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穿越 > 鳳凰劫:狼囚奴

更新時間:2020-02-11 06:39:01

鳳凰劫:狼囚奴 連載中

鳳凰劫:狼囚奴

來源:微小寶 作者:冰靈 分類:穿越 主角:云笙葉知雨 人氣:

獨家完整版小說《鳳凰劫:狼囚奴》是冰靈最新寫的一本穿越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云笙葉知雨,書中主要講述了:鳳凰于世,鳳凰王朝一分為二,南界鳳朝,北界凰朝,各界為爭奪對方一朝,君臨天下,百年間恩怨紛紛。 她是罪人,是不幸之人,因為她的存在她所在的村莊都染上了瘟疫她很丑,在她的右臉上有著一朵血色的海棠花,也許是胎記,也許是傷疤,又或許是某種象征,從她出生開始,這個胎記就跟著她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哈哈哈。”大漢張狂的笑了起來,他指著使臣,似乎笑其的不自量力。

只聽大漢一聲話落,兩邊的山上頓時從樹后走出許多手拿弓弩的山匪,弓箭都蓄力拉滿,只要一聲令下,云笙等人就名副其實的在眾矢之的了。

轎子里的云笙撩開馬車的簾子,也看到了兩面山上的危機,使臣似乎還在和山匪談判,但云笙知道,根本不可能,這本就是一場有預謀截殺,不然,普通的山匪,那可能大批量的弄到軍中的精良兵器,這一點,想必隊伍里的鳳朝傾也看出來了。

“公主......”綠水有些擔心。

“放心吧。”云笙的眸子變得高深莫測起來。

果然,很快外面就開始混戰起來,交涉如同云笙預料的一樣,沒達成。

“公主。”青山不知道什么時候從隊伍的后面到了云笙和綠水面前,他執劍守在馬車的周圍,只要有人通過外圍闖過來,都過不他這一關。

“唆。”

“唆。”

很快,鋪天蓋地的箭矢朝著馬車撲過來,青山的在外面艱難的擋著箭矢,“果然如公主說的一樣。”這些弓箭,大部分都是朝著公主的馬車來的,哪里是什么單純的山匪。

“噗嗤。”箭矢穿透血肉的聲音傳來,云笙非常清晰的聞到了來自馬車外的血腥味,她面色一冷“青山,你是不是受傷了。”

“小傷,公主不必擔心。”青山的聲音聽上去游刃有余。

“公主。”綠水抓住云笙的手,“公主,你不能出去”。

云笙在賭,賭鳳朝傾什么時候出手,箭矢的速度極快,卻非常有規律,絕對是特別受過訓練的,青山撐不了多久。

“啊。”

“魔.....魔鬼。”

突然,山匪們的慘叫聲響起,迎請的隊伍里滿是驚呼,箭矢的頻率慢下來很多,云笙懸著的心放下來,青山在外面道,“公主,有人出手了。”

“你小心著點,他應該能很快解決。”

“不對。”云笙忽然神色一緊,隨后立馬拉起綠水就從馬車飛身而出,青山見狀,立馬也離開了馬車,下一刻,本來就已破爛不堪的馬車忽然從中間炸裂開來,只要晚一步,就算是憑云笙的武功,也絕對尸骨無存。

“看來還留了一手。”云笙嘲諷的笑著,對于身邊突然冒出來的黑衣人毫不驚訝。

“看來為了對付我,你們還真是費盡了心思。”云笙將綠水推到青山那邊,隨手從地上撿起一把帶血的刀刃“保護好綠水。”

“是。”青山聽命令的將綠水護在身后,但眼神依然不時看向云笙的方向。

綠水知道自己現在就是個拖后腿的,是以緊緊的跟在青山的身后,不給兩人曾添負擔。

發現云笙的身邊居然沒有人保護后,黑衣人們瞬間群起而攻,云笙的武功不弱,但也抵不上他們的車輪戰術。

手中的刀已經斷了一把又一把,云笙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她看黑衣人全部在自己這邊,青山和綠水那邊還算上有余力。

“注意身后。”鳳朝傾一劍劈開身后一個畏畏縮縮準備攻擊軒轅濯燁的山匪,不悅道。

軒轅濯燁便是這次來迎接哥哥,但是他并沒有看出軒轅瑾曜已經被掉包了,現在眼前的是鳳朝傾假扮的。

“啊,是。”軒轅濯燁也知道在危機四伏的戰斗中出神,是件十分危險的事,一擊震退身前一個黑衣人后,喘著氣道:“三哥,這些人怎么可能會是山匪,這絕對是有預謀的。”

