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耽美 > 鬼醫太子妃

更新時間:2020-01-01 07:56:12

鬼醫太子妃 已完結

鬼醫太子妃

來源:袋鼠書城 作者:落十月 分類:耽美 主角:北辰李公公 人氣:

這次給書友們帶來落十月原創的耽美小說《鬼醫太子妃》精彩章節內容的閱讀,北辰李公公兩位主角最終會發生怎樣的故事呢,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內容:她是北辰王府唯一的血脈,卻背負不祥人之名,人人避之而不及。可一轉身,她是毒醫無雙的鬼醫,人人皆想拉攏。身負父兄之仇,一朝風云驟起,殺機四伏,她一人一銀針虐小人,震蒼穹,風華盡顯!不祥人又如何?桃花開遍眾男求娶,然而就被某人盡數掐盡!他是太子,絕色妖異,看似榮寵尊貴,卻只是一只擋禍的棋子。他一路相隨,為她遇神殺神,傾覆天下,血染江山,只寵她一人。...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9章太子來舉報

北辰織月起身,桃雨順手扶著,桃云把參茶送到她的嘴邊,北辰織月抿了一口,才覺得有了點精神,眼睛才睜開了。

隨后她就自己端著參茶,喝了幾口,說道:“大總管去傳旨的路上死了,這不是小事,估計皇上會借著此事對付我。”

桃云說道:“沒錯,只不過我們安排周祥,皇上想要將過錯推給小姐,那也是需要理由的。”

北辰織月點點頭,并沒有任何的擔心,她既然選擇這樣做,還怕這點小麻煩?

她再將參茶一飲而盡,雖然解除不了困乏,但也勉強能夠有點精神。

桃云兩人再急忙替北辰織月打扮好,才和北辰織月一同出去。

宮里來了馬車接北辰織月進宮,只是北辰織月一坐上了馬車,又開始打瞌睡,陪同進宮的桃云還真是著急,也不知道北辰織月待會能不能應付得來。

按規矩,除了皇帝和妃嬪的車輦能使進皇宮,其他人的馬車只能是停在宮外了。

北辰織月迷迷糊糊的下了馬車,隨著小太監走了一段路,清醒了不少,很快就到了玄龍殿。

她瞇著眼睛看了看牌匾,嘴角揚起了一抹笑,三年前,她從玄龍殿被人攆走,三年后她歸來,還會被人主宰她的命運嗎?

不能!

她背脊挺如玉竹,緩步走進,一張容顏淡施粉黛卻已經讓殿中的人露出驚艷神色,她一掃殿中的人,主位之上的皇帝,兩邊分別站著倪丞相、刑部尚書和大理寺卿等人。

因北辰王府地位特殊,所以北辰織月也就是福了福身子,并未下跪:“臣女拜見皇上。”

君皇帝的手暗暗握緊了龍椅扶手,眼眸閃過一抹精光,然而他卻笑了一聲,說:“快起來吧,你也是長開了,與你母妃年輕的模樣像極了。”

北辰織月嘴角也揚起了笑,說:“臣女又怎敢與母妃相比呢。”

君皇帝已經年近五十,他頭發大多發白,盡管如此,一雙眼睛依舊是銳利得很,他盯著北辰織月,問道:“前日朕派李公公前去驛館迎接你,你可見到人了?”

北辰織月蹙眉,說:“昨日城門的小太監也提及了一句,只不過臣女并沒有見過李公公呢。可是李公公出什么事了?”

“的確是出事了,李公公等人全部被殺。”大理寺卿沉聲說道,“雖然他們身上的財物被掠走,不過北辰小姐不覺得奇怪嗎?居然有人敢對禁衛軍出手,這是公然蔑視王法!”

北辰織月卻嗚咽了一聲,當即就跪了下來,說道:“皇上,看來又是臣女的過錯了!求皇上責罰!”

她忽然跪下,殿內等人都始料未及,嚇了一跳。

君皇帝心中一喜,莫非此事當真與北辰織月有關?刺殺大內總管的罪名可不小,若真能以此治北辰織月的罪,那還真是便利多了。

“織月,難道李公公的死與你有關?!你從實招來!朕還能網開一面!”君皇帝語氣嚴厲。

倪丞相等人面色各異,沒想到北辰織月如此愚蠢,這事兒都還沒有查清楚,她就急著認罪了。

北辰織月心中暗笑,看來君皇帝還真是急著除掉她呢。

她聲音帶著一絲哭腔,說道:“臣女是不祥人,李公公前去迎接臣女,肯定是臣女克死了李公公……”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就是愣住了。

這算什么認罪!

君皇帝本來滿心竊喜,聽見這話,臉都黑了。

大理寺卿也尷尬的咳嗽了一聲,說道:“北辰姑娘,你這話未免也是太過牽強了。”

北辰織月抬頭,說:“難道不是嗎?不然皇上當初又怎會送我出京。”

這一下子,又將責任甩給了君皇帝。

君皇帝蹙眉,當初不過是他讓司天監捏造這個不祥人的說法,若是以不祥人的名號治北辰織月的罪,豈不是會讓天下人恥笑,更別說以前跟隨北辰王的舊部了,肯定會連名上奏的。

“織月,司天監替你批命,說你已經不是不祥人了,不然朕又怎會接你回來。”君皇帝說著,“大內總管被殺,分明就是有人挑戰朕的威嚴,讓你進宮問話,只不過是想盡快查清此事。”

北辰織月接著就說:“臣女昨晚在驛館落腳,并未見到李公公,恐怕李公公還沒到驛館就遇害了吧。”

刑部尚書一臉凝重,拱手說道:“皇上,李公公等人的尸首是在城外五里山林中發現的,而且北辰姑娘歸來之時只帶了兩個婢女,又怎能殺得了十個武功高強的禁衛軍。”

大理寺卿瞥了刑部尚書一眼,這刑部尚書可是南王的人,君皇帝想要趁機奪北辰王府的權勢,刑部尚書自然會阻攔,想要替北辰織月洗脫罪名。

大理寺卿有些不屑,道:“這可說不定,查案怎能憑借一人的片面之詞呢,這還要問過驛館的官兵才能確定。”

“那可是派人去了?”君皇帝不耐煩的問道,既然此事與北辰織月無關,那又是誰膽敢殺了大總管?難道是一直跟他作對的南王?

“臣已經派人去了。”大理寺卿急忙說道。

君皇帝點頭,再看了北辰織月一眼,才讓北辰織月起身。

他已經給北辰織月賜婚了,若是以不祥人這借口責問北辰織月,只會落人口實。

北辰織月起身靜候在一邊,時不時打了個哈欠,實在是有些困乏,何奈今日想要出宮可沒有那么容易。

不多時,驛館官兵總算是來了。

來的有兩人,他們小小官職,第一次見到圣上都有些戰戰兢兢的。

北辰織月抬眸看了他們一眼,倒是裝得挺像。

大理寺卿問了話,驛館官兵就說:“回皇上,前日驛館只來了北辰小姐,的確是沒見到李公公。”

兩人的話如出一轍,大理寺卿上前一步,說道:“當真?你們可知道欺瞞圣上是要砍頭的?!”

兩人嚇得俯首,說道:“小人不敢說謊,若是大人不信,可以再去問問驛館其他兄弟,斷然不會十多個人都說謊吧?”

大理寺卿蹙眉,看了看北辰織月,若是如此,那究竟是誰下了毒手?

然而此時殿外傳來了一聲唱喏:“太子殿下求見!”

北辰織月本來有點困,卻猛然睜大了眼睛,糟糕!那晚君墨遲也在那兒!這可要出大事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