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耽美 > 絕不放手之侵心記

更新時間:2020-01-21 23:02:31

絕不放手之侵心記 連載中

絕不放手之侵心記

來源:落初 作者:冬臨淵 分類:耽美 主角:鄭久霖譚 人氣:

《絕不放手之侵心記》是冬臨淵寫的一本耽美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絕不放手之侵心記》精彩章節節選:十年相守,兩年戀愛,換來的卻是,“鄭久霖,你定然知道死皮賴臉纏著我會影響到我的前途,再說,你自己不干凈怨不得我甩了你!”鄭久霖滿眼凄楚悲傷,流著寒心的淚,默默望著絕然離去的譚鋆錦。……一晃又三年,譚鋆錦卻發現他心里一直駐著的人,是他一直看不上眼的鄭久霖。他幡然悔悟,洗心革面,全面出擊重新追求鄭久霖,只是心內忐忑,不知道躋身社會名流的鄭久霖,是否愿意回頭啃他這顆破草!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鄭久霖回去時,譚鋆錦還在熟睡,藍色厚棉被蓋在身上,頭枕著結實有力的手臂,英氣逼人的兩道眉毛,時不時微微挑動,飽滿粉艷的唇,一張一翕,似乎在夢囈。

鄭久霖靜靜地望著睡夢中的青春大男孩,心中的依戀更甚,他想起兩年前,剛剛考上京城警察學院的鋆錦飛奔到他工作的工廠,興奮地向他報喜。當時鋆錦當著全廠幾百人的面,將他抱起并且舉得老高,帶著他興奮地轉圈,是的,鋆錦太好強也挺爭氣的。鄭久霖當時就覺得進入大城市對朝氣蓬勃的鋆錦來說是絕對的好事。鋆錦該過上好日子,他決定辭職隨他去京城,并且打算由他出鋆錦上大學的全部費用。

鄭久霖在譚鋆錦將他放到地面后,就脫掉工裝,跟工頭說要辭工,讓他立刻給結算工資。

工頭是個光頭壯漢,看著他們直搖頭:“久霖,京城可不是你這種老實人呆的地方,讓他自己進京讀大學,你就跟著哥干活,我還能虧待兄弟你嗎?”

鄭久霖主動與工頭握手,感謝他這幾年的照顧,工頭無奈地笑了下,快步去工廠財務室,并用沾著油污的手,給鄭久霖捏出十幾張票子來。

鄭久霖接過錢感激不盡,其他工友因為有活,圍觀一下后,各自忙活去了。

譚鋆錦俊美的臉上,洋溢著向往新生活的美好微笑。

當晚,譚鋆錦不要鄭久霖煮飯,堅持去了小飯館,要來一瓶白酒點了幾個小菜,兩人吃完飯,往家走時,譚鋆錦突然抓住鄭久霖的手,跟他表白:“久霖,我愛上你了,我們在一塊吧!”

鄭久霖心跳加快,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喜歡鋆錦很久,但從未想過鋆錦會喜歡他,不,鋆錦說的是愛上他了!這怎么可能,如夢似幻的表白,讓鄭久霖激動不已都不知道怎么答復譚鋆錦。

“跟鋆錦在一起,這是怎樣的美好生活!”反應過來的鄭久霖幸福地要瘋掉了!他睜大純凈澄亮的黑眼睛,難以表達他的渴望與依戀。

鄭久霖在心里瘋狂地吶喊:“鋆錦,我也愛你,我的心很早之前就給了你……原來我們心意相通。”

……

鄭久霖給譚鋆錦做好早餐后,回到劇組拍戲,拍戲空檔,他聯系策劃公司,給足對方訂金,委托他們為譚鋆錦舉辦生日宴。

策劃公司的負責人,知道他們這種小客戶需要什么,結合譚鋆錦是學生的身份,選擇京城警察學院附近的一處賓館大堂,舉辦生日宴。

譚鋆錦生日宴的邀請名單是鄭久霖親筆所書由他發出的。為了讓譚鋆錦高興,一向跟演員交情不深的鄭久霖特意拿著請柬,遍邀同組演員,請他們轉交給朋友求他們過去赴宴。

一張喜慶的紅色請柬,幾經倒手,最終送到飛鵬娛樂公司老總的辦公桌上。飛鵬老總蔣文遠拿著請柬翻開來看,明了內容后,冷笑一聲將請柬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一夾、一甩,那紅色兩層硬質片便如撲克牌一樣被他甩射出去。

