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短篇 > 豪門追妻:老公我錯了

更新時間:2020-02-08 10:45:53

豪門追妻:老公我錯了 已完結

豪門追妻:老公我錯了

來源:掌中云 作者:天琴 分類:短篇 主角:楊寄琴沈 人氣:

《豪門追妻:老公我錯了》為天琴最新力作,本網站免費提供“新書發布!”在線閱讀,無廣告,無彈窗,歡迎閱讀。精彩內容: 公演結束瘋玩一頓本來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楊寄琴沒想到的是大半夜的打個車還有人跟她爭。跟一個女人爭車子?!還是不是男人了?果然只是空有外表的極品男!好吧,她就委屈自己和那對極品共乘好了。   有沒有搞錯?這男人居然當著她的面和懷里的美.女上演起兒童不宜的畫面?世風日下!她只不過是提醒一下罷了,居然受到了那邪魅惡男的非禮,不僅奪去了她的初吻,還狠狠地侮辱了她一頓!   如是,她高聲詛咒他一個月內出車禍而死!永世不得超生!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一向不管不理自己的繼母會對自己逼婚,而對像就是那個非禮過自己的色男。   最最驚訝的是,婚禮當天那色男居然真的應了她的詛咒,因車禍命在旦夕,天啊!早知道自己那么神,當初就應該詛咒他這輩子都娶不到老婆才對的。   如是,她選擇了逃跑!讓人奔淚的是,無論她怎么逃,就是繞不出他的手掌心!神啊!有誰可以來救救她?!...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夏瑤一愣,轉動著眼珠子呵呵干笑道:“貌似我又說錯話了,你抽我吧。”說著將右臉送了上去。 楊寄琴吃笑著一把將她推開:“抽花了你的臉,香香姐要找我拼命了,我只是覺得你這話怎么和報上說的那么如出一哲。” “我就是從報紙上背下來的。”夏瑤嘻嘻笑道,用食指指住她的鼻子,語帶威脅道:“你是不是喜歡上沈君浩了?不準說謊!” 楊寄琴受不了地翻翻白眼,沒好氣道:“如果我喜歡他,這個時候就該蹲在哪個角落里哭去了吧?有沒有一點眼力見的你。” “說的也是,哈哈……。”夏瑤哈哈笑了起來,楊寄琴瞟了她一眼,繼續著手中的活兒。心里的那一點不舍不能算是喜歡吧,畢竟和他相處了那么多日子,也開始慢慢習慣了。突然之間離開,心里肯定會有些不舒服的,就像到了某個地方常住完了,離開的那一刻,凄涼的感覺總會由然而生。 楊寄五琴目前只能找到這個理由來說服自己,甩甩頭,決定不再想這些了。目前她應該多想想未來,想想到了人生地不熟的新環境時怎么辦,不是么? 目前唯一牽絆她的,就是住在效外的外婆了,雖然有女傭在照顧她,但久了見不到自己的親人,心里肯定會很寂.寞的,最怕寂.寞的就是老人了。 “夏瑤,有空就代我多看看我外婆。”楊寄琴抓上夏瑤的小手,再一次央求道。 夏瑤拍了拍她的手,安撫道:“我會的了,你放心吧,再說飛機那么方便,隨時都可以往這邊飛的嘛。” “嗯,說得也是。”楊寄琴笑了,擔憂的心總算寬了寬。 “沈總經理,少夫人今天十點的飛機去往深圳,你看……。”翹著二郎腿,坐在沈君浩辦公桌上的龍天翔,似笑非笑地望著一臉嚴俊的他幽幽地開口道。 “你怎么那么清楚?”沈君浩雙眸一凜,微微瞇起,回望著一臉壞笑的龍天翔。心里卻似被什么東西狠狠地撞擊了一下,楊寄琴!跑了還不算,還往那么遠的地方跑?就那么急切地想要甩開他? 自尊心嚴重受創的他,恨不能立刻跑去機場,把她抓回來狠狠地教訓一遍! “因為我關心她啊。”向來不茍言笑的臉上,盡顯邪.惡。沒錯,是他多事了,因為他了解沈君浩,驕傲如他,要他親自去尋找楊寄琴是不可能的。