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穿越 > 養狼為夫:遍地是情敵

更新時間:2020-02-11 07:17:34

養狼為夫:遍地是情敵 已完結

養狼為夫:遍地是情敵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落墨書白 分類:穿越 主角:瞿小家伙 人氣:

獨家完整版小說《養狼為夫:遍地是情敵》是落墨書白最新寫的一本穿越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瞿小家伙,書中主要講述了:春天種下一個正太,秋天收獲一地情敵。********重生古代,她想著日子平淡閑適就好,可平淡的生活并不平靜。收養了個小弟弟,卻不想他‘活、脫、脫’一白眼狼,才長大,就時不時對她撲直到成親洞房,這大尾巴狼還一臉無辜樣:姐姐真好看!你他奶奶的這時候叫什么姐姐!!因為我喊姐姐你反應好可愛,耳朵紅……我愛她,所以我要引她成親!!但是,為什么情敵多成這個樣子?你,你不要看我媳婦,你會愛上她!————瞿冬炎...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傍晚,瞿明月做好飯菜就到門口張望。其實現在時間并不算晚,可她卻還是著急的做好了飯,熱在炭爐子上。可等了會兒并沒等到瞿冬炎,她又不由的踱步到院門前來等。

今個兒是小孩上學第一天,雖然面上不表,可其實她絕對比瞿冬炎還要緊張。

她懷里抱著白大帥,都不禁揉了又揉,搓了又搓。起先白大帥還十分舒服的呼嚕著,可有幾下瞿明月不知不覺下手勁兒大了點。白大帥都不由的嚎了幾嗓子。

原本在瞿明月腳邊打轉,想要跟白大帥爭寵的黑大將,聽著兄弟的呼嚕聲好不羨慕。只還沒等她攀著瞿明月的衣角爬到它想去的位置,就聽到了兄弟的慘叫。嚇的它一個屁墩就攤在地上,原本因為攀爬而舉起了前爪,這下更是一個后仰,搞的跟烏龜似得四腳朝天晃了好幾下。

只是這逗樂的場景瞿明月是沒心思注意了。她全部心神都在瞿冬炎身上,都這時候咋還不回呢?想去找,又怕給小孩造成依賴的習慣,還怕小孩覺得她不信任他,看不起他能自己一個人學習么。

以瞿明月來看,現在十幾歲的孩子,可不就正處叛逆期么?她又沒教過孩子,就更說不得要瞎想一些有的沒的了。

腦子里正天人交戰呢,就聽瞿冬炎老遠就喊了一聲姐姐,緊接著快步往家門口跑了過來。

“哎,別跑別跑,小心摔著。”瞿明月忙迎上去幾步,攔著小家伙別跑了,這雪地濕滑,摔了咋辦?

“沒事沒事的。姐姐怎么不在家等著,外面好冷的。”一邊說,還一邊拉著瞿明月趕緊回屋。姐姐耳朵都凍紅了,出來等也就算了,還不知道戴個帽子。

“沒事兒,這大帥不給我暖著手呢么?”見小孩這樣,瞿明月也稍稍放下心,也有興致跟小孩打趣了。舉了舉手里的白大帥,白大帥很是迎合的舔了一口瞿冬炎的小臉蛋。

給他有些蠟黃的小臉蛋上涂上一層水光,逗的瞿明月大笑。

瞿冬炎也不生氣,好不容易見姐姐笑這么開心呢,就繞過這小子吧。不過,還是抓起黑大將,把倆狗頭蹭一起碰了碰,示意他也有一只,別太欺負人。

可誰知道這倆兄弟感情那好的一個叫沒話說,竟然一起伸著舌頭舔對方,倆小舌頭啪啪甩一塊兒,口水都滴了一地。看的瞿明月更樂不可支了。

直回了屋,坐上飯桌還歇不下來。不過倆狗崽子可沒覺得自己做了啥好笑的事兒,見瞿冬炎把倆飯盆擱到地上,頓時不管不顧,整個腦袋都要埋到飯盆里了。有肉湯和肉末的拌飯,簡直沒有比這更美好的狗生了。

吃罷晚飯,瞿明月才靜下心來,思索著怎么問瞿冬炎今日在學堂過的怎樣。有沒有被欺負,先生講的懂不懂之類的。

卻不想還沒等她找到合適的機會開口,瞿冬炎便湊了過來。還從書袋子里掏出幾本書和紙筆來。

“姐姐,這是先生給我的書。他說以前我沒學過字,所以要先學這些簡單的,散了學之后,先生留我下來教了我第一篇,然后告訴我回來要看。不懂的可以向姐姐問。”

瞿冬炎從幾本書里抽出三字經來,這個書面,先生教過。他這會兒認識頂頭的一個‘叁’字。

只是他這樣子,哪里是有不會的想問,全然是想要瞿明月教他。

瞿明月看穿他的小心思也不說破,反而有些高興,便問他,“那你翻開第一篇,念給姐姐聽聽,看你哪里不會姐姐再教你。”

這一晚小孩興奮的念到了挺晚的,還是瞿明月強行趕他去睡。不然明個兒怎的上學?

