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穿越 > 神醫小毒妃

更新時間:2020-02-13 08:05:03

神醫小毒妃 連載中

神醫小毒妃

來源:微小寶 作者:姑蘇小七 分類:穿越 主角:洛云珠紅寶石 人氣:

這次給書友們帶來姑蘇小七原創的穿越小說《神醫小毒妃》精彩章節內容的閱讀,洛云珠紅寶石兩位主角最終會發生怎樣的故事呢,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內容:她是醫術世家人人唾棄的廢物草包,卻被未婚夫陷害失身,失身后,神秘狂傲的男人丟下一枚戒指給她:“這是定情信物,放心,本王會娶你為妻。”誰知她左等右等,竟沒等來他。她頂著個廢物的身份遭受世人的鄙夷,本以為她將陷入泥潭,卻綻放風華,變身為天才神醫。就在眾人都以為她嫁不出去時,那天潢貴胄的男人突然帶著金山銀山上門提親:“本王說到做到,前來娶你為妻。”誰知她卻冷冷搖頭:“不嫁!”...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難道你身上的痕跡不是證據?我們親眼所見不是證據?”這時,摔在地上的沐顏丹已經帶著一腔仇恨爬了起來,她摸了把臉上的血痕,上官流月居然敢陰她,害她差點毀容,她一定要以牙還牙狠狠的把她踩在腳下。 流月挑眉冷笑,這沐顏丹和上官雨晴一向同穿一條褲子,她受上官雨晴指使,仗著是刑部尚書的女兒,經常虐待她、抽打她,和她仇深似海。 如今這副身體換了個主人,就由不得別人欺凌凌虐了,她的身體她做主。 經沐顏丹一提點,所有公子小姐的目光都往流月身上瞄。 此時流月和王二麻子站得很近,流月身上的衣裳被撕扯成了布條,堪堪能擋住身上的肌膚。她露出來的臉上、脖頸上和手上到處是青紫的吻痕,以及一些歡愛過后的痕跡。 那床上她的鞋子外套發飾散落一地,這一切的一切都已經坐實她和王二麻子私通。 而那王二麻子在看到太子殿下進來時,已經嚇得面無血色,撲通一聲跪到地上。 看到這副場景,所有人都鄙夷的盯著流月,而流月臉上卻沒有半點懼怕的神色,她流月不是膽小如鼠、任人欺凌的人,更不是會被世俗眼神殺死的人。 這時,上官雨晴突然走向流月,一臉擔憂的看著她,然后看向太子殿下:“請殿下息怒,姐姐肯定不是故意的,此事定有誤會,或許她是被人強迫,才破了身子,希望殿下饒她一命。” 流月冷笑的看一眼上官雨晴,這個和她同父異母的二妹妹,還真是“善良”。 輕輕一句破了身子,就給她定了死罪。 上官雨晴和她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她是人人唾棄的廢物,而上官雨晴是大晉朝的第一美人,上官家的醫術天才,上門提親的隊伍能排到京城五環之外。 “雨晴,你也太善良了,再善良也不能為賤婦說話,這可不是普通的小罪,這是私通之罪。”沐顏丹摸著臉上的血跡,直到現在還覺得頭暈暈的,更是憤恨的盯著流月,“就算她是你姐姐,你也不能袒護她。她干出如此丑陋的事,敗壞的是你家的門風,到時候會連累你們幾個姐妹,這種人不值得你幫忙。” 流月掃了沐顏丹和上官雨晴一眼,眼里迸射出一道寒芒:“好一出一唱一和,你就這么確定是我與人私通?你看清楚,這不是吻痕,是他猥褻我不成,我反抗時留下的抓痕。這個歹徒受人指使,企圖奸污我,還好我臨死不懼,奮力反抗才免遭毒手。” 流月本來無意與她們辯解,可她這副身體實在太羸弱,現在又沒什么靠山,所以只有暫時隱忍、韜光養晦。 這是封建社會,等級森嚴,皇權就是天,男人是主宰,女人是附庸,女人一旦沾上私通二字,這輩子就別想過上好日子,一般都是浸豬籠沉塘的下場,所以她絕不會讓太子等人得逞,她要堅決否認這樣的指控。 她這個未婚夫好狠毒,居然聯合沐顏丹她們陷害她,給她栽贓要毀了她的罪名,恨不得對她辱之而后快。不過現在她占據了這個身子,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她可不是好惹的主,他們今天怎么對她,她會十倍百倍的討回來! 流月四兩撥千金的一席話,聽得眾人砸舌。 她這意思,她竟從私通的賤婦,變成了誓死反抗歹徒的烈女子,太子不僅不能怪她,還得給她歌功頌德?也真夠不要臉的。 這時,王二麻子已經嚇得渾身一抖,跪在地上的雙腿開始打顫,綠蘿說他奸污的是個老和她作對的丫鬟,只要他幫她辦了這丫鬟,她就給他一百兩銀子。 可是聽這意思,面前的小姐并不是什么丫鬟,而是太子殿下的未婚妻,當今大將軍的嫡女上官流月。 這下遭了,要是知道這是上官流月,打死他他也不敢做這種事。 如今一旦坐實他奸污未來太子妃的罪名,他全家必遭必族。 想到這里,他只能把錯往上官流月身上引,于是他對著太子撲通撲通的磕起頭來:“請殿下息怒,是上官流月勾引小的,是她對小的拋媚眼,叫小的來此幽會,一切都是她主動的,小的是被迫的。” 他本來想說他根本沒奸污到流月,但流月身上的痕跡太真實,沒人會信他,這種廢話還是先別說的好,得利用有說話的機會趕緊把罪責推到流月身上,好奢望自己能脫罪。 流月鳳眸微瞇,這丑八怪居然想把罪責推到她身上,真當她是吃素的? 她美眸冷挑,冷冷的看向王二麻子,平靜的眼里有著不容違逆的威嚴,聲音沒有半點溫度:“你說我勾引你,是我主動的,為何我還會拿花瓶砸你?” 王二麻子臉色很慌,趕緊捂住自己的頭,心里嚇得直打鼓,怎么這小姐的眼神那么可怕,讓他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這不是你砸的,是小的太興奮不小心摔倒了,正好摔到花瓶上面。” “摔得真巧,居然可以摔到頭頂。”流月砸的是王二麻子的頭頂,這再怎么摔都只能摔前面和后面,是絕不可能摔到頭頂的,他有沒有說謊已經一目了然。 這下,有些不懂真相的小姐們開始懷疑的看向王二麻子,王二麻子頓時感到頭皮發麻,神經錯亂。 “還有,你不是說我勾引你么,說明你對我有一定的了解。那你告訴大家,我身上有什么特別的印記或標志?你別說你不記得。” “小的……當時屋里太暗,小的沒看清。” “我的腳上有三顆黑痣,你說,這黑痣到底是在左腳還是右腳?” “左……不對,右……不,左右都有。” “那好,我就讓你們看看真相。”流月嘴角諷刺的勾起,然后往地上冷冷的一坐,朝眾人亮出一雙雪白的腳丫,那腳上哪有什么黑痣,一片雪白。 “你們看清楚了,我腳上根本沒有黑痣,到底是誰在撒謊,到底我有沒有勾引他,我相信只有腦袋正常的人都看得到。”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