只好由他這位對這件事情看不過眼的好朋友代勞了。 夫妻之間鬧鬧誤會,吵吵小架,非得搞那么嚴重么?他實在是搞不懂呀。雖然,楊寄琴做得有點不對! “你關心的太多余了吧?”沈君浩挑眉,彎起唇角,用譏誚來掩飾自己心底的煩亂。 “我不僅關心她,還關心你,所以幫你調查了一些關于她的事情。”龍天翔俯身,帥氣不羈的臉往他湊了湊:“你想聽嗎?” “請把你這一肚子密秘收好,帶著它們一起滾回龍氏呆著去!”沈君浩煩燥道,龍天翔成功了,因為沈君浩原來就浮燥的心被他擾得更加煩亂起來。 龍天翔根本就是看準了他想聽的心思,故意使壞逗他,他真是想不明白,冰冷如霜的龍大少爺什么時候變得那么有幽默細胞了? 龍天翔直起腰身,開始報告他所知道的事情:“孟圣楓是孟氏的未來接.班人,和你老婆曾是一對感情很好的戀人,可是卻活活被你沈君浩拆散了。所以,人家偷著約約會,拉拉手也是很正常的,反正這種事在二個月之前她們常干的,你沒必要那么大動肝火。” 沈君浩極其不滿地睨著他,這話他怎么聽起來,心里那么復雜呢?他活活拆散她們?天底下最冤的冤案也就這件了吧? 想不到他們居然還是一對戀人,孟對楓的條件那么優秀,他算是想通了楊寄琴為什么會背著他偷人了。之前一直一直想不通一個有學識有教養的女人怎么會干出這種丟人的事情來! “你的意思是讓我去把她求回來?”沈君浩咬牙切齒道,長這么大,他就沒干過這么沒自尊的事!天下女人何其多,她楊寄琴算哪一號? 龍天翔抬起腕表,蹙眉故作隨意地揚起道:“離登機時間還有半個鐘。” “謝謝你的好意!如果你喜歡就只管去追,別影響我工作。”不容商討的聲音從他嘴里溢出,埋頭開始工作。 門外傳來低低的敲門聲,推門進來的是一臉俏笑的楊依云,掃過龍天翔臉上的視線停了一停,愣了。她一直以為沈君浩是這個世界上最帥的男人了,想不到還有足以和他媲美的男人。 龍天翔早已經習慣了這種大放光彩的欣賞,沒有理會她,盯著正在埋頭工作的沈君浩道:“既然你自己不想要,我也不逼你了,再會!”說完,不太滿意地往辦公室外走去。他第一次多管閑事,這混蛋居然不買賬!果真是自負得可以! 楊依云看著龍天翔走遠后,才回過頭來甜甜地喚了聲:“寄凡……。”邁天腳步往他身邊移去。 好不容易把楊寄琴盼走了,她要加把勁俘獲他的心才行,省得又要被哪只鴛鴛燕燕拐走了,那她不是白忙一場了? 被龍天翔擾得心煩意亂的沈君浩抬頭,盯著她微微一笑,道:“寶貝,請你改天再來吧,我現在正在趕一點事情。” “沒關系,我坐在這里等你就行了。”楊依云無所謂地笑道。 后者卻沒有再回應她,提起桌面上的電話聽筒放在耳邊,淡然道:“進來送楊小姐出門。” 剛掛上電話,劉沁興沖沖的身影就出現在辦公室內了,幸災樂禍地走向驚愣在原地,還沒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楊依云面前。用禮貌到欠打的語氣道:“楊小姐請吧。” “君浩?”楊依云嘟著嘴撒嬌地喊了聲,沒來得及得到沈君浩的回應,劉沁就已經半推半拉地將她帶出辦公室了。 只到她們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門外,沈君潔才煩悶地丟下手中的筆,將身子深深地靠進皮椅內。心,早就飛到機場去了。 國際機場內,楊寄琴領好登機牌,掃視了一眼前來送機的同事,忍不住吃笑道:“瞧你們那是什么表情,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可是,少了你我們會很不習慣的。”一位美.女垮著小臉道。 楊寄琴拍拍她的小臉,笑瞇瞇道:“很快就會習慣了。”雖然有幾千幾萬個不愿意去,但為了安慰同事們,她的臉上卻盡是輕松的笑容。 “一年后你一定要回來哦。”夏瑤拍拍她的肩,揚聲沖大家道:“好了,大家別影響寄琴登機了,誰再說一句話踢死誰。” 