而瞿明月則琢磨著,明天該去城里一趟。今個兒她旁敲側擊問里正這里怎么過年節的時候,才知道還有不到一個月,就要過節了。

如此,她就要趕緊準備了。

這是她來這個世界的第一個年,也是她和瞿冬炎這個家的一個年。

只是第二天與小孩在村頭分道揚鑣之后——這時小孩要求的,怕瞿明月又送他耽誤了時間。而瞿明月覺得,也應該讓他去適應,便答應了。

趕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就到了城里。她本也是走著的,可是見到沒什么人的時候,卻不由的想要飛奔起來。所以才能這么快到。

由此,這才剛好跟要出城找她的人,撞了個正著!

那日正式定下西泠村的房子之后,瞿明月就去了福慶銀樓一趟,告知了那齊掌柜的新住址。免得他要合作的時候找不到人,瞿明月可還指著這事兒賺錢呢。

不想這才到城門口,就被人堵了。正是那銀樓的小二。怕還是免得瞿明月面生,這小二還恰是那日在樓里跟了她一路的。

“有勞小二哥帶路了。”瞿明月知曉其來意后,給他福了福禮。驚得小二連忙擺手說不敢,走上前帶路去了。可心里卻是十分高興,瞿小姐這么平易近人也不枉他起了個大早往村子里趕。

不過,老天真的太優待他了,不但讓他伺候的是這么一個貌美心好的小姐,而且還讓他剛出城門就碰上,免了這一路顛簸。

而瞿明月則在心里念叨著,原是齊掌柜的想要通報上邊,她等消息就可以了。此刻聽這小二的意思,該是東家來了親自跟她談。

又來了個生人,她不知脾性,還真有點心亂。聽齊掌柜的意思,這福慶銀樓生意做的可大了。這么大生意的一個東家,還能是個簡單人物?

雖說瞿明月也并非未見過世面的,可這不能代表她不會緊張啊。至于向故事里說的,那什么現代人的優越感?在古代算個屁啊,人家君主制,得罪權貴,直接給你咔嚓了腦袋都不用給個說法。

就是這么簡單粗暴!

瞿明月這真的不是杞人憂天庸人自擾!

不過她也不至于因為這么個情況就固步自封聽之任之就是了。畢竟不管怎樣的環境,都是要活下去的。至于到底是個什么情形,斗一斗,才知道自己的贏面是多少不是?

小二在感嘆過瞿明月很好相處之后,又不由有些不知所措。因為掌柜的算的是他早去午回,所以定下了客似云來的一間廂房,并未約在福慶銀樓見面。

可如今這才剛過早膳時間,他卻已經接到了瞿明月,這可怎么是好?

沒辦法,他只能硬著頭皮把人領到了福慶銀樓。這樓里的小二看見他領人回來了,一定會報告掌柜的,如此之后該怎樣,掌柜的應該能想法子吧?不然的話,他走的慢些,給掌柜的多一點想法子的時間?

剛緩慢的走上樓里,就見掌柜的從樓上迎了下來,小二這可算是松了一口氣了。忙迎著掌柜,把遇著瞿明月的事兒說了,然后趕緊去干活,可不敢在掌柜的面前多呆。

雖說事情不能怪他,可他還是有些心慌啊。

“瞿小姐請。”掌柜的領著瞿明月繞過貨架子,推開一道木門,入眼的便是后院了。這后院到沒有太空曠,一角建了個亭子,臨著的應該是葡萄架子,不過顯然現在不管是亭子還是架子,都是落滿了雪。

“那是,葡萄?”瞿明月很有些驚異,這個時間,這個地方有葡萄?

“葡萄?那是什么?也是一種果子么?這是白玉珠串,剛掛果的一串串的一顆顆碧綠碧綠的,等入了秋之后,就會變成白色,那一串串的就跟白玉琢的一樣。”掌柜的雖沒聽過瞿明月說的名字,不過見她對白玉珠串感興趣,便介紹了一下。

瞿明月點點頭,心里卻是撇撇嘴,這不還是葡萄么,白葡萄就不是葡萄了?不過卻也不多話,人家愛怎么稱呼怎么稱呼咯。

不過這里能種葡萄的話,那是不是意味著她可以釀點葡萄酒喝一喝?

但現在這時候,這想法也是一閃而沒。還大冬天呢。等隨著齊掌柜到了這偏廳里,瞿明月卻是一愣。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