聰明如他,剛才的幾次交鋒,就看出了不對,這些黑衣人訓練有素,攻勢一波接著一波,根本就不是什么烏合之眾。

“......”云笙忍住翻白眼的動作,好歹也是皇室出生,飽讀詩書之士,是有多傻,現在才發現這個問題。

“好好應付。”估計鳳朝傾也覺得丟臉,所以連忙喝了一聲。

鳳朝傾廝殺的同時,也不著痕跡的觀察著云笙。

很快,三人合力將一眾殺手殺退了,而這次和親隊伍中的士兵都是兩國的軍中好手,怎么也要比山上的土匪強些,那留著絡腮胡子的大漢見大勢已去,怕損失的更多,連忙停手,招呼這自己的手下撤退。

“這賠本買賣。”那大漢低咒一聲,很快騎著自己的馬兒走了,而老大一走,剩下的山匪也都做群獸散,很快就沒了蹤影。

之后,使臣怕那些個不要命的山匪再來,請示了鳳朝傾之后,把犧牲的將士就地埋了之后,便快速啟程,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臣周易,參加公主殿下。”周易頭埋下,單膝下跪,他看到了云笙一身的血衣,也看到了那被炸成碎片的馬車,以為是云笙要怪罪,只能垂首等待處罰。

“隊中可有傳令兵?”云笙問道。

“啊?”周易先是一愣,隨后立馬反應過來自己的失禮,額頭上冒了幾滴冷汗,連忙回道:“回殿下,有。”

云笙冷然的眼神看著周易。

她抬眸看看了周邊的凄涼,抬眸看了看遠方的天空,道:“傳令下去,快馬加鞭,去調派些人手過來,將烈士送回家鄉,傷員也跟著一并回去。”

周易震驚的抬頭,瞳孔微張,唯唯諾諾的正想要些說什么,“臣——遵命。”周易接過手中沉甸甸的玉佩,啞著聲音鄭重的回道。

他抬眸看了看已經走遠了的云笙,肩膀羸弱的她血染紅衣,但此刻卻是比珠光寶氣的華服衣裳更顯威嚴。

這個恩,他周易記下了!

這邊的情況當然逃不過鳳朝傾一行人的目光,鳳朝傾深深的看了云笙一眼,眸中變幻莫測,不知道在想什么。

倒是一旁的軒轅濯燁,聽了云笙的話,有些自慚形穢,很明顯,這個養在深閨的公主,比起他來,更加愛惜手下的將士,也更加曉得生命的重量。

之后,兩方人馬稍作整理,便又浩浩蕩蕩的啟程了,整個隊伍一共有兩頂轎子,一頂是婚轎,還有一頂,,現在婚轎報廢了,就只能委屈一下我們的使臣大人騎馬走道啰。

之后的路程,即使一路防備,他們還是遭到了好幾批人的埋伏,使臣早就書信傳回京都要求支援了,但遠水解不了近渴,目前他們也只能撐著。

這么一輪下來,即使是使臣和周易也已經察覺到了,恐怕是有人專門要破壞和親。

聯姻不管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罷,但最終威脅到的還是兩國的利益,使臣和周易憂心忡忡,卻不知道,敵人豈止是他國的,自家的也是不少呢!

至于凰朝,那些盼著弄死和親公主,然后把鳳朝傾拉出去頂罪的皇子同樣不在少數。

“停。”隊伍在又經歷一場戰役之后,鳳朝傾終于喊停了,這么耗下去也不是辦法,他把使臣叫了過來。

云笙看著那邊的動靜,使臣剛開始是一直唯唯諾諾誠惶誠恐的搖頭,但在看著鳳朝傾又說了幾句之后,使臣沉吟一會兒,便走開了。

“公主,你說這鳳朝傾,在跟那老頭子說什么呢?”綠水也疑惑的看著那邊。

“看來是重新做了什么安排。”云笙垂眸。

之后,使臣走到周易那邊說了什么,周易的情緒很激動,一點不顧忌的甩開了使臣,使臣也不生氣,附在周易耳邊低語了幾句,之后,周易驚訝的看向鳳朝傾,那邊馬上的鳳朝傾沖他點了點頭,周易思索一陣,隨后道,“這件事,我要先稟報公主殿下,在做決斷!”

很快,周易就到了云笙的轎前,“臣周易,求見公主殿下。”

“進。”

青山移開了步子,周易走上前幾步,將使臣的話轉述給了云笙。

“你是說,讓迎親的隊伍繼續趕回,我則由你們護送著從其他地方繞過去官道,之后在京都外匯合。”云笙輕聲道。

“正是。”周易畢恭畢敬回道。

見周易沉吟片刻,似有猶豫,云笙接著問道:“應該不止這些吧!那使臣還說了什么?”依照這段時間的觀察,這周易雖是個武將,卻絕對與五大三粗沾不上關系,能夠讓他這樣的人抱著猶豫來找她,應該是使臣還說出了其他能讓周易動容的話!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北京昌平大集时间表