眾人吃笑著噤了聲。 “安括我在內么?”身后傳來孟圣楓含笑的聲音,眾人皆回頭,目光劉刷刷地落在站在不遠處的孟圣楓身上。 “孟圣楓,你送機就送機嘛,搬那么多年貨給寄琴干嘛?”夏瑤打量著他腳邊的幾個旅行箱子道。 “是呀,你想抬死我么?”楊寄琴隨眾人一起笑了起來,沒有讓孟圣楓前來送機,是因為不想看到他難過,想不到他還是來了。 “誰說我要送給你了?很不巧的我自己也要去深圳罷了。”孟圣楓得意地笑道,昨晚跟他那個固執老頭靡了半天,才勉為其難地答應的,他容易么! “你去干嘛?”楊寄琴錯諤地打量著他。 “被下放了唄。” “啊?香香姐瘋啦?”眾美.女七嘴八舌地吵了起來,一臉同情地望著孟圣楓,她們并不知道孟圣楓就是公司的未來接.班人,也是他自己要求要去的。 唯獨一個知情的夏瑤了然地笑了,將他推到楊寄琴身邊,笑道:“你們再不抓緊時間就要禁止登機了,圣楓,我們可是把寄琴交給你了啊。” “一年后帶回來,我記住了。”孟圣楓笑了,拉著仍然在呆愣著的楊寄琴往入口走去。 楊寄琴被他拖著走了幾步,忙將小手從他的掌中抽.了出.來,急切道:“你是為了我才去深圳的對不對?孟圣楓你給我站住!” 孟圣楓駐足,回頭盯著她道:“是的,為了你去,不過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并不是一時意氣用事。” “可是你這樣子……。”楊寄琴煩燥地用手爬梳著頭上的長發,急道:“你會讓我很難做,很慚愧,很對不起你。” “楊寄琴你想太多了。”孟圣楓臉上的笑容依然溫柔,不緊不慢道:“這件事本來就錯在我身上,懲罰的卻是你,我爸明顯是在包庇我,如果我真的讓你一個人去深圳了,你認為我就不慚愧,不難過了嗎?” “我根本就沒有半點要怪你的意思。”她愿意走的另一個原因是逃避沈君浩,希望能找個新環境把這幾個月來的不愉快通通忘掉,特別要忘掉那張不時地出現在自己腦中,妖孽得讓人抓狂的帥臉! “我陪你去,并不是為了贖罪,而是真心想陪著你。”孟圣楓毫不保留地將自己的感情流露,在二個月之前,他們本來就是很好的一對。所以很理所當然的,他覺得現在仍然是。 楊寄琴自然明白他的想法,雙眸不自在地垂下,道:“圣楓,我現在不想談感情,只想好好練舞,爭取明年回到上海。” 孟圣楓的臉色因她的話而失落,她這是在拒絕他嗎?為什么?為什么結個婚后就變了呢?“寄琴,我知道你現在一時半回緩不過神來,我們慢慢來,一切都會好的。”他要重新追求她,讓她重新回到他的身邊! 一年后。 孟氏深圳分公司21樓,是公司專門設置的訓練基地,諾大的訓練館內,四面反光的鏡子應襯出一個衣袂飄飄,美若仙子的身影,正忘我地舞動著曼妙的身段。 那抹漂亮的身影正是被總公司打發到這里來的楊寄琴,因香香的一句:如果你還沒有荒廢自己的舞藝,也許會有機會回來,她每天都很努力地在練習。 回到上海,是她這一年里的唯一夢想! 因為上海有她的親人,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所以,無論深圳再怎么好,仍然是留不住她的心的。 至于那一段可笑的婚姻,那個邪魅火暴的沈君浩,早就已經被她悄悄遺忘了,因為她的刻意,那一段記憶被她提早塵封了。 偶爾的幾次想起,也只不過是一笑置之,絲毫牽絆不了她的情緒。 望著鏡中翩然起舞的自己,楊寄琴抹去額角滲出的細汗,不甚滿意地糾正著自己的動作。 “寄琴,該回家了啊,我要準備關門了。”指導員陳老師站在門口喊了一聲,帶妝練習的楊寄琴便像一只彩蝶般飄然落地,然后收攏腳步。應了一聲后,動作優美地往儲物箱走去。 一個人走在濱海大道上,迎著略帶腥咸的海風,楊寄琴嘴角吟笑,望著海的對岸。其實她一直都覺得這個濱海城市是很漂亮的,年輕化,節奏飛快的新新城市! “寄琴!”