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耽美 > 明月窗前

更新時間:2020-02-02 03:43:02

明月窗前 連載中

明月窗前

來源:落初 作者:銜南 分類:耽美 主角:林遠林公子 人氣: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的是網絡作家銜南的原創小說《明月窗前》,主角林遠林公子,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書中主要講述余洵在往生界等了三日,始終未見弗華的身影,“你當真是恨透了我么?我在此苦等,只想再見你一眼,就這般難?”“罷了,你這壞狐,不見也好,免得我見著你就不舍了。”語罷,拿起桌上的湯一飲而盡。“這湯的味道真不如你做的桃花釀,可惜,我再也嘗不到了……”余洵不知道的是,弗華為救他斷了三尾,修為大損。往生界一日,人間十年,他在橋邊等了三日,而弗華昏睡了三十年。“這一世,我們終究是錯過了。”“下一世,等我。”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卜通原本還悠閑的坐著,聽到這話,鼠眼一睜,雙手往桌上一拍“哪里來的野丫頭,竟然胡說八道!”

沈夕月走到那婦人身旁將她拉起,對著卜通一呵,

“我見你在這信口雌黃,專門坑騙這位善良的姐姐,我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怎樣!”

沈夕月雙手叉腰,那仗勢仿佛要和人干一架似的。

那婦人本就驚慌,但聽見那個小姑娘,竟然叫自己姐姐,頓時老臉一紅,想著自己這個年紀,都可以做那個姑娘的娘了,心下不免對沈夕月,生了絲好感。

那道士在氣勢上,自然是不能輸得,好歹,也經歷了十多二十年。

卜通想來,這面前的小姑娘,怕是哪里來的小丫頭,只不過是氣勢大了些,并沒有什么家底,不然一個富家小姐出來身邊能不帶著人嗎。

卜通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又恢復了原先的悠閑。

“小姑娘,你說話得有理”“我在這里幫這位大姐,可是行的善事,你這般前來打擾,是何用意?”

沈夕月見那老道士臉上,糊了豬油一樣,臉皮真是厚,這么坑蒙拐騙,還騙到大街上來了,心中火氣一冒,差點顯現出自己紅色兔眼睛來。

“臭道士,你讓這位姐姐,把家中錢財放在你這里,擺明了是存心想騙錢。”

“呵呵,我只不過,是讓大姐把東西先放在我這里,等她家中無事后,我便歸還給她,何來騙錢一說法?”

那婦人站在旁邊,不知如何是好,就這么看著眼前的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還擊著,看的她眼睛都花了。

婦人拉過沈夕月的手臂,說道“小姑娘,這位道長可靈了,我一來,他就知道我家中發生了何事,你可別冤枉好人了。”

沈夕月原本還想和那道士說兩句,就看到那婦人拉著自己的手臂,還幫著臭道士說話。

“姐姐,你可別信他,他說的都是假話。”沈夕月雙手牽過婦人的手說道。

那婦人看這小姑娘如此情真意切,心中也起了疑惑,“當真?可為何他能知曉,我家里的事?”

“姐姐,這道士是不是同你講,你的丈夫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要拿著錢財棄你而去。”

沈夕月剛才聽到了她們談話的全部內容,自是什么都知曉的。

那婦人一驚,連忙問道“姑娘怎知?”沈夕月走到道士對面,悠哉的坐下,此時大街上已經圍滿了人,都是方才,被沈夕月的大嗓門吸引過來的。

沈夕月對著婦人說道“那道士見姐姐你,面皮蠟黃,氣色不加,臉上又滿是愁苦,一眼就能看出來,你是為情所困。”

“再加之姐姐你出來了這么久,家中都沒有人來尋,定會胡言亂語迷惑姐姐。”

沈夕月坐在凳子上,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根本不怕那面前的老道士。

卜通看著眼前的小丫頭,心中也是火冒三丈。明明都要到手,現在被這小丫頭片子一攪和,又是白費了功夫。

他回道“這位姑娘,你這么損我名譽,無量天尊是會降罪與你的。”

沈夕月睜著兔眼睛看著,呵呵,裝的還挺像的。她伸出左手食指指著道士,不緊不慢的說道“姐姐,這幾日我在鎮上玩耍,好幾次都看了姐姐和姐姐你的相公。”

“你那相公面相老實,一看就是個老好人,怎么會在外面養女人呢?”

那婦人一聽,確實如沈夕月所言,她家相公,就是個實實在在的人,成親多年,雖未曾送過她什么,對她倒也算是體貼。

那婦人說道“姑娘所言極是,可我家相公,這幾日在家都對我愛答不理的,態度冷淡的很,我這才起了疑心。”

沈夕月搖了搖身上的銀鈴鐺,“姐姐的生辰是否快到了?”

婦人更驚了,“姑娘怎可知?今日就是我的生辰,只可惜我家里那位,什么都不過問,現在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婦人說著自己都心酸起來。沈夕月連忙起身,扶著婦人安慰道“姐姐先別急,我慢慢同你說。”

“昨日,我出來游玩時,無意間遇見了你家相公,見他與一女子會面,那女子還拿著什么東西給他,我走近才看真切。”“原來你家相公托人買了城中上好的胭脂,要送給你。”

那婦人聽見了,滿臉不信,只當沈夕月是誆騙她,安慰她的“小姑娘,你別騙我了,我家相公,從未送過我什么東西,又怎會給我買上好的胭脂呢?”

