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穿越 > 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難

更新時間:2020-02-11 07:02:27

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難 連載中

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難

來源:微小寶 作者:流芳 分類:穿越 主角:葉楚煙葉巧容 人氣: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的是網絡作家流芳的原創小說《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難》,主角葉楚煙葉巧容,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書中主要講述葉楚煙本是國公千金,掌上明珠,自愿下嫁與王府庶子厲建峰為妻,助他奪得了本不屬于他的王位。誰成想人心易變,初等王位,第二日就將她以不守婦道之名,拖于雪地中公然杖斃。 既然重生回來了,那就不能白回來。厲建峰,葉巧容,他們前世欠的所有一切,今生定要他們百倍償還!...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小廝們進去翻箱倒柜,但里面除了幾件舊衣服跟一些當票借據,還有酒壺之外,什么也沒有。 葉堂之在官場爾虞我詐,這自己家中事卻是很少過問,一鬧也沒個頭緒。他囑咐小廝去請城里最好的大夫來給幾個小廝診治,轉身去找了趙姨娘。 “老爺,你可得救救阿瑞,他是我家三代單傳,不能沒了啊!”趙姨娘扯著葉堂之的衣裳亂拽一通,哭哭啼啼的,不知還說著什么。 這樣子看來也問不出什么,葉堂之將她一把撥開,推到喜鵲那邊。趙姨娘這一鬧,似乎提醒了他。他眉目一亮,往葉巧容的云湘院就走了過去。 一進屋,凌厲的眼睛射向葉巧容,官場老謀深算的眼睛,她哪里承受得起,瞬間低下了頭,現出了三分心虛。 葉堂之一看,心里便肯定了自己的猜測。頓時,他奇怪的笑了起來,搖了搖頭。 “知道你為什么不如楚兒了吧。”葉堂之聲音低沉。 “哼,我不如她的,只是比她晚生了一年!”葉巧容心知瞞不過,將滿腔的忿恨都發泄了出來。 “爹,當年你是為了得到將軍府的支持才娶了葉楚煙的娘,最終得了這國公之位。為了留住將軍府的支持,你才一直不扶正娘親,讓葉楚煙留著嫡女的位置!” 她才是嫡女,名正言順的嫡女!葉楚煙只是個靠著死去的娘,坐著嫡女位置的賤人! “放肆!誰教你說的這些混賬話!你娘當真是對你寵溺過頭了!”葉堂之先是一驚,而后便氣得青筋暴起,上前猛的扇了葉巧容一個耳光。 “你輸給楚兒的,不只是年歲。她有的東西你沒有,這個世界上,從沒什么是生來就有,又能永恒的擁有下去。要想得到,就要靠自己去爭!” 葉堂之極力的壓下怒火。 “我爭,你何時給我過機會。她掌摑我,你罰我抄經文,禁足七日。她入了你的書房,你卻當做沒發生過。爹,你所說的機會在哪里!” 葉巧容狂喊著,將桌上抄著經文的宣紙撕了個粉碎。 “當真是龍生龍鳳生鳳,云家將軍府一脈終究是不凡。我相信如果現在站在我面前是楚兒,她絕不會像你這般歇斯底里。” 葉堂之看著腳下的碎紙,臉上出現了一種很奇怪的表情,搖搖頭轉身離開。 曾有一個隱士說過,世上有三等人。 下等人,縱使別人給他機會,他會讓機會白白的溜走。此類人,毫無天賦悟性,只能混吃等死。 中等人,便是給他機會,他就能抓住機會,并借此平步青云,飛黃騰達。 上等人便是沒有機會,他也能創造機會,并利用這機會讓自己功成名就,名垂青史。 