身后響起一個男音,楊寄琴的嘴角一彎,笑得更深了,回身對著孟圣楓道:“今天你又跑遠了吧?” 一身運動服的孟圣楓在她身邊停下,呵呵笑道:“我是特地來接你下班,你也不說感動一下呢?” “因為我覺得這種傻瓜行為不值得感動呀。”楊寄琴笑瞇瞇道,孟圣楓每天下午都會沿著濱海路慢跑一段,緞練身.體的同時還能接楊寄琴下班,這是這一年來他最喜歡干的事。 “累了吧?”孟圣楓伸手,拂去她額角的發絲,聲音柔柔地消散在海風中。 楊寄琴不自在地往旁邊閃了一步,搖了搖頭:“只要一想到回上海,我便不覺得累了。” 她的躲避讓孟圣楓小小地傷心了一下,但很快又笑了起來:“你不用那么拼命,一定會有機會回上海的。” “那可不一定。”楊寄琴可沒有那么樂觀,畢竟當初事情鬧的挺不好,公司高層會不會讓她回去可不好說。 她打量著孟圣楓,調.笑道:“我們可不像你,可以一邊玩一邊工作的。” 孟圣楓佯怒地臉一沉,道:“我是真心喜歡這份工作的,只不過沒有你那么大的壓力罷了。”他想回上海,分分鐘都可以的,所以也不用和她一樣,下班了還那么拼命。 “你也該幫你.爸爸分擔一下打理公司的重擔了,畢意跳舞不能作為終生職業。” “不用你說,明年的這個時候我也沒那么瀟灑了,我爸答應給我三年的時間玩,轉眼三年就過去了。”雖然不愿意,但身為家中的獨子,這副重擔是不得不挑的,有時身為有錢人也不好啊! “我能理解。”楊寄琴含笑道,她自己不就是個例子嗎?放著家里的公司不管,偏偏愛上了這一行。對公司虎視眈眈的楊夫人會不會做出什么亂子來還不知道呢,她所騁請的法律顧問也不知道能不能起到點實質性的作用。 “理解萬歲!”孟圣楓高喊一起,開懷地跳了起來,楊寄琴看著如孩子般的他,不禁也跟著笑了。 孟圣楓是個不錯的男人,可就是不知為何,她這一年來都沒有重新愛上他,甚至越來越把他當好朋友在看待了。她和他,注定只能做一對舞臺上的藝術情.人了。 那一段鬧劇般的婚姻,難道將她對愛情的熱情如數澆熄了嗎? 這一天,剛走進公司便有人告訴楊寄琴,陣老師找她到辦公室去一趟。抱著滿肚子的疑惑,楊寄琴快步往陳老師的辦公室走去。 敲了敲玻璃門后推門走了進去,禮貌地開口道:“陳老師,你找我么?” “嗯,進來坐吧。”陳老師放下手中的資料,指了指辦公桌前的椅子道,楊寄琴點頭,依言在她的面前坐下。 頓了一下后,陳老師笑瞇瞇道:“某電視臺正在舉辦舞蹈大賽,不過需要男女搭檔的,我前些日子跟總部提了下,香香姐極力推.薦讓你和圣楓上場。” 楊寄琴愣了一下,不可置住地望著她,這一年來,她都處在半封.殺的狀態下,怎么突然會派她去參加這個大賽? 陳老師看出了她的疑惑,微微一笑道:“你還看不出來么?香香組是想給你一次機會,如果能拿到冠軍,為公司爭了光,回總部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真的?”楊寄琴大喜,聽到回總部這幾個字,她的心里就無比興奮起來,那是她做夢都想著的事呵! “當然是真的啊。”陳老師笑了,隨即斂去臉上的笑容,一臉嚴肅道:“因為是男女搭檔的,選舞的局限性小,所以肯定會有很多人選跳國標,侖巴之類的,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挑一個自己熟悉的,特別的舞去參寒。 “好的,謝謝陳老師。”楊寄琴站起身子,高興地轉身走出辦公室。 特別一點,少人跳一點的?楊寄琴走在回廊上,努力地思考著這個問題。剛剛只顧著高興,根本沒有想到其實這也是個大問題。 畢竟現在的藝術公司人才輩出,想要拿到冠軍卻實有點難度! 為了可以回上海,她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好好練習才行! 正在客廳看電視的楊夫人被突然撞開的門嚇了一跳,回頭便看到一臉怒沖沖的楊依云走了進來。 