婦人拿著手絹抹了抹自己的眼淚。

“姐姐可別不信,你說這幾日,你家相公對你態度冷淡,又不同你說話,這定是因為你生辰,他想送你一個驚喜,好讓你開心。”

“沒想到今日,你卻別這道士所騙,差點著了道。”那婦人聽了這些話,臉上一半驚訝一半驚喜“當真?”

沈夕月見她信了自己的話,咧著嘴笑了笑“自然是真的,我親眼所見還能有假嗎?姐姐今日回去后便可知是真是假了。”沈夕月頓了頓,又說道“只不過,我將你家相公的驚喜給說出來了,姐姐莫怪才行。”

婦人一喜“如果是真的,我不知道該多開心才好。”沈夕月自然是沒有見著那婦人的相公,今日一見也是第一次,她只不過是偶施法術,便知道那婦人家中的情況,難道還奈何不了這臭道士嗎。

卜通聽著沈夕月的話,氣的自己的眉毛都立起來了,又沒理再回話,見周圍的人群越來越多,還對他指指點點,他便知道今日是真的遭難了。

他見沈夕月背對著,安慰著那婦人,心中想著已經沒有勝算,便看準時機,準備逃走,沒想到人群里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快看,那道士要逃跑了!”

“…………”

卜通的心里,將那人罵了千萬遍,哪里來的小丫頭片子,懷了我的好事,煮熟的鴨子到手又飛了。

他不顧自己的攤位,撒開腿就跑起來。

“讓開,讓開,給我讓開……”

他胡亂的推開擋在自己面前的人群,那粗短的腿,跑起來倒是很快。沈夕月一聽有人叫喊,急忙又安慰了婦人幾句,

“姐姐快些回家罷,以后,萬不能聽信這種胡言了。”說完,便也撒開自己的腿追去。

那婦人看著沈夕月的身影,一點點消失在自己面前,心中留下了不少感激。

說來,沈夕月的兔子腿也長,跑的也快,可卻什么也追不上前面的老道士。此處是街上,還有人群,不能施展法術,她只能跑快點再跑快點。

“別跑!別跑!”

只聽見一個聲音從街上穿過,那身影跑的飛快,都要看不見影了,真的是未見其人,只聞其聲。

那老道士也是久經風霜的人,自是練就了一番好腿工,跑,這可是保命的最好方法。

跑不快的話,自己的命就沒了,這么多年,只要一遇到事情,他便會開溜,他的腿工顯少有人能趕上。不過這次的小丫頭片子竟然能追這么久,也是讓他心里煩躁不已。

他不停跑著,原先還有其他的人一起追著他,不過跑著跑著,跑久了,那些人都放棄了,只剩下身后的這個小丫頭片子,還在一直跟著他,一點要休息的意思都沒有。

見了個乖乖,這是怎么回事,這小丫頭竟然能跑這么久,也是厲害了,卜通在心里想著。

大街上的人,看著飛奔著的兩人,都不知發生了何事。

只見一個穿著紫衫的小姑娘,正追著一個道士跑,一路上,那小姑娘還不停在喊“別跑,給姑奶奶站住……”

這年頭,這么小的姑娘,就稱自己為姑奶奶了,誰家的女兒,這么沒有教養,光天化日之下追著一個道士跑,口中還說這粗話,只怕是嫁不出去的。

卜通跑的氣喘吁吁,汗水先是從額頭冒出來,全身也都冒著汗,好不難受。他從荷風鎮,又跑到了前日的山野中,想著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待在鎮上了,萬一被抓去了可怎么辦。

于是往回跑,沒找到著沈夕月,真是一只不放棄的兔子,一路上都沒有停下,一直跟著。他回頭一看,天煞的誒!這丫頭還這么精神,那臉上是一點汗都沒有,聲音還是很洪亮,不停在喊著“站住……”

卜通在心里想,這是遇到了什么怪物……

穿過了一片草地,卜通跑到了一片山林中。他實在是累的不行了,還從來沒遇到過這么瘋狂的人。

從鎮上不知道追了多少條街,一路追到了這里。他停下來,雙手撐著自己的大腿,不斷喘著粗氣,

“呼呼……呼呼……”回頭又一看,我靠!這人已經追到眼前來了。

“臭道士,還跑不跑了?繼續啊。”沈夕月見那道士終于停下來了,便戲弄這那道士。卜通轉過身,連連扶住自己的肚子,一遍喘著氣一遍說著,

“我的姑奶奶誒,你行行好,快放過我吧。”

“你看方才我也沒騙著人,沒有撈到一點好處,你就饒了我吧。”卜通哀求著。沈夕月站在道士的年前,睜著大眼睛說“誰讓你騙人的,我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都不知道姑奶奶是什么人!”說著卷起自己的袖子準備大干一場。

卜通見狀,心中也是一驚,這小丫頭片子,還真當自己是怕她了,自己好歹也是一大老爺們,難道還打不過眼前的這個,瘦弱得姑娘?開什么玩笑。

他雙手放在胸前,連連饒命著“姑奶奶,就放過我吧。”卜通故意這么說,是想拖延時間,好讓自己恢復體力。

沈夕月一步步靠近,卜通也休息好了,盯著朝自己走來的人,深吸了口氣“嘿嘿,難道我還打不過你個丫頭片子?”

他也卷起自己的袖子,滿不在意的說道。來啊,壞了我的好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沈夕月沒有停下腳步,徑直向卜通走去。卜通見那丫頭并沒有什么工具,他往前一跳,想要先發制人。

沈夕月眼疾手快,向旁邊一扭,躲過了卜通的攻擊。敢來偷襲姑奶奶,真是活的不耐煩了!她擼起自己的小拳頭,往卜通方向一打,那道士躲閃不及,硬生生承受了這一拳。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