,真夠她受的…… 車子上路,直奔何巧兒家住的小鎮上唯一一家醫院。剛到,何巧兒就迫不及待下車沖進醫院,張易陽停好車追進去…… 在一個病房里,張易陽見到了何巧兒的母親,一位五十多歲的婦女,旁邊還有個男人,何巧兒則在另一邊牽著她母親一只手,眼里淚水打轉,楚楚可憐。 “這位是?”那個男人首先發現了張易陽。 何巧兒慌忙介紹道:“哦,我……同學,張易陽,載我回來的。” 那男人站了起來,把凳子讓給張易陽,張易陽把凳子推回去,“叔叔你坐吧,我站著就可以。” “小伙子蠻帥嘛,多大年紀啊?”何母忽然問。 “阿姨過獎了,看你臉色不錯,應該沒啥事了吧?” “沒事沒事,好著呢!過來過來,跟阿姨說說話。”何母向張易陽招手,令張易陽費解的是,何巧兒卻哇一聲哭了出來,掩臉沖出門外,何母無奈的看著張易陽道,“這孩子真是,都那么大了還愛哭鼻子,你別見笑。” 何母眼神示意,那男人立即會意跑出去追何巧兒,病房里只剩張易陽與何母。 “那是巧兒他叔。”張易陽應了聲,何母繼續道,“你覺得我們家巧兒好不好?” 何母問這種問題?張易陽覺得疑惑,回答有點吞吐:“啊……?蠻好……” “阿姨就這么一個女兒,阿姨走后都不知道她一個人怎么過,哎……”何母悲傷暗藏,說著說著就流下了眼淚。 “阿姨你別這樣,你這不挺好嗎?況且巧兒這么聰明一個姑娘她會照顧好自己的,她在外面精靈著呢,別人基本上欺負不到她。” “呵呵,哄阿姨的吧?”何母眼中閃過一絲擔憂,“我這個女兒自小就心地善良,與世無爭,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運。所以,小陽你要答應阿姨,在外面多照顧巧兒,算阿姨求你了……” “阿姨你言重了,即便你不說我也會照顧巧兒,放心。” “巧兒說是你載她回來,你有車?” “不是我的,是朋友的。” 何母哦了聲,目光在張易陽身上打轉,“小陽……有女朋友沒有?看你是個好人,要不考慮一下巧兒。” 何母夠直接的,第一次見面就判定張易陽不是壞人,如果張易陽深藏不露呢?況且不是壞人也未見得是好人,一但投資錯誤不就害了自己閨女一輩子?不過,她每辦法,反正一個母親,無論做什么,都是因為愛護自己的女兒。 張易陽冒冷汗:“這個……那個……其實……” “一時間你或許很難理解,但我相信不用多久你就理解了。”何母嘆了口氣。 在病房外面,張易陽沒看見何巧兒,倒是看見何巧兒的叔叔靠在門邊抽悶煙,他遞給張易陽一根,幫張易陽點上,然后神情復雜的拍了拍張易陽肩膀,指了指醫院外面,林海立刻走出去,在外面找到了何巧兒。 “我媽跟你說什么了?特煩是不是?對不起,麻煩你了!”何巧兒問。 “沒事,朋友嘛,除非你不當我朋友。” “你當然是我朋友。”何巧兒擠出一個笑容,“我回去看看我媽……” 何巧兒進了病房看她媽,張易陽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里抽煙,何巧兒的叔叔也一樣,兩個人一口接一口抽煙。 夜晚的走廊特別安靜,抽著煙,張易陽犯困了,靠在木椅里迷迷糊糊睡了過去。睡了一陣吧,被一陣哭泣聲吵醒,哭泣聲來自何母的病房,張易陽立刻推開門走進去,看到醫生為何母蓋白布,何巧兒撲倒在病床上哭的呼天搶地。 張易陽終于知道何母為什么對自己說那些莫名其妙的話了,更知道何巧兒為什么哭著跑出去,原來何母回光返照,知道自己時間無多,何巧兒也知道…… 張易陽站在病床前,勸也不是,不勸更不是,最后自己眼眶也逐漸濕潤了,心里難受,替可憐的何巧兒難受。何巧兒五歲時父親撒手人寰,現在母親也提早離開實在比他凄慘多了,雖然他家同樣困難,至少雙親健在。看來這世上的幸福不是擁有多少物質,而是擁有多少親人、健康,家永遠都是賴以生存的條件,缺少親人的眷顧與支持能走多遠?走再遠又有何意義? 