楊夫人勾起唇角,輕笑一聲道:“又上哪吃火藥回來了?怎么就沒見你開心過一天呢?”整天一到家首先要干的事情便是摔門,也不知她哪來的那么大火氣。 楊依憤憤地將手袋往沙發上一甩,罵道:“那個劉沁簡直不要臉,天天往男人的腿上坐,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和沈君浩的關系曖.昧,居然還有臉呆在那里工作。” “我一早就跟你說過,那個沈君浩不是什么好東西,你就是不聽,這不是白拿的氣受么?”楊夫人瞟了她一眼,沒好氣道。 “論美貌論學識論身家背景,我哪一點比不上那個劉沁嘛!沈君浩那么喜歡抱她。”楊依云揚聲道,輸給別的女人她也就認了,居然是輸給一個空有外表的秘書,這口氣她是怎么也咽不下去。 楊夫人譏笑一聲,道:“有錢的男人呀,就怕你這種有學識有地位的女人,你想知道沈君浩為什么喜歡劉沁是么?很簡單,因為那個女人不用他負責,不指望沈君浩會取她,就算把她玩殘了也不用負責的女人,試問這種女人有哪個男人不喜歡?” “我也沒要求他一定要取我呀。” “可你就是奔他沈家大少夫人的頭銜去的,不是么?”楊夫人似笑非笑道,男人女人這些事兒,她看得再透徹不過了,都是一幫虛偽的家伙! “媽,那你說我該怎么辦?”楊依云煩悶地揪著自己的長發道。 楊夫人起身,站在她的面前,盯著她認真道:“從此不要理會沈君浩,嫁給沈君亞!” “可是我真的不喜歡那個沈君亞!”提起沈君亞,楊依云便一臉嫌惡起來,那個流里流氣的男人,一天到晚死纏著她不放,煩都煩死了。 “我跟你說過了,沈君浩根本不姓沈,沈君亞才是沈家真正的長子,沈家的家業也注定是沈君亞的。如果你嫁給了沈君浩,就注定這輩子都一無所有。”沈君浩是沈夫人領著嫁入沈家的,并不是沈建安的親生兒子。 “我又不缺錢花,干嘛要什么家業。” “你現在是過的不錯,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們現在花的住的都是楊寄琴的,那個女人一狠起來,很有可能就把我們趕出去了。”經過去年的那件事后,她已經徹底相信楊寄琴是絕對做得出來的了!所以,她不得不為自己和女兒找條后路! “我不管,反正我今生非沈君浩不嫁!”也許真的是衣食無憂慣了,楊依云根本感覺不到楊夫人嘴里所說的危機。 楊夫人氣結,不滿道:“沈君亞那么喜歡你,對你那么好,我就不明白你還有什么好挑的。” “這是我的事,不用你明白。”楊依云嘟起小嘴道,說完拎起被她甩在發沙上的手袋往樓上走去,獨留下被氣得不輕的楊夫人在客廳里。 楊寄琴瞪著意外地出現在門口人影,錯諤地打量起來,試探性地問了一句:“夏瑤?” 夏瑤沒好氣地一把將她推開,從她身邊擠了進來,把行禮往地上一扔道:“看來某些人根本就不想看到我。” “哪有?我只是驚訝了。”楊寄琴關好門,跟在她身后進了屋。 “夏瑤?你怎么來了?”孟圣楓易是一臉的豪詫異,打量著一身休閑打扮的夏瑤。 夏瑤打量著裝飾漂亮的屋子,一臉曖.昧道:“我不是存心要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哦。” “那么你是為何而來?”孟圣楓并不把她的調侃當回事,笑著問道。 夏瑤擺了一個優美的舞蹈動作,笑瞇瞇道:“我當然是來英雄救美的呀,寄琴,有我做你的配角,我相信你的《將軍奪妻》一定會得冠軍的。” “你真的是來搭救我的?”楊寄琴欣喜地叫道,有夏瑤在,得冠的機會就大大增多了,這讓她怎么能不欣喜? “當然是真的,我特意向香香姐申請來參寒的哩。”夏瑤笑嘻嘻道:“事前沒有通知你,是想給你一個驚喜,不過貌似有驚無喜呀。” “誰說的,我不知道有多開心呢。”楊寄琴興奮地拖著夏瑤往屋里走去,夏瑤隔著門縫望了一眼外面,輕輕將房門合上。用食指點著楊寄琴調.