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耽美 > 穿書后我被大佬罩了

更新時間:2019-12-20 03:33:55

穿書后我被大佬罩了 連載中

穿書后我被大佬罩了

來源:落初 作者:趙意溫柔 分類:耽美 主角:沈蔚蔚蔚 人氣: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穿書后我被大佬罩了》的小說,是作者趙意溫柔創作的耽美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本書主要講的是:沈蔚穿書了,穿成了渣男的白月光,白月光溫柔優雅,賢惠體貼,一步一步達成目標,實現共同富裕。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三章

托著行李,沈蔚開了一間房,原身的奢侈品全被沈蔚賤賣出去,原先的一大包行李只剩下一丟丟,沈蔚決定先找個房子安穩下來。

三天后

沈蔚滿臉憔悴,眼瞼下布滿烏青,沈蔚快要被折磨死了,每每當他想要確定租房時,總是被中介和房東臨時反水,一次也就罷了,一連被搞了三四次,沈蔚要是還意識不到就是個傻子。

這中間誰在搞鬼,沈蔚閉著眼睛都能猜到是誰。

沈蔚直接撥通了陸烯的電話。

“蔚蔚,你這通電話我可足足等了三天。”隔著電話,沈蔚都能聽出陸烯言語間的幸災樂禍與落井下石。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蔚蔚不是一直都知道,我喜歡蔚蔚,只要蔚蔚跟我在一起,進娛樂圈也好,房子也好,你要什么我都給你,至于你那個窮小子男友,盡快斷了我還能包容你。”

沈蔚直接掛斷了陸烯的電話,并且拉進了黑名單,陸烯說白了就是以包養為目的,不擇手段的折磨他。

他要是還跟陸烯扯在一起,豈不是作死,作為渣攻的陸烯,祝茷是不會放過的,虐身虐心,非常人所能接受。

等等,沈蔚忽然想起剛剛陸烯提到的窮小子男友,沈蔚一下子精神起來,當初看書時,沈蔚被虐的太慘了,因為同名同姓的緣故,沈蔚有點不忍心,直接翻到了結局,邵焱竟是能同男主匹敵的反派boss,祝茷和男主攻邵戚差點被反派搞團滅。

沈蔚立即有了追求,這里混不下去,不還是有邵焱,抱緊大佬粗大腿,興許還能保住一條小命。

現在的沈蔚和邵焱還沒分手,這意味著沈蔚還有前去抱大佬粗大腿的理由。

心情愉悅的沈蔚立即收拾好東西,洗了澡愉悅的進入了夢鄉。

烈日炎炎,沈蔚拖著行李,背著包坐上了前往郊區的大巴。

正是盛夏,蟬聲陣陣,沈蔚坐在后面靠窗的位置,微熱的風吹拂而過,吹散了大巴內的滯悶氣息。

原身的男友邵焱,邵焱,沈蔚倏地僵在原地,《重生之影帝》他是急匆匆的翻到大結局的,邵焱除了將男主逼到絕境,沈蔚是死在邵焱手里。

手機啪嗒一聲砸在地上,沈蔚慌亂的撿起手機,連手都在抖,連貫起整條線,沈蔚只覺得遍體生涼。

邵焱對沈蔚無理由的偏愛,從出道到大紅大紫,都是邵焱在背后支持,但是,對沈蔚來說,邵焱從來都是居于背地,從未讓沈蔚近身過,也因為有邵焱的支持,沈蔚從一開始的小心謹慎到最后的肆無忌憚,這一步步,一樁樁,就像是精心策劃的大坑,原以為的同伙,到最后卻是補刀人。

“小伙子,終點站到了。”司機的聲音將沈蔚喚醒,沈蔚手足無措的拿好行李箱,茫然的下了車。

若真如他所想,邵焱從一開始就是要他萬劫不復,從內心深處涌現的恐慌將沈蔚吞沒,沈蔚吞了吞口水,冷汗從額頭滑落而下。

邵焱藏的可真深,將所有人拉入棋盤,成為他手中操控的棋子。

沈蔚拖著行李箱,默默的轉身,他在猶豫,到底是被祝茷搞死,還是被邵焱算計致死。

前者屬于針刺般密密麻麻的連綿痛意,一點一點的累積折磨,身心俱疲,后者是包裹糖衣的毒藥,只等糖衣炮彈一破,一招致命。

沈蔚考慮再三,還是覺得選后者,來個痛快總比折磨致死好得多。

想明白后,沈蔚仿若戰士出征般雄赳赳氣昂昂的拖著行李箱前往邵焱所在的工地,走了一公里的路,臉上全是汗,貼在額頭的頭發被汗水濡濕,濕噠噠的。

沈蔚拜托工地的工人喊一聲邵焱,里面遲遲沒有回應,沈蔚被曬得頭暈眼花,拖著行李箱蹲在窄小的陰地里,頂著烈日,沈蔚的臉曬的通紅,額上不停地冒汗,沈蔚低著頭抹汗,手上全是汗水,濕漉漉的。

隱約聽見聲音傳來的細碎聲響,踩在小石子上的嘎吱聲,沈蔚下意識的轉身,還沒等沈蔚看清楚,沈蔚被牢牢箍進懷里,那股兇狠的力道似乎要將沈蔚嵌入骨子里般。

強烈的雄性荷爾蒙撲面而來,沈蔚的鼻息里全是獨屬于邵焱的凜冽氣息,衣服上淡淡的肥皂味充斥開來。

“沈蔚,你終于來找我了。”

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在耳際炸開,沈蔚烏黑的瞳孔緊縮,頭皮發麻的想要掙脫男人的桎梏。

臥槽,這特么太刺激了。

只要一想到原身的悲慘結局是被眼前這個男人親手布局,沈蔚發自內心的抗拒與恐懼,連腳都是軟的。

“蔚蔚,我沒想到你竟然真的來找我了。”邵焱松開沈蔚,沈蔚腿一軟,差點掉下去,邵焱將沈蔚撈入懷里,下巴抵在沈蔚的額頭,親昵的蹭著,那模樣,仿若得到玩具和糖果心滿意足的小孩。

沈蔚被蹭的滿臉是汗,凝結的汗水滑過眼睛,沈蔚下意識的閉上眼,眨巴眼睛將汗水逼出去。

“蔚蔚真貼心,知道我不好意思,所以主動投懷送抱,蔚蔚能這樣做,我真的是太開心了,謝謝蔚蔚。”邵焱說完就想拽住沈蔚的手,沈蔚還處于對反派的驚恐之中,下意識的打掉邵焱的手,邵焱微愣,垂著腦袋,莫名的委屈神色在臉上顯露出來。

“蔚蔚,你是不是嫌棄我是個搬磚的?”

腦袋還沒得到指示,沈蔚立即搖頭。

“既然蔚蔚不嫌棄我,為什么連手都不讓我碰,我現在不是你男朋友嗎。”

邵焱朝著沈蔚伸出手,那架勢,像是在說你不給我牽手就是嫌棄我,沈蔚全身微僵,強忍住心底的情緒將手放了上去,觸及那溫熱的大掌時,沈蔚像是提線木偶般被邵焱拉著走。

“邵焱,今天就走了?”保安大叔見邵焱提著行李箱就跑,刻意打趣邵焱,畢竟,往日里邵焱都是天黑才走的,風雨無阻。

“我媳婦兒來了。”邵焱說出這句話的瞬間,腦袋里綿長的嗡的一聲,他的腔調里帶著真摯的滿足與愉悅,似乎想通過簡短的一句話宣誓主權,帶著濃厚的占有欲。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