“誒喲――老爹,你不要這么調皮,這是辦公室,注意一下你的老總形象!”蔣美薇剛從拍戲現場回來,身上穿著戲服,外面披著今冬流行的、看似厚重實則輕巧的“大棉被”羽絨服。在遭到請柬飛來碰扎額頭后,氣得“教訓”蔣文遠。

蔣文遠見到心頭寶一樣的愛女回來,喜得笑罵:“滾滾滾……你穿成這樣來我辦公室才是給我丟人!”他這個女兒雖然生的小巧玲瓏,但美貌智慧并存,一點也不輸那些男人,他從小拿她當兒子養,工作時常帶在自己身邊,手把手教到現在,女兒突然想當演員他也準許。可是,這個丫頭居然自己跑到影視城外,蹲在墻根下,混在一大群來自五湖四海的群演里,等著群頭來挑人,……讓他這個做父親的心疼。

蔣文遠的助理來請他出席會議,他便拍了拍女兒柔弱但堅強的肩膀,笑著同助理離開辦公室。

蔣美薇聳聳肩,在光滑如鏡的地面上滑步跳舞,那張紅色的請柬落在地上十分礙眼,蔣美薇用白嫩的手指輕輕將它撿起來。翻開一看,上面寫著:譚鋆錦誠摯邀請您于1月25日,在扎海瀾賓館大堂,赴本人21歲生日宴。

譚鋆錦?蔣美薇從未聽到過這個名字。他是明星嗎?不像,辦生日宴會的場地十分普通,那他是什么人?為什么爸會接到他的邀請函?21歲?難不成爸跟他……,不不不,爸不會像其他大佬們養外室生私生子,自己從小到大都跟爸混在一起,他怎么可能有時間亂搞?

蔣美薇思前想后,還是決定到時候去宴會看看,確認那個譚鋆錦跟她爸沒有一點關系。

鄭久霖所在的網劇劇組,在拍最后一場戲,由他持刀去捅女主,然后男主奮力撲來一拳擊飛匕首,……之后,他被警察帶走……

今天是25號,鋆錦的生日宴會已經開始,殺青戲遲遲沒拍完,鄭久霖急得心慌。

譚鋆錦在生日前一晚才知道鄭久霖在扎海瀾賓館為他定下生日宴,他心里有氣,久霖口口聲聲說“將拍戲的錢都給他了”結果卻是背著他藏私房錢,這個摳門貨……

譚鋆錦想得很美,以為生日宴會場會很豪華,至少不比他京城本地的同學差,可是到會場一看,也就那么回事,怎么說呢,宴會廳布置得十分庸俗,是,弄了點他喜歡的玫瑰、郁金香和滿天星做裝飾,可是那布置效果真的差強人意,看來,鄭久霖也沒背著他藏多少私房錢。算了,看在精美的八層蛋糕是在御點一級作坊里買來的,譚鋆錦還是忍下來這口氣。

迎面過來倆位穿黑色晚禮服、腳踩細高跟皮鞋的女同學,向他道:“生日快樂”,其中一個女同學笑得矜持從身后捧出一個紫色小禮盒來給他。

譚鋆錦又驚又喜趕忙接過來,等兩位女生互相挽著胳膊去長條餐桌取食物后,譚鋆錦才敢低頭看自己的著裝。

今天出門時,他穿了最好的衣服,是一套黑色正裝,衣服是上一年訂做的,由于他身材健美高挑,身形一直未變倒也相當合身,稱得他神采奕奕。只是腳上的廉價皮鞋讓他跌了面子,他剛才一眼就瞧出,其中一個女同學所穿的皮鞋是德茜拉的私人訂制,高檔奢華,不同凡響。他心里十分懊悔,近些天來一直被校園貸困擾,沒有摸清鄭久霖的心思,還以為今年生日又似往年一樣冷冷清清就混過去了!