笑道:“好家伙,都住到一塊來了,看來……。” “你想太多了!”楊寄琴打斷她的胡亂猜測,橫了她一眼:“有時候流言匪語就是被你們這些人制造出來的。”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夏瑤哈哈大笑起來。 “你看到什么了?”楊寄琴沒好氣地翻翻白眼:“我跟孟圣楓是清白的,屋子還住著好幾位同事呢。” “好啦,逗你玩呢,不用再跟我解釋了。”夏瑤吃笑道。 “我因流言被趕出上海,可不想再因為流言被趕出公司。”想起一年前無辜背黑鍋的情景,她的心里就怕怕的。 夏瑤打量著她,斂了笑一本正經道:“你現在已經是單身了,為什么不愿意接受圣楓?這么一個好男人錯過了多可惜。” “我也不知道,突然就沒有了談戀愛的興趣。”楊奇琴無奈地聳聳肩,這個問題她也想過,可就是想不出個答案來。 “你是不是……。”夏瑤盯著她小心翼翼地開口:“是不是在想著沈君浩那個風.流種?” 楊寄琴愣了一下,錯諤地望著她,為什么她會突然這么問?她的心里,什么時候喜歡過沈君浩了?為什么她自己都感覺不到? “怎么可能。”楊寄琴干笑一聲,借以掩飾心底的一絲心慌。 “不是就好。”夏瑤舒服地將身子拋進大床.上,嘆了口氣道:“幸好你離開了那個風.流種,不然有你的苦日子過。” “他……怎么了?”楊寄琴原本想勿視關于那個男人的所有一切,可當夏瑤提到時,還是忍不住問了。 “那個風.流種至今還跟你妹妹的關系一直曖.昧不清,楊依云那丫頭除了舞跳得好就一無是處了,高傲的不可一世,盛氣凌人,我真不明白你怎么會有這種妹妹,這種人,也不見公司處置她。” 楊寄琴垂眸,想起一年前在辦公室的那一幕,楊依云和沈君浩擁吻的畫面至今仍深深地刻在她的腦活中。 她搖搖頭,將這個不堪的畫片甩出腦后,反正都是別人的事,跟她沒有關系的。當初生氣,是因為一個是她的丈夫,一個是她的妹妹。既然沈君浩已經不是她的丈夫了,楊依云也從來不把她當姐姐,他們的事她也就沒有必要過問了。 “回到上海的第一件事,就是起訴離婚。”楊寄琴冷冷地說道,完全沒有發現自己的表情是多么的反常。 “寄琴,你沒事吧?”夏瑤疑惑地打量著她,看她的樣子,怎么感覺想吃人? 楊寄琴一愣,忙緩和了臉上的表情:“我沒事,我能有什么事?” “婚姻法規定的是分居二年才可能離婚。”夏瑤很好心地提醒道,看到楊寄琴失落的表情,忙改口道:“既然沈君浩都同意離婚了,為什么一定人起訴離婚,真接找他一起去辦手續就行了唄。” “可是我不想見到他。”無來由的,她就是怕他,怕那個邪魅到極點的男人。 “那就把簽好的離婚協議寄過去吧,看能不能走走關系,在避勉兩人見面的情況下把手續辦了。” “這樣行嗎?”楊寄琴傷神地揉揉太陽穴,思量著開口:“依沈君浩的人際關系,這點小事應該難不倒他才對吧?” “試試就知道了。”夏瑤翻出睡.衣,站起身道:“你自己慢慢糾結,我去洗洗睡了。” “總經理,這是你的私人快件。”劉沁將快件雙手奉上沈君浩的辦公桌面上,確遲遲沒有松手,甜甜地問道:“總經理,請問用不用我來幫你打開呀?”偏然轉身,柔軟的身子便溺進沈君浩的懷里。 沈君浩睨了一眼快件上的地址,發現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快件,點了一下頭算是允了。 好奇心旺盛的劉沁在看見上面的字體是出自女人之手時,就很想看看里面裝的是什么寶貝,想不到沈君浩那么爽快就答應讓她拆封了。 “離婚協議?”劉沁訝然地翻看著手中的協議書,將它舉到沈君浩的面前,強壓住心底的興奮道:“總經理,你看看,好東西哩。” 埋首工作的沈君浩在聽到她嘴里念出‘離婚協議’四個字時,便抬起頭顱,望向劉沁手中的協議書。 ‘楊寄琴’這三個絹秀的字體赤然出現在他的眼前,驚訝過后,是無盡的冷漠,雙眸微瞇,沖劉沁命令道:“拿去碎紙機去碎了。” “總經理,你不考慮一下嗎?”