葉堂之已經知道了書房的事,趙姨娘不敢告發,說明葉楚煙反牽制了她。即使她做錯了,也能抓住對方的弱點保全自己。就從這一點上,她比葉巧容要強百倍。 葉巧容現在就是這下等人,而葉楚煙則已經懂得利用機會,抓住機會。而且,這抓住的還是敵人給的機會。 “老爺,那煤炭據說是從大小姐屋里送出來的。你說,會不會是有人想害大小姐,反誤害了瑞哥?” 聞言,葉堂之已經了然于胸。他將所有府中的事務都交給了管家打理。是他親自接的厲王府煤炭,也是他親自點查后按份子發下去,不會有其他的差錯。 “去把大小姐找來。” 絳云閣 葉楚煙淡然喝著雪水煮開的青茶。 “大小姐,老爺吩咐您過去一趟。”小廝在門外半弓著身子,低聲說道,大氣不敢出。 葉楚煙望著茶杯里徐徐冒出的青煙,這茶葉正是出味的時候,她緩緩舉起杯子,吹了吹上面漂浮的梗葉,細細抿了一口。 爹肯定是要詢問煤炭有毒之事,她該如何應對才能不惹懷疑,脫清關系呢? “大小姐。”小廝見葉楚煙不為所動,將自己的話又重復了一遍。 “知道了。”葉楚煙若有所思,起身讓丫鬟幫她系上裘衣。 她跟著小廝出了絳云閣,卻發現他帶的是去往書房的路。 書房的門敞開著,陰暗無光,遠遠看去像一個吃人的黑洞。小廝站定,對葉楚煙鞠了一個躬。他知老爺的規矩,不敢再靠近。 上次來時未仔細看,葉楚煙抬頭望去,只見墨韻香齋四個滾金行書。那牌匾是金絲楠木而制,鑲著光亮的銀邊。這木頭氣味清新淡雅,未走近書房已嗅得一陣透人心脾。 “爹。” 葉楚煙站在書房門口,低頭頷首。 “進來吧。” 葉堂之嗓音低沉,頭也不抬,手持狼毫正在宣紙上筆走龍蛇,寫下一個瀟灑豪邁的權字。 “來,看看爹寫得如何?” 葉楚煙走近,輕瞄了一眼,搖了搖頭。 “女兒不過識得幾個字罷了,并不懂書法。” 葉堂之的書法在京城大有名氣,絕不是在問她書法。 “權,木為邊,灌為從,多有深意一個字。所謂權力,看來先人早就認為良禽該擇木而棲了。眼下,厲王府正得勢,不少官宦都在投靠。厲二公子年已弱冠,正是婚配的年紀。楚兒,你也該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葉堂之臉上帶著笑意,不知是滿意自己的書法還是滿意自己說的話。 “女兒愚鈍,不明白爹的意思。”葉楚煙裝作聽不懂。 葉堂之搖頭一笑,他知道葉楚煙心里清楚,只是故意避開罷了。厲王府二公子厲建峰過來,她如此冷漠,無非就是流水有意,落花無情。 “趙瑞的事你知道了?” 話鋒一轉,葉堂之冷不防的問道。 “這么大的事,女兒又怎會不知。煤炭是我主動要分給下人,天寒地凍,府內怨聲暗起。身為主子,若不有所恩施,我國公府豈不是落了刻薄下人的污名。但是,女兒并不知會毒了人。” 葉楚煙早預料到是要問這事,話語輕悄。 “這毒蹊蹺得很,我已讓人去請普善大師,就看那孩子的命數了。” 葉堂之面上存著懷疑,轉過身來,凝視著葉楚煙。慍怒的眼睛,似乎隱藏著千萬火焰,蓄勢待發。 葉楚煙不躲閃,對視了回去。如果說葉堂之的眼里含火,那她的眸子就是古井深潭,將一切熾熱都消散得干干凈凈。 “爹,煤炭一向是管家分配,誰屋里的份便由誰的下人去取。可我并未讓人去取,是小廝送來的。女兒猜想,會不會是在這中間出了什么差錯?” 葉楚煙記起了那個小廝,上一世她莫名被毒害就是那人送的煤炭。今世她要查個水落石出,讓趙姨娘葉巧容自食其果。 “你說是小廝給你們送的炭?”葉堂之驚問道。 府里規矩嚴明,葉楚煙的絳云閣,葉巧容的云湘院,兩位小姐的地方是不能輕易讓男子進入的。 “是啊,當時小廝送到了門口。女兒還以為是天氣太冷,管家照顧丫頭們特意讓小廝送的。” 葉楚煙上一世竟沒發現這蹊蹺,真是太過愚蠢了。 “來人,問問是哪個小廝,將他叫過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