譚鋆錦聽到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傳來,知道他一直羨慕的、十分有錢又有地位的京城本地少爺團來了,他打起精神昂起頭,搶走幾步迎接他們。

人還未與譚鋆錦接近,邵東就大說大笑起來,“誒呦喂,鋆錦你終于是鐵公雞肯拔毛了!我們哥幾個接到你生日會的邀請函,對吧,大少,那是在別的地方一滴酒水未進,一口菜也不敢吃,就等著吃你一頓好的呢!”

被他稱為大少的耿星宇,沒有吭聲,淡笑了一下,環視整個會場,似乎覺得會場太過低檔,辱沒了他的身份,淡淡的淺眉不自在地皺了下。

譚鋆錦學的是刑偵學,耿星宇的微表情自然逃不過他的眼睛,這明顯的嫌棄深深刺痛他虛榮好強的心,維護尊嚴的急迫心理,讓他難以控制自己灰敗的情緒。

“噔噔噔……”一串清脆的高跟鞋踏地聲從大廳外傳來,接著,有一陣沁心香味撲鼻而來,有女人走在會場布置的紅毯上,腳步十分輕盈,身姿萬分美妙。

邵東和其少爺團的哥們,立即挺直腰背,一個個坐得十分端正,準警察的風范一出,讓陪他們就坐在大圓桌旁的譚鋆錦不由納悶。他忍不住回頭一看,來的女子十分眼熟,只是一時想不起在哪里見過她,但他肯定是在不久前見過面。

蔣美薇看到中西合璧的生日宴會場,不由愣了!這風格,東邊一溜長桌拼起來擱的西式餐點,一些年輕女子三三兩兩圍攏一處吃著餐點喝著紅酒禮貌優雅的小聲談笑,中間十幾張碩大無比的大圓桌旁,一眾身材精壯,意氣風發的男子在喝酒劃拳,當然,他們在聽到她的腳步聲后都停止了此項低俗的娛樂活動。

她仔細一看笑了起來,怪不得,原來耿星宇和邵東他們都在,原來是太過熟悉的人知道她來了,隨即裝起紳士范來。

蔣美薇直接走到耿星宇身后,沖回頭望她的人一點頭,對方客氣地起身,拉開椅子請她就坐。

譚鋆錦看到座位少了忙起身,想問服務員要把椅子來。

耿星宇卻擺手道:“鋆錦,我還有事要先走一步,你們聊。”說完沖他旁邊的年輕美麗的女子頷首道歉,之后,轉身離開會場。

蔣美薇聽到“鋆錦”這個名字,不由抬頭細細打量起站著的男青年。

這人身材不錯,相貌英俊,不就是前不久,自己在影視城拍戲遇到的那個在白色賓利車旁站著的大男孩嗎。他?嗯,不像爸的種!蔣美薇心里竊喜,爸那個頭實在生不出這么高的兒子來,他得有一米八多吧!

蔣美薇望著譚鋆錦打量的時候,譚鋆錦也在肆無忌憚地盯看她,片刻后,他恍然大悟,怪不得這么眼熟,原來是在影視城碰到化著鬼妝演女鬼的演員。

想起貌美如花的眼前人,演過死氣沉沉的女鬼,譚鋆錦俊美的臉龐不禁露出微笑來。

“你――不準笑!”蔣美薇看譚鋆錦想起她是誰,并且笑得大膽,抬手就打他胳膊。

邵東看到一向眼光高到藐視一切的蔣美薇竟然跟初次見面的譚鋆錦,打鬧玩笑,不由重新審視眼前的譚鋆錦,“譚鋆錦不是西北來的窮小子嗎?難道他有隱藏的社會背景?怎么會攀上娛樂老總蔣文遠的女兒?”

譚鋆錦掃視圍坐在一張桌子上的其他八個男子,每一位都對他冷眼相看,這?譚鋆錦覺得這位身邊的女子身份不一般,為了少結仇,他忙起身笑著去往長條餐桌一側,招呼其他人就餐。

蔣美薇對譚鋆錦的興趣頗濃,他走哪一處,蔣美薇就跟到哪一處。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