劉沁失望地仰起小臉,注視著他。 “出去!”不奈而冷硬的聲音,沈君浩很不溫柔地抓上.她的手臂,將她推出自己的懷抱。 劉沁氣得鼓起小嘴,卻又不敢說什么,只好不情不愿地拿著有楊寄琴簽名的離婚協議書走了出去。 反正她已經習慣沈君浩的變幻無常了,高興的時候隨她在他懷里怎么折騰都行,煩的時候,把她當狗一樣呼喝! 這種男人,真是讓她又愛又恨。 沈君浩睨著她離去的背影,憤憤地將手中的筆往桌面上一扔,往皮椅后面靠去。楊寄琴!你總算還記得我們是夫妻呢! 他在心底冷笑道,這么輕易就想離婚了?打發乞丐吧?可惜,他并不是那種可以隨便打發的乞丐! 會有驚喜等著她的!而且一定讓她意想不到的驚喜!伸手,提起辦公桌上的電話,對劉沁吩咐道:“給我訂一張到深圳的機票,明天的!” 大劇院內。 布置得漂亮寬敞的舞臺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光彩奪目。舞池的中間,身著深紅色舞衣的楊寄琴和搭檔孟圣楓跳著排練近一個月的《將軍奪妻》,在其它身著雪白舞衣的舞者襯托下,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豪華的宮庭舞曲,在兩人天衣無縫的配合,舞得華麗而動人,折起臺下的陣陣如雷般的掌聲。許多人看得如癡如醉,工作室室長陣老師更是為以此為榮,笑得格外開懷。 臺上的火紅持續燃燒,燃燒著楊寄琴對于舞蹈的熱情,燃燒著臺下觀舞者的靈魂。 她的額角滲下細膩的汗水,成敗在于一時,能不能回上海亦在于這一刻。她不能輸給別人,特別是今天! 也許是太過焦急,好幾次腳步一陣凌.亂,幾經摔倒時被孟圣楓挽腰救起,隨音樂而圓了過去,即留不下絲毫的破綻,她倆,早已融為一體。 她的舞也許沒有別人的風.情萬種,沒有別人的妖眉迷人。卻有著自己的獨特,憂郁而凄涼,也許沒有人看得懂,但這并不重要。 臺上的燈光有些刺眼,白茫茫一片,隱住了她的目光,隱住了來自貴賓席上兩束似笑非笑,冷冽玩味的目光。 音樂漸弱,火紅的舞衣華麗著地,臺上緊擁的兩人為這個美麗的舞曲畫上了圓.滿的句號,她終于可以全身而退了! 謝幕,孟圣楓牽著她退了下去。 “太棒了!”陳老師走進后臺,含笑沖兩人豎了豎大拇指。 “琴啊,我從來就沒有那么緊張過。”夏瑤嘻笑著張開雙臂,和楊寄琴激動地相擁,就連公演時做主角都沒有卻場過的她,今天居然會緊張,真是太反常了! “謝謝你,夏瑤。”楊寄琴動容地擁著她,嘻笑道。 “分數出來了。”一位女孩一聲尖叫過后,后臺頓時沸騰了,有人激動地喊道:“太棒了,遙遙領先,冠軍是拿定了!” “太好了!”楊寄琴激動得熱淚盈眶,她終于如愿以償了!實現自己的夢想了! “寄琴,恭喜你。”孟圣楓不知從何處變出了一束鮮艷浴滴的紅玫瑰,雙手奉到楊寄琴的面前,臉上掛著深情的笑意。 楊寄琴愣了一下,無措地望望玫瑰花束,再望望一臉認真的孟圣楓,她該接嗎?沒有等她猶豫完,身邊便爆出一陣起哄的聲音:“寄琴,快點接了!接了!” 楊寄琴怕拗不過大家,而一直鬧轟下去,不再猶豫,接過孟圣楓手里的花束,臉上飄上幾朵彩霞,不好意思地笑了:“謝謝你。” 化妝間內爆出雷鳴的掌聲和歡笑聲,若得楊寄琴更加無地自容起來。 就在此時,化妝間內走進來幾位西裝筆挺的男人,面無表情地站在從人面前。室內頓時靜悄悄一片,目光齊刷刷地打量著來者。 在大家還在疑惑間,西裝男子分別往旁邊一站,一個身材高大,帥氣不羈男人手捧鮮艷的香繽玫瑰出現在眾人面前,目光在對上驚愣的楊寄琴時,露出一抹夢幻般的笑容。 楊寄琴下意識地倒抽口氣,張了張嘴,半天才吐出一個字:“你……。” 沈君浩?!怎么會是他?那個本該癱在輪椅上的沈君浩。目光下移,落在他修長的長腿上,難道是……。 “沒錯,是我。”