星期二早上,張易陽與何巧兒帶著悲傷的心情從小鎮回到了城市。 何巧兒從今往后她就得孤影上路,張易陽很希望給她提供一些幫助,卻不知如何提供。看何巧兒下車時那副故作輕松的神情,張易陽就悲從中來、想哭。而且,何母死前那番話久久在腦海里盤旋,那是一個母親對女兒最大的愛,希望女兒幸福。可是,這種幸福張易陽覺得自己給不起,當然他不可能逃避照顧何巧兒的責任,如果逃避,準是個衣冠禽獸,答應了別人就得做,這是他的原則。 張易陽沒有去上班,只是給冷羅剎發去一條信息。冷羅剎知道情況,這兩天張易陽再忙都會抽空給她發短信,所以她并沒有為難張易陽。事實上冷羅剎自己就一大堆麻煩要處理,她才沒空理會張易陽上不上班。 當然,冷羅剎這人很有人情味,至少還算比較真,心里不滿就罵出來、不喜歡就讓你滾蛋,連威脅的時候都明著告訴。不像那些自譽謙謙君子,表面敬重你是條漢子,暗里詛咒你是個孫子,三天兩天給你下刀子,暗箭傷人、卑鄙無恥。 打開家門,看到一個光溜溜的人影在晃悠,張易陽嚇了一跳,幾乎一個撩陰腿踢過去。看清楚是自己的好哥們蘇然后,張易陽立刻罵了起來:“操,你神經病啊?” “你平常不這樣?”蘇然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頭發濕漉漉的,他正在用毛巾試擦,“哥們,這幾天到什么地方風流快活了?” “我那是在屋里沒人的情況下。去什么地方跟你有關?” “哦,我從沒把你當人。”蘇然奸笑,“別以為瞪眼睛就怕你,這房子我有湊租金的好不好?”其實還是他給大份的,他老爸超級有錢,只是這些事情他并沒有告訴張易陽,但有一點十分肯定,他當張易陽親兄弟一樣。 張易陽懶得費勁跟他掰扯,打算回自己的房間,走了一半忽然聽見廁所內傳來水聲,他說:“你這禽獸又洗完澡不關水龍頭?” 蘇然偷笑:“嘿,那你幫忙關一下哈。” “憑什么我得幫你?” “從直觀角度看,你的距離比我近;從經濟學角度看,由你去干比較節省資源。” 張易陽無語,只能去,然而剛踏進廁所半步,一個尖銳刺耳的女聲立刻響了起來,張易陽飛快捂住眼睛沖出來,直接跳上沙發掐蘇然的脖子:“你個二百五,媽的,我掐死你……” “咳咳……,你偷看老子的女人老子沒跟你計較,你這混蛋惡人先告狀。” 張易陽一愣,好象對哦,太尷尬了,還是回房間吧! 躺在床上,張易陽還能聽見外面說話的聲音,這破房子隔音效果實在不敢恭維,張易陽為此已經郁悶了許多次…… “剛剛那個流氓是誰啊?”一個悅耳的女聲說。 蘇然說:“我二奶。” 女的撒嬌:“你找一男的當二奶,我算什么哇?” “你是我的原配夫人啊,地位高度了!”蘇然干笑,“走嘍,咱們繼續回屋斗地主。” “還斗?”女的不太愿意,“都四遍了……” “遍遍新鮮嘛,我想到一招新鮮的,保證你這小騷貨會呱呱叫。” “你才小……死淫精。” “走啦啦!” “不好,隔壁有人。” “什么隔壁有人,我還上面有人呢。別管他,你就當他是頭豬,不對,他本來就是頭豬,牲口。” 實在不堪入耳,張易陽聽不下去了,連忙拿枕頭捂住自己雙耳。 一覺醒來房間內已是一片昏暗,看看時間,晚上九點。張易陽從床上爬起來,貼著耳朵傾聽了一會,確定外面完全沒動靜了才走出去。那對奸夫淫婦確實已經離開,留下一片狼籍的客廳、房間,臭襪子亂飛,陽臺外面掛著女性的貼身衣物,號碼還挺大。 打開電視,隨便泡了袋面,張易陽一邊吃一邊看,隱約的聽見自己的手機響了起來,他跑進房間在枕頭底下找到,來電的是冷羅剎,他立刻按下接聽鍵…… “你死了現在才接?”冷羅剎巨大的、憤怒的聲音幾乎把張易陽的耳膜神經系統破壞掉,她憤怒了…… “沒、沒聽見……” “到茉莉商城來,立即。”電話劈啪掛斷。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