沈君浩低笑一聲,往前一步,伸手抓過楊寄琴手中的鮮.花,往旁邊一揚,花束劃了一個完美的弧度后落在角落里。 沈君浩抓過她的小手,將香繽玫瑰往她的懷里一放,楊寄琴迅速地接住,一臉后怕地瞪著他。這個時候出現在她的面前,定不會有什么好事才對!天啊!為什么她會感覺自己已經成了一只小綿羊,而他就是那只對自己虎視眈眈的大灰狼呢? “好久不見,我的小逃妻。”沈君浩是咬牙說出這句話的,臉上卻依然掛著迷人的微笑,伸出右手揚起她的下巴,俯身在她的唇上印上久違的一吻。 眾人唏噓,孟圣楓更是氣得不行,他還是一年前在報紙上見過這個男人的,當時被人寫得楚楚可憐的一個殘廢。怎么今天他不但腿好了,還再次出現在楊寄琴面前? 震驚的楊寄琴根本沒有意識到沈君浩剛剛做了什么,仍然用呆愣的聲音道:“你怎么會在這里?” “當然是來看自己的老婆參加比寒的呀。”沈君浩聳聳肩,輕挑地說道:“恭喜你,我一直都沒有發現,原來你還有這么美的時刻。”是的,跳的很美,唯一讓他感到刺眼的就是那個總是抱著她的男人,就算是舞臺上,他也不喜歡有別的男人抱她! “我們已經離婚了,沒有任何關系了。”楊寄琴盯著他道,急切地想要跟他撇清關系,她完全搞不懂他想做什么,所以,她緊張,害怕。 “我有答應過要跟你離婚嗎?”沈君浩挑眉,將被她挑起的不悅往心底壓去,邪笑一聲道:“為了慶祝你的成功,我今晚準備送你一個大禮。” “不用了,謝謝!” “你還沒看到是什么呢,怎么就拒絕了?”沈君浩輕笑一聲,擁著她的肩往門口走去。 楊寄琴慌了,奮力地想要掙開他的鉗制,焦急地喊道:“你放開我!我不要你的什么大禮。” “難道你想要我抱著你出去?”沈君浩收緊了手臂,俯在她的耳邊壞笑道。 “放開她!”孟圣楓終于忍受不住了,幾個跨步沖了上去,瞪著一臉邪.惡的沈君浩怒道:“寄琴她不想跟你走,難道你沒看到嗎?” “我來接自己的老婆回家,這有什么不妥嗎?”沈君浩的臉色瞬間下沉,睨著他道,眼前的這個男人,他一年前就恨得牙癢了,今天居然還敢管他的私事? “你!”孟圣楓氣結。 “圣楓。”夏瑤忙沖了上來,把孟圣楓拉到一邊道:“他們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解決,我們還是先回去吧。”說話間向楊寄琴使了個眼色。 楊寄琴生怕他們會起什么沖突,隨著沈君浩快步往大劇院的門口走去,等在門口的保時捷車門被司機打開,楊寄琴來沒來得及思考要不要上車,便被沈君浩很不溫柔地塞進車后座內。 車子滑行在公路上,楊寄琴回身氣鼓鼓地瞪著眼前這個邪.惡到了極點的男人,不滿地問道:“你要帶我去哪里?” “到了你自然知道了。”沈君浩望著她比一年前更加美麗動人的俏臉,一把將她扯進懷里,很不溫柔的吻便落在她的唇瓣上,深深地吸吻著。 楊寄琴又羞又怒,揮動著雙臂奮力掙扎著,心里大罵著:這個王八蛋,那是和以前一樣那么無恥,那么不要臉,當著司機的面干出這么大膽的事情來! 沈君浩卻不給她逃脫的機會,鋼圈般的手臂將她死死地控制在懷里,連她臉上的彩妝也不在乎了,吻得渾然忘我。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吻,慚慚地,楊寄琴開始臣服在她的掠奪下了,身子軟軟地癱在他的懷里,回應著他火熱的吻。 沈君浩得意地輕笑一聲,在她進.入狀態的那一刻抽身離開,楊寄琴一怵,接觸到他一臉的壞笑后。雙頰一片潮紅,羞得只想找個地洞鉆進去。更讓她無地自容的是,車子不知何時已經停下了,司機正一語不發地坐在架駛座上,不敢打擾他們。 楊寄琴頂著一張火辣辣的臉,迅速地推開車門鉆了出去,一旁的沈君浩卻似無事人般,從另一邊跨下車子,車子立刻便離去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